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在线阅读 - 第148章 天下第一美男

第148章 天下第一美男

        要去胡广府上,朱瞻墡就吩咐小生拿了胡广的资料来研究一下。

        胡广其人,建文二年的状元,当然建文的年号被革除,不被砍头的说法是洪武三十三年的状元郎。

        而且他这个状元倒是较为有趣,胡广与同乡王艮在金陵参与殿试。试官议定,本由王艮夺魁,因王艮其貌不扬,被建文帝黜为第二名榜眼。

        建文没想到还是个颜控,长得丑连状元都不给人家。

        燕王朱棣攻入应天府时,王艮、胡广、解缙、吴溥四人聚会,胡、解各有慷慨陈词,独王艮哭泣不言。

        但是没想到最后为了建文自杀的却是被嫌弃长相连状元都不给他的王艮,而胡广、解缙迎附朱棣。

        所以说啊,建文真是不会认人识人,这些对他忠诚的愿意为他而死的臣子,他居然嫌弃人家丑。

        这是胡广问猪的奇闻异事,胡广贪生但是其才学也确实是不差,官场事情也理得井井有条,甚至上一次出征的时候朱棣还让他教导了朱瞻基,能力还是有的不然也走不到现在的位置。

        第二日一早,朱瞻墡出了宫门,排场不能落下,毕竟现在还是辅助监国,若是排场差了,不是丢了爹的脸?

        胡广在家门口看到朱瞻墡的队伍,这架势比的上汉王爷了。

        站在门口的胡广迎了上去,其实他排场越大胡广越有面子,毕竟皇家宗师这样大场面的亲临,在旁人看来是当官的受宠,皇室面前的红人。

        迎了朱瞻墡下马车,进胡府。

        府上的装饰风格可以看出主人的喜好性格,胡府整体装饰偏暗色,砖瓦墙柱多是灰青二色,入门至中厅前得先过一个雅致的小花园,文人墨客品味的确是好。

        看着清简的院子,实际价值不菲,奇形的树木刻意的栽培,院子地下纵横流水的小溪,每日都不少新鲜的活水,水质清澈,其中养着名贵的鱼儿。

        “胡阁老,院子与皇宫的后花园比都不差多少。”

        “殿下,这可比不了,算下来不足后花园二十分之一的面积,东西更是不值一提,不过是老臣自己喜欢摆弄些花草,不值几个钱,就是比较费些心力打理,殿下若是看的上,不妨选上几株送去殿下的院内。”胡广这等官场上游刃有余的人,说话总是不透风不犯错。

        “胡阁老这位是张三,您可以与他说府上需要几台电话机,需要安装在哪些房间,张三会根据您的要求来设置。”

        寻常张三这样的工匠连和胡广说话的机会都没有,估计只能和府上的管家说话,但是近日是朱瞻墡带来的,胡广连对张三都客气的几分。

        “早闻阁下的大名,听闻蒸汽机也是你造出来的。”

        “胡阁老谬赞了,都是殿下的主意,我不过是搭着殿下的东风,做了些活计罢了。”

        “太谦虚了,李管家你过来与这位张三阁下一起规划一下府上的电话线路,说来也惭愧,我寻常忙于公务,自己府上都不熟悉,还是管家熟悉些。”

        张三跟着管家去做线路了对接的事情了,还得教会府上的下人怎么使用蒸汽发电机,一个大大的铁疙瘩运到府上来,周围四邻已然开始议论纷纷,只是大部分都没什么资格进胡府,只能围在外面议论着。

        当然啦住在这条街上的可不乏有钱有权的人。

        这不,见着此处许多人议论纷纷,一位身着锦绣华服的富家少爷就好奇的走了过来,身边的两位家丁清开了周边的人。

        这位少爷左右观看招招手,边上拉过来个人问道:“这胡府怎么了?”

        “刚才有皇家的马车来,一位长得极好看的殿下,进去了胡府,还跟进去不少人,我们在此看看是不是胡府得了什么赏赐。”

        “极好看的殿下?有多好看?有我好看吗?”这位富家公子哥行事粗放,一身服装艳丽,似乎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他是个有钱有势的公子哥,对于外貌极其看重,但其实本人长的就是正常青春期人类长相。

        “没见过那么俊的少年郎。”

        “啊?我不是站在你面前,还能有人比我俊?”少年满脸的不服气。

        他对于容貌极其的重视,自认大明第二美男子,第一是因为怕挨父亲的骂,对外宣传太孙朱瞻基是第一,但是心里可不认,心里一直觉得老子天下第一俊。

        当初报纸上写着朱瞻墡少年胜春风,为吏即神仙,骑马载桂花,香满京城五百里。怜君美少年,况此惬清缘。逸思云山外,闲情花月前。濯濯春秋月,落落美少年。

        这可给他气死了,找了人上运德楼闹事,要让写报纸的出来开开眼谁才是天下第一美男,后来被家里长辈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带回了家。

        “殿下?我倒要看看是哪位殿下,走跟我去胡府拜访一下胡阁老。”

        “据说是五殿下。”

        “五殿下?那巧了,上运德楼找那群拍马溜须的没见到,今日要见见。”

        “世子咱们没有拜帖啊。”后面的家丁劝说着。

        他们深知自家公子脾气,吃喝嫖赌样样不沾,文韬武略也算上乘,但是就是自恋。

        有人说比他俊,那不行,得让他们开开眼,什么叫天下第二(实第一)美男的模样。

        “拜帖?我张忠去哪需要拜帖,去打声招呼。”

        家丁只得厚着脸皮去打招呼了。

        正在给朱瞻墡讲解温养植物之道的胡广,忽然接到了家中小厮的传信,面露尴尬。

        “胡阁老,这是有什么事情吗?”

