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在线阅读 - 第149章 英国公张辅

第149章 英国公张辅

        纵观古代历史,一般疆域过于广大的国家,都很难维持,时常爆发内忧外患。

        疆域过大,交通速度不够,信息传递速度不够,若是有些地方爆发的小规模的叛乱,一个不通报及时或者当地官员不识大体,稍有欺瞒就可能做大。

        江西的匪患如此,交趾的叛乱也是如此。

        尽管现在的交趾叛乱严重了些,但是朱高炽更加的忌惮的是云南沐府,与交趾的叛乱比起来他更害怕云南沐府继续做大。

        当年朱元璋派沐英镇守云南,沐英和朱元璋什么关系,八岁就被朱元璋收为养子,几十年君臣父子的情谊,命归葬京师,追封黔宁王。

        但是沐英的后代和朱高炽,朱棣可就没有了那份亲近的父子兄弟情谊,毕竟当年沐府可是太子朱标一党的。

        若非朱标早亡,沐府很可能就是朱棣的大敌,而且沐府久居南方,在当地的声势威望极高,朝廷可不喜欢这样有权势的边藩首领。

        当初封汉王藩国云南,就是想要让汉王去制衡沐府,但是汉王爷多聪明的人啊,打又打不起来的,管又难管,让他去?开什么玩笑。

        朱高炽接到交趾的消息,第一时间就让人去通知英国公张辅,重新出征。

        他接到消息第一时间来到了太子书房,张辅现年四十岁才出头,常年行伍之人,身子骨强健,为人长得就一脸的正气,一看就知道他儿子是随了他的长相。

        “太子殿下。”

        “英国公,交趾现下黎朝叛乱严重,孤有意派你前去整兵,抵抗叛乱。”

        张辅忽然间咳嗽了两声:“太子殿下,臣最近染了风寒,身体抱恙,此去路途遥远,怕误了殿下的大事,还望殿下另择中直之臣前往平叛。”

        不出预料的拒绝了。

        某马姓面相学打脸王曾经说过:“员工为什么离职不肯干了,无非两点,钱没到位,心委屈了。”

        英国公张辅为奉天靖难推诚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右柱国、英国公,岁禄三千石,钱财名利都有,从河间王张玉开始算,受尽皇帝恩宠几十年,钱没到位是不可能的,那就是心委屈了。

        为什么委屈?朱棣听信了交趾监军太监马骐的谗言,说他私自选兵,也就是有了逾越之意,自己想要当老大了,有反心了。

        张家两代忠良,为大明南征北战,你这么怀疑我,这是对我人品的侮辱,对我人格的践踏,现在又叫我出征,我不去,谁爱去谁去,你信那进谗言的太监的话,那就叫那太监去平叛。

        满腹的委屈自然不能如泼妇骂街一般说出来,总结了一下就是那句身体抱恙,另请高明。

        朱高炽自然也料到了,张辅不会轻易答应,谁让朱棣风风火火给人叫回来,这不是打他的脸吗?应天府谁还不知道他现在不被皇帝信任,叫回了京城。

        但是这也是朱棣的对于功高者的一种策略,时不时的得稍微打压一下,喊回来了也就是让他在家待业,一点处罚也没有,逢年过节还送点礼。

        真要怀疑你有反心,你这日子能过的下去?

        朱高炽叹了口气说:“孤身子骨不好,不如父皇那般强健能领兵出征,也不如汉王赵王,可他们都在北疆前线,现在我大明竟然无人能替孤分忧平叛交趾,唉。”

        张辅却也是仍旧不言,看来上次的委屈受大了,没这么轻易会开口。

        朱瞻墡插话了:“英国公,今日我刚见过贵府的世子张忠,没想到晚上就见到了国公真是缘分。”

        “五殿下,不知道我那不成器的儿子有没有冲撞到您。”

        “世子性格爽朗,早闻其文武双全,今日一见果然将门虎子,父亲,国公既然身体抱恙不如让世子前往,交趾边夷之民,当年国公打的他们无还手之力,相信世子一样可以做到。”

        朱瞻墡此言一出,张辅愣住了,朱高炽心里暗喜,朱瞻墡的角度还是刁钻。

        “犬子性子顽劣,年纪也轻,担不起这等重担,边军事关国体,太子殿下请三思。”张辅再次婉拒。

        “张忠算来年近弱冠了吧,历练历练也是好的。”

