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植物人老公醒来要宠着在线阅读 - 第14章 璟寒长得好看,我一时没忍住

第14章 璟寒长得好看,我一时没忍住

        “凤倾倾,我真是看错了人,你竟然如此大胆,我儿子成为植物人了,连你都敢下手!”

        厉夫人哭了起来,抓着凤倾倾打了几下,直接就在床边拉着厉璟寒的手哭了起来。

        “璟寒,你快醒醒啊,连她都敢欺负你了!”

        “璟寒,你快醒来,你看看现在一个乡下里的女人,都敢如此欺负你。”

        “璟寒,你让妈妈怎么办啊?”

        凤倾倾被厉夫人的哭声整得头疼。

        她有些无措地走到床边,要去拉厉夫人的手,却让她甩开。

        “走开,你这个坏女人,我还以为你跟别的女人不同,没想到你竟然心如蛇蝎。”

        要不是她今日过来发现,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正在遭受什么待遇。

        她就不该去相信算命的话,什么这个女人放在厉璟寒的身边,很快就能醒来。

        凤倾倾被推在地,她很快又起身,看到厉夫人这样哭自己的儿子,觉得有些可怜。

        如果当初她母亲还在的话,她也不至于被魏宁娇她们如此欺负。

        “婆婆……我没有掐他的脸,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红了,真的,我发誓!”

        她着急起来,这厉璟寒的脸她欺负了这么久,也没见红得如此厉害。

        刚才她的手劲,不至于如此。

        厉夫人擦了下眼泪,又看到厉璟寒的下巴有道小小的伤,刚掉结痂,那一道伤不明显。

        可她还是捕捉到了,厉夫人看向凤倾倾的时候,恨不得将她打出去。

        “下巴怎么还有伤口了?”她颤着声音问。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以前不可一世,人人尊重惧怕的儿子,现如今被人如此欺负。

        哎!忘记给他擦遮瑕霜了!

        凤倾倾在心中叹气,但还是解释道,“我给他刮胡子的时候,不小心刮破了一点点的皮。”

        “婆婆,是我不好,我第一次给男人刮胡子,确实手生,对不起。”

        凤倾倾的眼泪掉了下来,看起来比厉夫人还要难过自责。

        厉夫人朝着凤倾倾的胳膊打了两下,“让你照顾他,你倒好,给他照顾得都是伤!”

        凤倾倾想说那么点儿伤势,实在不算什么。

        可眼里的诚恳与自责,一点都不骗人。

        “婆婆,我知道自己没有做好,但是我真的尽心尽力照顾璟寒,他是我的丈夫,我当然盼着他好,我不敢欺负他的。”

        厉夫人心疼厉璟寒,很快林千泽打了个电话。

        “安排医生过来给璟寒检查身体,看看可有哪儿受伤了。”

        她很快挂了通话,警告地盯着凤倾倾。

        “若是检查出哪儿有伤,我看你怎么解释!”

        凤倾倾噤若寒蝉。

        林千泽很快就带着医生过来,他给医生使了个眼色,便看向厉夫人。

        “夫人、少夫人,咱们要不先出去吧,璟寒喜欢体面,若是让他醒来知道今日这一遭,怕是心里难受。”

        厉夫人还是很相信林千泽的,便带着他们二人出去了。

        客厅里,厉夫人看着他们二人。

        “你们以后少接触、少见面,外头都传成什么样子了!”

        林千泽立即颔首,“夫人放心,这一次的事情,我已经开始查了,只是传的人太多,尚未查到源头。”

        他看了一眼旁边一直低头的凤倾倾,心里有些疲惫。

        他对这样姿色平庸的女人,当真不感兴趣。

        他是颜狗!

        医生没多久就出来了,他恭敬地看向厉夫人。

        “厉总身上没有伤势,脸上的红晕,理应是人为的,但皮肤较薄,并不碍事,一会儿就消了。”

        “不是打的?”厉夫人有些狐疑。

        医生摇头,“看起来极为可能是揉的,揉一会儿才起红晕,少夫人以后手劲可以轻些。”

        厉夫人冲着凤倾倾就发话了,“你揉的?什么手劲揉成这样,我儿子哪儿得罪你了?”

