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植物人老公醒来要宠着在线阅读 - 第6章 这死女人,又掐他脸

第6章 这死女人,又掐他脸

        这死女人,又掐他脸!

        必须喂狗!

        饭后,别墅里来了客人。

        凤音音一过来就将屋子里打量了一番。

        别墅很大,处处彰显大气与品位。

        她暗暗捏紧了手,若不是厉璟寒成为植物人没有醒来的可能。

        她就算是想方设法也会让自己的八字与厉璟寒极配,怎么可能会白白便宜了凤倾倾。

        凤倾倾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凤音音一脸阴郁。

        她与这个女人不熟悉,毕竟回到凤家居住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但凤音音好几次都给她脸色看,给她难堪,甚至陷害过她偷了她的首饰。

        最后虽然都被一一化解,可这个凤音音是真的让人倒胃口。

        凤家是她母亲的,刘梁入赘凤家之后,为表诚意改名为凤梁。

        之后慢慢蚕食她母亲的一切,与魏宁娇联手害死了她的母亲,还将魏宁娇接回凤家。

        他们早就有个女儿了,凤音音还大了她两岁。

        当年她才不到六岁,就被送到乡下,与平日里照顾她母亲起居饮食的叶姨一起生活。

        这些人鸠占鹊巢,倒是借着凤家富贵二十余年。

        他们风光不了几时了,现如今她回来,自然是要好好开始清算账本,夺回属于她的一切,将所有与他们凤家无关的成员,全都驱赶出去。

        她要让他们从云端跌落下去,满身污泥。

        凤音音听到脚步声,傲然地看向凤倾倾,随即嘲讽一笑。

        “妹妹,你看看你都嫁到厉家了,怎么还穿得如此土气,简直给厉家、给我们凤家丢脸。”

        凤倾倾没什么表情,在凤音音看来,对方是胆怯了。

        “就你这怂样,就算是飞上枝头,那也是麻雀!”表情里却有些满意。

        乡下来的,就该有乡下的样子。

        凤倾倾淡然地盯着她看,“你过来做什么?”

        “归宁,你也不懂吗?还是说厉家的人没教你规矩?”果然是没妈的孩子!

        婚后三日,确实需要归宁。

        凤倾倾低低地笑了,莫名地看得凤音音有些发毛,凤音音将这种感觉归纳为被凤倾倾丑到了。

        凤倾倾真的长得一点都不起眼,皮肤粗糙,穿着土气奇怪。

        那么一笑,整个人说不出的别扭。

        凤音音满脸都是嫌弃,“你别这么笑,丑死了,也不知道厉夫人急成什么样子,就算八字再适合,找你这样的也不怕厉璟寒就算醒来,也要被你的样子给吓死。”

        凤倾倾抬手轻轻抚摸自己的脸,姿态犹如抚摸上等的瓷器,她勾唇一笑。

        “我还以为你们将我给卖了,归宁这事情啊,我看没必要!”

        厉夫人并未提起归宁一事,看来是不想与凤家扯上什么关系。

        据她所知,厉家是给了凤家聘礼的,聘金三千万,还有几个大单子都给了凤梁的公司。

        那几个单子的收益,那可是好几个三千万了。

        厉夫人的举动,无疑是买断了她与凤家的关系。

        毕竟凤梁这人,谁与他扯上关系谁倒霉,厉夫人应该是看透了这一点。

        凤音音直接就被她的话给气笑了,她走到了凤倾倾的面前。

        “你以为你嫁到厉家,就可以与凤家撇清楚关系?”

        “凤倾倾,我告诉你,你这身上的价值,我们会完全地榨干净!”

        “是么?那么你就要先问过我婆婆了!”凤倾倾冷眼看着对面的女人,不屑一笑。

        “我们这边并不欢迎你,以后再过来那就是擅闯了,还有……归宁这事情,我只听我婆婆的。”

        她特意加重了婆婆这个词,因为凤音音一听到这话的时候,眼里都是不甘。

        凤音音一想到那么高贵的妇人成为凤倾倾的婆婆,就气得不行。

        这个乡下来的女人,凭什么能够入住厉家的别墅!

        就算厉璟寒成为植物人,可他之前可都是陵城第一矜贵。

        凭什么白白便宜了这个女人!