        “犬子明年就是弱冠之龄了,这担子太重了,知子莫若父,他做不了。”

        朱高炽脾气好,继续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劝说着张辅,张辅似乎油盐不进,打定了主意就是不去。

        没一会杨士奇来了,简单的了解了一下事情便说:“殿下,实在没办法的话还是让监军太监领兵出征吧,调动云南与两广的军队,杀向交趾,叛乱必然可平。”

        听了杨士奇的意见,张辅登时发话:“杨大学士,您不懂军事,切莫妄议,云南边境有麓川需防着,若大肆引兵出征,怕云南边防空虚,且此时北方战事将起,南方不宜开战,马骐此人,哼……”

        杨士奇微微笑着:“殿下您看,英国公虽然身体微有抱恙,但是依旧劳心国事,对于交趾边境只是熟悉的很,老臣随便一言,便被国公看出不合理之处来,此事还是得英国公去。”

        老家伙在这里等着他呢,张辅内心苦笑,却也不再言语。

        杨士奇转而说道:“殿下,交趾监军太监马骐多有怙宠虐民之举,臣有耳闻便是因为他逼得多数的交趾人民,揭竿而起,不知实情如何,派遣巡抚随行,查清实情真相,总不好因为马骐一人之言冤枉了英国公。”

        因为马骐连吃败仗,他这监军本就要先撤了,这次正好让张辅带人去,也算是给张辅一个交代。

        朱高炽点了点头:“如此甚好,英国公当年你靖难之时我记得官职是指挥同知,这次出征将世子也带上吧,孤赐他指挥同知官职,历练历练。”

        张辅虽仍然心有不忿,但是朱高炽和杨士奇话说到这份上了,他也不是不识趣的人。

        而且今天来之前他就打定好了这次得出征的打算,就是要争名,争利。

        给了名,也将自己的儿子一代算上,之前没官职的张忠,瞬间有了指挥同知的职位,普通人得刀山火海里面拼杀多少次才有这样的位置。

        “臣多年来对大明尽心竭力,未敢懈怠,幸得陛下和太子殿下的信任,虽身有暗疾,亦愿出征交趾,替天分忧,臣此行以稳定军心,稳定边军为第一要务,请太子殿下下旨,若有人旨意冒进交趾,臣可将之下狱押送返京。”

        “孤允了,英国公,交趾的事情就靠你了。”

        有这样一位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将军坐镇,总是让人安心了许多。

        英国公的出征非常隆重,太子殿下亲自送行,也代表了皇家的重视。

        天下第一美男张忠跃下马来给太子殿下行礼。

        “少年英姿勃勃,将门虎子,此次可要如你父亲,如你祖父一般攒了累累军功回来。”

        “遵命。”

        ……

        青深了颜色,鸟鸣虫吟声起,天气渐渐的温热了起来。

        一只小雀落在枝头,将头埋在羽翼下,翅膀轻轻动着,叽叽喳喳的叫着。

        一颗石子飞来,惊得雀儿扑棱着翅膀跑走了。

        “呱噪。”

        躺在树上睡觉的朱瞻墡身旁放了不少石子,想来是打扰他的雀儿不在少数。

        树下是小生和楚儿两人守着,朱瞻墡想起来自己第一次到这里就是躺在这颗树上打盹,不知不觉已经过了春天。

        闲来无事的时光总是一眨眼就溜走了,现在已经是初夏了。

        被吵醒的朱瞻墡下了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殿下,前几日北伐大军开拔了,相信过不了多久陛下一定能大胜而归。”小生说了几句吉祥话。

        朱瞻墡对于朱棣的北伐没有任何的担忧,朱棣还能打不过北方鞑子不成,最近太子爷身体好了,他便一直偷懒,常以出去看看蒸汽机厂,电话厂的名义游山玩水。

        电话厂最近发展十分的迅猛,最简单的电力原理已经记录在册,所有的高工人手一份,都在努力研究。

        各府对于电话机的需求很大,排队要装的都排到两个月后了。

        “殿下今日又有二殿下的事情传回来。”

        “怎么说?又是大获全胜?”

