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在线阅读 - 第194章 三角底裤攻略计划

第194章 三角底裤攻略计划

        暹罗王昙摩罗阇(du)三世在海上迎接到了朱瞻墡,亲自登上了飞翔的河南人号。

        暹罗王四下观望,看着庞大战船赏着长枪短炮,不由的啧啧称奇,这战船虽然没有他的豪华,但是就战斗力而言,别来碰瓷。

        暹罗王登船身边还跟着几个漂亮的女孩子,都很年轻,其中一个和他搂搂抱抱,不知道是不是就是甘武王说的那个他儿子的妻子。

        而他身后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最为显眼,虽然皮肤比较黑,但是五官极其精致,穿着金色的衣服,他们这边因为实在是太过于炎热了,所以穿的都少,女人也习惯漏肚脐。

        除了姣好的五官外,她那蜂腰翘臀在服装的衬托下更为显眼,人间尤物,只可惜她这种长相好看归好看,不适合华夏人的审美,不算身材仅仅从颜值上来说比楚儿还逊色了一筹。

        不过穿的再少,该带的金饰品还是不少,他们这边一旦要出席隆重的事情就必须穿金戴银。

        “早闻珠江郡王殿下大名,今日得见果然是少年英雄,与永乐大帝陛下颇为相像啊。”暹罗王热情的打招呼。

        “幸会幸会,听说暹罗王威名震慑寰宇,名不虚传。”面对着胖乎乎的中年男人,朱瞻墡只得将准备好的交际的话应付两句。

        暹罗王哈哈大笑了起来:“我与殿下投缘的很啊,使者说殿下是从甘武过来的,我得到消息马上来接殿下了,甘武那群人不讲礼仪,我生怕他们怠慢了殿下。”

        刚听完甘武王说了一堆暹罗王的坏话,这一见面暹罗王又开始说甘武王的坏话。

        “甘武王就是个妾室的儿子,身份卑微的很,根本不懂什么礼仪。”

        “哪里像大明与暹罗历来关系如此良好。”

        “我还听说他们居然敢卖东西给交趾,这不是不将大明放在眼里吗?”

        “殿下如果你打甘武,你开口,我马上准备军队,咱们两面夹击。”

        噼里啪啦的一段话之后,暹罗王开始介绍他身边的人。

        除了一个是他王妃之外,其他六七个居然都是他的女儿。

        他介绍的时候特地看着朱瞻墡的眼神,老辣的发现朱瞻墡停留最久的那个女孩子。

        热情的介绍了起来:“这是我的九女儿,阿依公主,这可是我最疼爱的女儿,而且精通大明话,这样吧阿依,你这几天就跟着珠江郡王殿下,给他当翻译。”

        盛情难却就不要推迟了。

        而且了解一个地方最好最快速的办法就是先叫本地鸡,额不对,是先交本地朋友。

        阿依公主热情洋溢的走到了朱瞻墡的身边就挽起了朱瞻墡的手,曹新月在边上冷眼看着。

        “殿下,你这艘船太漂亮的,能卖我一艘吗?要多少钱您说,这将是我们两国友好的象征。”暹罗王趁胜追击。

        但是朱瞻墡可不会因为这么点美色就上当了,给暹罗王的回复和给甘武王的一样。

        不卖,而且你想抢的话我们就开战。

        暹罗王暗暗的给了自己女儿一个眼神,这是希望女儿能搞定朱瞻墡。

        但是朱瞻墡是这么容易搞定的吗?

        “珠江郡王殿下,咱们先回港吧,我给诸位准备了隆重的欢迎晚会。”

        暹罗王带着众人来到了他在海港的宫殿,他有许多的宫殿,这里只是其中一处,一看就知道暹罗比甘武要有钱的多,至少皇室要有钱的多。

        还是骑着大象,似乎这一带骑着大象是最高的待遇之一,而起暹罗王还特地安排阿依公主跟朱瞻墡共同骑乘。

        “殿下您抓紧些。”

        阿依非常的主动,朱瞻墡要抓着绳子就得伸手到她的腰间,她总是故意的扭动腰肢来靠近朱瞻墡。

        过于主动的女人意图太明显了。

        朱瞻墡观察着四周居民,他们穿着都很简单,甚至男性为了方便很多都不穿上衣,僧侣打扮的人也很多,而且这些僧侣也不穿上衣。

        不穿鞋的也很多。

        这里卖衣服卖鞋子应该是有点困难,但是裤子人人都还是得穿,大明制造的东西比他们自己做的可要好的多,不论是质量还是舒适度,只要根据当地人风俗习惯加上大明制造的工艺,肯定能大卖。

        晚上又是一场热闹的晚宴,这些跟着朱瞻墡出来的商人们美滋滋,这可都是国宴级的待遇,虽说甘武暹罗这个小国家的国宴档次还是差了些,但是差了些也那也是国宴啊。

        酒足饭饱,靡靡之音响起,又是异域风情的舞蹈。

        商人们也总算明白了,什么叫跟着瞻墡混,天天吨吨吨。

        “殿下,你要不早些休息吧,我带您去房间。”阿依在晚宴临近结束的时候拉着朱瞻墡就要走。

        杨松拦在了身前,他得负责朱瞻墡的安全,不可能让人带朱瞻墡走。

        阿依有些不高兴,在朱瞻墡回到房间后,她又趁着夜黑找了上来。

        杨松等侍卫依然在门口,拦住了阿依公主。

        阿依公主不高兴了:“拦着我做什么?我还能行刺你们殿下不成?”

