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在线阅读 - 第184章 交趾攻略计划

第184章 交趾攻略计划

        珠江港的港口,郑和带着队伍靠岸,满目新颖的看着繁忙的港口。

        清晨的珠江港,渔船回港,也有商船出海,一片的繁荣景象,三艘蒸汽战船停在港口内威风凛凛,当然郑和自己的船更加威风。

        大船队还在外围,开着一艘宝船过来了。

        朱瞻墡得到消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赶到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

        一艘通体漆黑的战船从珠江上驶过,朱瞻墡的二代战船,按照他的意思弄成了通体漆黑的涂装,非常显眼,船首纹了龙头,威风赫赫。

        战船驶入港口的时候朱瞻墡就看到了郑和的宝船,每次见到那庞大的船只,朱瞻墡还是不由的吃惊,古代的工匠手艺确实没得挑,这样的宝船放到现代用工具做,花费都极其巨大。

        不过看外观这艘宝船没有增加蒸汽机。

        走下战船,朱瞻墡快步走去,郑和也快步迎来。

        “臣郑和见过珠江郡王殿下。”

        “你我之间这些虚礼就不必了吧。”朱瞻墡笑笑。

        “殿下,虽是虚礼,也是礼。”

        “行吧,行吧,走我带你去看看珠江港的港口。”

        “殿下方才陈佑山带我游览了一圈了,来之前我也在宁波港停靠了一圈,实话说,远不如殿下的香江港。”

        朱瞻墡哈哈一笑:“对了,二叔之前不是说要私人赞助你一艘宝船吗?有做到吗?”

        “汉王爷许是贵人多忘事吧。”

        男人么,说话有的时候就得忘记的快一点。

        “怎么宝船没装蒸汽机?”

        朱瞻墡问出了疑问。

        郑和叹了口气:“哎,尝试了但是宝船体型过大,找不出匹配的明轮,无奈之下只得放弃了,继续以原来的方式下西洋,但是这次就出动了两艘宝船,其他的战船都是蒸汽船。”

        此次最主要的任务是将上次带回来的各国使臣送回去,外加带兵从海上和张辅将军合力平定交趾,所以并不打算走很远。

        朱瞻墡之前就发了信件,这次要跟郑和一起去,他去拜访南洋诸国,还有他要将交趾稳定。

        因为有皇命,郑和也不能拒绝,就是他觉得朱瞻墡拜访南洋诸国是假的,他就是想去平定交趾。

        交趾也是朱瞻墡珠三角第一个五年规划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原定的规划中没有关于农业发展的规划,因为朱瞻墡打算让交趾成为一个大粮仓。

        那边气候适宜,一年水稻比大明要多收一次,产量也好,只要能够稳定交趾的粮食进口渠道,粮食上就没有问题。

        吃的问题解决了,发展就会更顺利。

        两人也不多做寒暄,郑和领着朱瞻墡登上了宝船,拿出了海事地图。

        交趾距离广州府很近,战船南下很快就可以达到。

        郑和指着地图上交趾河内的位置说:“张辅将军已经率军收复了河内的位置,现在交趾的北方已经平定,南方黎朝的叛乱还是持续,这次下去我打算先到北方靠岸和张辅将军汇合一次,整兵之后,率领船队从南方巴地头顿港口直接登岸,南北呈夹击之势,覆灭交趾叛乱。”

        交趾总体地域狭长,而且山地众多,骑兵难以行进,难以大规模发动战斗,这也是这么多年交趾长期处于叛乱的原因之一,反贼杀不完,又难抓。

        而且别看交趾这么点小地方,野心其实也从来不小,如果你将朝鲜和交趾自己夸大绘画的历史地图合起来看就会发现。

        黄河以北是朝鲜,长江以南是交趾,华夏民族就在长江黄河中间游泳。

        其两者其实特点差不多,并且近现代对于华夏的野心也没少过,建国后的两次志愿军反击战就是在这两个地方打的。

        而且直到现代他们还说春节是他们的,滚他娘的,那叫中国春节。

        看着郑和分析战局,朱瞻墡却认为打赢他们不是关键,而稳定才是,交趾长期混乱的原因很多,历史原因占大部分,毕竟自唐朝后交趾就脱离了我朝,形成了自己的风俗习惯,文化传统,当然这些东西都是在我国的文化的基础上形成的。

        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点,要稳定交趾就必须抓住这些相同点。

        朱瞻墡听完郑和的战争方针后也非常的认同,领兵大战特别是海事战争,郑和是行家里手,照着他们的方案做就好了。

        “陛下有没有关于接下来交趾战后恢复的指示。”朱瞻墡问。

        “陛下说了,珠江郡王殿下节制交趾之兵力,全由殿下说了算。”

        朱瞻墡略作思考:“你帮我参谋下,我打算让交趾人治交趾,但是交趾不可拥兵。”

        “交趾人治交趾?”