        她气得脸色一阵阵泛白,“凤倾倾,希望你这个少夫人的位置,能够坐得久一些!”

        凤倾倾笑了,“怎么,你还想着偷我的位置?跟凤梁一样偷我凤家所有的一切?”

        她这一次回来之前就知道凤梁的打算,加上他们之间隔着血海深仇,并未给他们好脸色看。

        这一次嫁给厉家,不过是权衡自己的好处罢了。

        “你等着,我让我爸来收拾你,他们都不会放过你的,别以为你现在是厉少夫人的身份,还不是泥腿子的乡下人!”

        凤音音没想到这人看着好欺负,但怼人这么厉害,她回到凤家的那几日,简直让凤家不得安生。

        凤倾倾也就不耐烦了,直接下了逐客令。

        “来人,送客!”

        两名佣人走了过来,凤音音都被气笑了。

        “凤倾倾,你疯了,我好歹也算是你姐姐!”

        虽然不愿意承认自己有这样的妹妹,但她现在确实需要凤倾倾厉少夫人这个身份,才能够找到更优秀的男人。

        姐姐?

        凤倾倾只觉得恶心,“我记得我被带到乡下生活的原因,就是因为当年你污蔑我偷了你的首饰!是不是我偷的,你心里明白!”

        只是凤音音也就这么点儿手段,等她再次踏入凤家的时候,凤音音依旧以相同的手段来污蔑她。

        当年她才六岁,又逢丧母,斗不过他们一家三口,可如今的凤倾倾并不好拿捏了。

        凤音音冷笑,“不是你偷的,难不成是我自己偷的?你就是个小偷!”

        凤倾倾直接给佣人使了个眼色。

        那平淡无奇的一张脸,但那目光却足够有威慑力。

        两个佣人知道这是他们的新主子,一左一右将凤音音给架了出去。

        凤音音没料到他们竟然胆敢如此对待自己,当即大叫起来。

        “凤倾倾,你好大的狗胆,你竟然如此对待自己的姐姐,看我回去怎么给爸妈他们告状,我让他们来收拾你……”

        凤倾倾捂住了耳朵,这女人的声音相当聒噪。

        等到人被带走,大门关上,隐约还能听到外头凤音音嚣张的叫骂声。

        无非也就是那几句,凤倾倾翻了个白眼回了房间。

        厉璟寒并无动静,仪器上显示的数据也稳稳当当。

        “外头这么吵,都没将你吵醒,心跳也没个异常,厉璟寒,你这情况还有醒来的可能吗?”

        凤倾倾摇头,年纪轻轻,又长得这么好看,还是陵城第一矜贵。

        结果弄成这样,也挺惨的。

        不过这么一直躺着,看起来乖巧。

        她抬手拍拍厉璟寒的脸,“你好好躺着吧,我还真怕他们吵醒你呢!”

        厉璟寒要不是耐力够好,都忍不住要皱眉了。

        这女人指不定有什么大病,动不动就喜欢拍他的脸。

        刚才是凤家的人过来闹事吧。

        凤家目前那几口子蛇鼠一窝,鸠占鹊巢,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刚才那女人叫嚣的声音,他一字不漏地全都听了进去。

        凤梁那老东西既然将女儿嫁到厉家,肯定不会就这么放弃从厉家捞好处了。

        因为别墅里的佣人,大部分都是厉夫人的眼线,凤倾倾也没有选择白天出门。

        索性就在屋子里闭目养神。

        厉璟寒就郁闷了。

        这几天他真如植物人一般天天躺着,不分白天黑夜。

        到了夜里睡觉都得小心翼翼,生怕被这个女人发现异常。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瞬间就精神了,他这几天躺得胳膊和腰都有些酸疼。

        凤倾倾听到敲门声的时候,双眼睁开,并无任何的睡意。

        她起身开了门,看到外头年轻的女佣。

        “有事?”

        女佣颔首,职业地堆起笑容。

        “少夫人,有个自称是您父亲的男人过来了。”

        “不见!”

        凤倾倾现在并不想看到那一家子的任何人。

        凤音音倒是神速,这么快就将凤盛给搬过来了。

        然而,未等女佣出声,一旁就传来凤盛严厉的声音。

        “这才嫁入厉家几日,就这般大的架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