        “不好意思,阿依公主,这是我们的职责。”

        听到了门口吵吵闹闹的,朱瞻墡打开了门见到了一脸委屈的阿依公主。

        “阿依公主,夜深了,请回吧。”朱瞻墡也下了逐客令。

        “殿下,父王命我来与您商谈关于明日行程的事情。”

        杨松拿出一块磁铁上下在阿依公主身边转了一圈,确认公主身上没有铁器才放了进去。那些金银装饰物也没被吸起来,是真金白银。

        关上门,杨松身边的另外一个护卫说:“哇没想到,身上穿的全是真金的啊?”

        “你关注点有点不对啊。”

        因为是公事,房内朱瞻墡先去给阿依公主倒一杯茶。

        一转身,却忽然双目瞪圆,小退两步。

        “你,你做什么?”朱瞻墡满脸的错愕。

        只见阿依公主刚关上门,趁着朱瞻墡倒茶这点功夫,已经褪去了身上的全部衣物。

        朗朗月光下,那少女的身躯有多么美(不能详细描述),小朱瞻墡最有发言权。

        身体总是无法欺骗自己。

        阿依公主略显羞涩,但是一想到自己的任务,却一把飞扑向朱瞻墡。

        朱瞻墡那两秒钟权衡了很多,但是最终选择了躲开,伸手示意她不要过来。

        他可不想在这里为国献身。

        “阿依公主,你要冷静,你再过来的话我就喊有刺客了。”

        “殿下,我只是来服侍你的。”

        “你们这太热情好客了,不必了不必了。”

        “殿下是不喜欢我吗?”

        怎么女人都喜欢问这个问题,朱瞻墡说:“我们之间不是这种关系,你不需要做这些事情。”

        阿依满脸的失落,自己如此主动但是被朱瞻墡拒绝了,今日这番决定对她来说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

        月光朦胧总是能衬的景色更美,若是这场景在光天化日之下,那就真的是光天,化日了,但是在月光下却是美人娇俏,人也温柔了几分。

        “殿下我父皇已决定将我献于您来交换一艘战船。”

        “啊?”当我二愣子吗?这么低劣的手段?

        按照朱瞻墡外面的名声,面对这样一个人间尤物百分百应该是忍不住的,但是外面的名声是外面的事,朱瞻墡和自己的名声可不怎么相符。

        正人君子朱瞻墡,不好美色小郡王。

        “快去,把衣服穿上去。”

        阿依万分难过的走向了自己的衣服。

        “等等。”

        忽然听到朱瞻墡的话,阿依兴奋的转身,幅度过大,因为惯性,甚至还摇晃了两下,弹性十足。

        真是让人头晕目眩。

        朱瞻墡快步走向阿依,但是路过的阿依的身边走向了她落在地上的衣服,捡起了其中一件白色的底裤模样的东西。

        “这是你穿里面的裤子吗?”

        阿依脸一红,点了点头。

        朱瞻墡早就觉得原来的衣服太过于麻烦琐碎了,得改进普通百姓们的着装,其中很重要的一样就是底裤。

        更轻便的服装可以让人们更方便的劳作,之前忙于其他事情就忘了,这时候看到阿依的衣服才想起来。

        这里比大明更加酷热难耐,所以人们里面穿着类似底裤的裤子,这种裤子是丝绸做的,非常透气,轻薄,但是因为要用到丝绸,所以价格昂贵,只有贵族才穿得起。

        如果用其他的代替,因为现行布料材质的原因非常的闷热,还不如直接不穿。

        但是现在飞梭织布机投产,布料的材质在发展,制造轻便底裤的材料应该可以做出来。

        回去就要开发底裤。

        总不能让码头上的工人们,蒸汽机厂的工人们在夏天都不穿底裤。

        那不真的成了吊儿郎当了,不方便也不好看。

        “殿下,既然您要我穿回去,那您先把那个给我吧。”阿依尴尬的指着朱瞻墡手中的短裤。

        朱瞻墡忙递了回去,抽空还看了一眼阿依那美好的身体,心中又念起了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不能拔苗助长,清代皇帝溥仪就是前车之鉴,太早就跟宫女太监们玩gg了,以后大好的人生怎么办呀。

        我的曹新月,胡尚宫,李显予,李孝珠,扎拉公主,都还在等我呢,还是得保障好adc的发育时间,这样才能后期拥有持续性高额输出。

        ……

        此时门外曹新月过来,正好见到阿依从朱瞻墡的房间里面出来,两人对视了一眼,阿依也不知道这位长得极漂亮气质又好的女人是谁。

        曹新月则是心中有些羞怒,却也发不出来,转头便离开了。

        ------题外话------

        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