        “我……”

        凤倾倾嗫嚅道,“是揉了……璟寒长得好看,我一时没忍住……”

        “对不起,我乡下长大的,手劲大了一些,手也粗糙,以后我一定不会再这么做的。”

        眼泪吧嗒掉了下来,她没想到揉了几下脸,还能有这一出戏。

        厉夫人最后带着人,气冲冲地离开了。

        但离开之前,下了命令,让她禁足,并且以后每天都会过来突击检查。

        若是再让她发现厉璟寒身上有伤,厉家家法伺候。

        几人离开之后,凤倾倾整个人松懈了下来。

        她回到屋子里,看到这会儿厉璟寒的脸,已经没刚才红得那么明显。

        她轻叹了口气,这会儿是不敢用手揉了,而是以食指戳了戳他的额头。

        “厉璟寒,你这脸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差点儿就要害死我了。”

        “再有下次,你妈可要将我家法伺候了。”

        “厉家可真变态,都这个年代了还有家法,据说三十棍!”

        三十棍,她倒是不怕,但疼是真的疼。

        可普通女人三十棍子下去,就算不死,也得内伤。

        厉璟寒却是有些后悔了。

        刚才为了让他母亲教训这个女人,结果他母亲倒是真的伤心了。

        他自幼养尊处优,高高在上,后来被世人称为陵城第一矜贵。

        而现在成为“植物人”,躺在这边不能够动弹,这么长时间,他母亲确实难过。

        凤倾倾并不知道外头传她与林千泽有染的事情,但会针对她的事情,只有两人有可能。

        薛柠儿与凤音音。

        这两人上次在她这边没讨到好处,怕是要想法子对付她的。

        她现在也出不去,但是不需要她亲自来查。

        凤倾倾很快拨打了个电话,“帮我查下凤倾倾与林千泽有染的消息,是谁放出去的,我要有证据,尽快。”

        “先查凤音音,再查薛柠儿。”

        目前利益最大的,就是她们两人了。

        厉璟寒在心中冷笑,这女人手下不少啊。

        他想起之前那一句,“还不松开,打赢了又如何?你三番两次擅闯我幽灵客栈,还有理了?”

        幽灵客栈的人!

        **

        幽灵客栈办事效率很高,一天的时间就查到了消息的源头。

        凤倾倾看着手里的证据,是一份录像。

        而这源头确实不好查,怪不得林千泽那边没有查出来。

        而录像里面,凤音音正在走廊讲电话。

        “你就说凤倾倾耐不住寂寞,丈夫是个植物人,而林千泽成日里都往厉家跑,一来二去,凤倾倾不知检点地勾引,二人干柴烈火干出苟且之事。”

        “给我传得厉害一些,这一次,我非要给凤倾倾一点教训!”

        “还有你们注意别被查到我这边来,否则这钱你们别想要到全款。”

        她现在被禁足在厉家,有这些证据,还不足让厉夫人放她出去。

        但起码不至于让人天天盯着她,就怕她跑了。

        凤倾倾让人将这一份录像匿名发给厉夫人、林千泽以及凤盛。

        她打算当做不知道,继续在这边待着。

        至于凤音音,有人会帮她收拾。

        讲电话的时候是在屋子里,厉璟寒全程听得清清楚楚。

        而他这两天躺得一动不动的,只觉得骨头疼。

        只有在凤倾倾离开这房间的时候,才得以运动一下。

        他母亲这一出,可真是害苦了他。

        凤音音回家的时候,就感觉到家里的气氛不大好。

        凤盛的脸色极为阴沉,气压很低。

        而她的母亲魏宁娇的神色也不大对,坐在凤盛的身边轻声细语地安慰着。

        “爸、妈,我回来了。”

        她拎着几只高档的纸袋,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魏宁娇听到凤音音的声音,立即给她使眼色。

        凤音音马上会意,将纸袋往沙发上一放,走到凤盛的身边。

        “爸,出了什么事情,怎么气成这样?”

        凤盛冷冷地盯着她看,眼里都是失望,看得凤音音的心里一跳。

        莫不是还跟她有关?

        肯定是凤倾倾找她父亲告状了!

        “爸,是不是凤倾倾找你说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