        “是的,从交趾人中选出一个有才能的人来作为大明朝在交趾的代言人,让他代替大明朝治理交趾,大兴农业,粮食可以运到各个港口。”

        以前的皇帝从来不敢放交趾人来上位,派了监军,建了藩司衙门,但是成果显然是不好,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叛乱。

        其中也有一个原因还是派过去的官员多觉得老祖宗的话有道理,交趾朝鲜这些地方人都是边族夷民不足以待之以礼。

        现在朱瞻墡需要这个粮仓,朱瞻墡想到了一个非常不好的主意,但是细细想来对于大明朝有巨大的利益。

        做了权衡之后,朱瞻墡点了点交趾中部的区域:“此地名为沱灢,广东的海商们叫它岘港,现在还在黎朝范围内,但是我打算在此地建立港口,此处为优良港口而且走内陆到暹罗也快,此地将来作为广东藩司的飞地。”

        “飞地。”

        “就是不接壤但是受到广东藩司的直属管辖,只要港口极其周围的一小部分。”

        郑和这下搞不懂朱瞻墡想要做什么了。

        “还有这次下南洋诸国,我会带商界代表下去,各行各业都有,顺带展开贸易协商,现在交趾内有没有那种亲近我朝的重要人物。”

        “臣对于交趾内部的情况还不是很清楚,具体的情况等到了那边张辅将军应该会了解很多。”

        “行,我们准备一下不日动身,这是广东海军成立的第一战,我会派十艘蒸汽战船随军出征,这是现在广东藩司海军一大半的战力,因为船厂和蒸汽机厂都刚成立不就,这已经是日夜赶工加出来的了。”

        “殿下的战船比我船队的还要威武些,这次船队十五艘蒸汽战船外加三艘宝船,一共二十五艘蒸汽战船肯定足够了。”

        朱瞻墡摸了摸下巴:“这样吧,咱们两日后出发,争取在年前将黎朝叛军拿下。”

        距离过年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但是大军压境,交趾地方也小,只要将重心的几个城池拿下基本上就只剩下小规模的叛乱了。

        从宝船上下来之后,陈佑山单独问朱瞻墡:“殿下带商人去是为什么?”

        “不跟他们做生意,不让他们知道种田能赚钱,他们怎么会老老实实的发展农业,若是一直都在叛乱,那就浪费了肥沃的土地了。”

        陈佑山似乎理解了一些,但是不全明白。

        “对了,我记得之前南家给上来的信息中,他们的走私生意有一部分是在交趾的,而且规模不小,小生派人去通知南不知,让他带着原来走私交趾的船老大,还有负责的掌柜来见我。”

        留着南家还是有一定用处的。

        南不知人在香江岛,现在广州的名门望族很多都在香江岛开始造房子,这是一个大的发展方向,香江岛人气越来越旺。

        接到了消息就赶向了朱瞻墡所在的位置。

        南不知在朱瞻墡的面前毫无傲气可言,他的家主位置是朱瞻墡等人扶上去的,谁都知道他是一个傀儡。

        “之前南家的资料中说你们家族原来的交趾的走私生意主要分两部分,粮食的进口和茶叶陶瓷的出口,其中有三个主要的联系商行。”

        南不知立马点头:“是的,其中一个因为黎朝的叛乱已经被毁了,还有两个,一是南岛茶叶商行,二是民有粮食铺。”

        “这个民有粮食铺的老板名叫黎民有,我对了一下信息好像他和黎朝叛乱中的首领黎利为堂兄弟关系,可是真的?”

        南不知带出一位掌柜:“李掌柜当年负责此事。”

        李掌柜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他知道朱瞻墡来了之后就严打走私的事情,现在找到自己头上了,恐怕难逃一死。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李掌柜颤颤巍巍的说着。

        “没说要你的命,以前的事情我不打算继续查了,你好好配合就好。”以前的走私如果查到底,基本上这些大商行都得抓了人斩首,所以只抓了几个典型杀鸡儆猴。

        “是,是,多谢殿下。”

        “我问你,这个黎民有真的是黎利的堂弟吗?”

        “是,是,草民曾多次往来交趾,熟悉交趾风土人情,两人确为堂兄弟,黎利的家族是交趾清化省梁江蓝山乡的一个豪族家庭,多年来就是靠着与大明朝的走私生意发家,黎利其人不为官爵所诱、威势所怵。”

        朱瞻墡摸了摸下巴,这个黎利倒真的是个难缠的对手,这种人以家国大业为先,无官之时明朝就曾知道他,许的官职给他,但是他不要。

        毕竟这人是后世历史中打赢了明朝军队,迫使朱瞻基放弃交趾的一代人物。

        “那这个黎有民呢?”

        “是个贪得无厌,偷奸耍滑的小人,说来黎有民才是黎家的正统嫡传一支,但是其能力远不及黎利,与我们的交易中心也多喜欢耍些小手段,索要些油水抽成。”

        朱瞻墡咧嘴一笑,这就对了么,买办阶级就得让这种人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