        “是的殿下。”

        朱瞻埈每次传消息回来都巴不得大家都知道,而且从来报喜不报忧,只有大胜,剿匪大捷,抓了多少杀了多少,但是呢从不说自己的损失了消耗。

        朱高炽甚为头疼,朱瞻埈的行事风格过于好大喜功,不过好在剿匪成绩确实还算不错,江西的官员也多给他这位二殿下面子,只是江西的官场他没那本事整顿,虽多报喜,但是面对那么多老油子官员,他头都大了。

        朱瞻墡到了朱高炽的书房,朱高炽正在品尝新来的大厨烧的菜肴,任他哪里打仗,朱高炽的金刀大赛每年都不能落下,这又有了新菜肴。

        一看到朱瞻墡他就来气:“这都多少天没来了,前几天说去蒸汽机厂,去船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偷溜出去玩去了。”

        朱瞻墡天真的笑着挠挠头:“父亲身子都好了,我还操心什么?”

        “偷懒就偷懒,不要找借口。”

        “儿子知道错了,父亲在愁什么?”

        “我打算召你二哥回来了。”

        “啊?二哥不是剿匪做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召他回来。”

        朱高炽叹了口气:“匪患基本清除了,若是剩下这点江西的官员都搞不定,那整个江西的官场都可以换了,你二哥今日来了线报,领头带兵冲入土匪山寨,差点没让人抓了去,还是护卫舍命保他逃走的。”

        “啊?二哥没事吧。”

        “伤倒是些皮外伤,但是山里地形复杂,他带兵孤军深入,真是犯了大忌,先召他回来吧。”

        朱瞻墡提醒了一句:“父亲,现在让二哥回来,他怕是不肯吧。”

        全歼匪患的功劳就在面前,二哥是不可能调头回来的。

        这正是朱高炽愁的地方。

        “哎,算了让他继续吧,匪患基本翻不起风浪了,现在重要任务是保障北线的军情补给,因为有蒸汽船,物资运送远超预期,你皇爷爷非常满意,大军压境大漠,搜寻马哈木部的踪迹,想必不久就会有战报传回来。”

        “皇爷爷战之必胜。”

        “行军切忌大意,后线补给非常重要,我军装备要好于草原民族,但是他们不乏骁勇善战之人,而且对地域更加熟悉,多骑术精湛,小股势力快速挺进的时候容易吃亏。”

        朱高炽毕竟从小在顺天府长大,虽然没有正面对战过蒙古骑兵,该有的认知还是有的。

        虽不善战,但非不能战。

        “父亲,我军入草原,辎重补给拖着,不然分兵,学草原骑兵小股队伍作战,我军有手雷,阿卡四七等新式武器,就算是骑术稍弱下风,对战却占绝对优势,之前二叔那打的漂亮一仗就可以看出我军装备优势很大。”

        朱高炽欣慰一笑:“你皇爷爷确实也是这么做的,大部队正常推进,十个五百人骑兵队带着最好的装备轻骑挺进找人,小范围对战就打,找到敌方大部队就回报。”

        用蒙古人的方式打蒙古人,颇有些在草原上肆意妄为的感觉,就是仗着装备好,小范围冲突,你绝对打不过我。

        当年这都是外族骑兵们滋扰我朝军队的做法,现在换做我们了。

        ……

        茫茫草原之上,朱瞻基领着一小队精锐埋伏着:“前方真的是马哈木的大军吗?”

        “殿下,如假包换,昨日我巡查前方,看到了哈马木的旗帜,绝对是他们。”

        “对方多少人。”

        “看不清楚。”

        朱瞻基带领的精锐这些日子和蒙古骑兵作战数次,屡屡挫败蒙古骑兵,声威大振,担任了先头部队的作用。

        这次若是发现的真是马哈木的本部,可是好消息。

        “派探子回报,其余人跟我奇袭探探虚实。”

        “殿下,万万不可啊,敌军数量至少十倍于我,又是其阵地,贸然进攻是大忌。”

        “奇袭以探虚实,情况不对掉头就跑。”朱瞻基可不是冒进的大头兵。

        “手雷都拿出来,奇袭。”

        ------题外话------

        双更大章8000只,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