        “殿下,英国公世子张忠求见于我。”

        “哦?英国公张辅家的世子?”

        “正是,寻常与我交集不多,也不知今日怎么会忽然登门拜访,我先让人去婉拒回绝了。”

        朱瞻墡眼珠子一转:“不必了,让他进来吧,我倒是也想看看英国公家的世子,有听闻他可是天下第二美男子。”这种小道八卦自然是桑语那边来了,朱瞻墡听到她和楚儿发花痴说什么天下第一美男子朱瞻基,天下第二美男子张忠。

        楚儿当时说肯定没自家殿下好看,但是朱瞻墡却也颇为好奇这个天下第二美男子。

        第一名的朱瞻基肯定是民间有捧的成分,但是或许这个第二名是货真价实的,若真是民间选出来的那便才是真的天下第一美男。

        若真是美男子,将来将之作为筹码和亲给什么地方的某个老女王,或许也是长治久安好办法,我可真是个外交小天才。

        胡广有些尴尬:“殿下,这位英国公世子素来行事粗放,怕冲撞了殿下。”

        “无妨。”

        无奈的胡广只得让家丁去通知他进来。

        张忠身形健硕且颇高,走起路来龙行虎步,跨入了胡府径直走向了胡广面前。

        长袖拢圈,少年意气风发,说道:“张忠见过胡阁老。”

        仰起头却见胡广身边的少年郎,一时间愣住了。

        这位殿下可是真tn的帅。

        如玉的少年郎君,帅气之中带着英气,英气之中带着清秀,清秀之中又蕴含皇家威武之气,这是什么天人之姿啊。

        报纸上写的那些拍马溜须的竟然是真的?世间真有如此少年郎。

        朱瞻墡则是一脸的黑线,这平平无奇的长相怎么敢自称天下第二美男?

        古代这个信息不畅通,倒让这等颜值也敢称天下第二美男了?

        方才在外面还大放厥词的张忠仅仅一面已然败下阵来。

        在颜值这方面他自认从小到大没有输给过任何人,便是排名天下第二美男也只觉只是输了朱瞻基尊贵的身份一筹。

        他不服气。

        但是在真正的帅哥面前,他的心境豁然开朗,天下第二又如何。

        输给他,不丢人。

        他之前并未见过五殿下,主要还是去年之前朱瞻墡露面太少了,毕竟未满十岁的皇孙,一般都在后宫之中露面少,而张忠现在还无官身,除了极少几次陪着父亲进宫,也就见过太孙几面。

        张忠行礼:“张忠,见过五殿下。”

        朱瞻墡还震惊于这天下第二美男平平无奇到极点的长相中,回过神来说:“世子不必多礼了。”

        对于这个世界上他认为仅有的颜值略胜于自己的人,张忠面带笑意的说:“胡阁老,五殿下,我在门口看到一大群人在围观,还看到一个大铁疙瘩被拉进来,这是在做什么啊?”

        胡广看向了朱瞻墡,朱瞻墡给他解释了一下电话的原理。

        “什么?这不是能传音之法术吗?”

        还没见到实物,没有体验过的张忠,难以理解。

        “等会,等搭建好了,你来试试看。”胡广并不吝啬,邀请他试试。

        张忠一边想一边说:“殿下,那不是如果线足够长,消息还能从前线传回来。”

        果然是军人世家,虽然还无官身,但是一想就先想到了打仗的事情先。

        朱瞻墡点了点头:“理论上是这样的,但是线必须足够长,电必须足够大,这样才传的够远,而且声音的传递是实时的,那头说了这边就听到。”

        电流的传输速度现在没必要和他们多解释。

        胡广和张忠都震惊了,这东西原来在规划中将来还有军用的功能。

        有了第一次皇宫中的搭建经验之后,张三和工匠们搭建起电话线路来也得心应手了很多,这年代的匠人们都仔细的很,规划好的路线,几乎是分毫不差。

        胡广府上的所有人都非常好奇电话,等到搭建好的时候,一群人跃跃欲试。

        胡广则是邀请客人,张忠先试试看。

        张忠在门口处拿起了电话,听到了胡广的声音,尤为震惊。

        看着他吃惊的表情,胡广开怀一笑:“世子,你看这电话如何啊?”

        这是胡广仿佛已经忘了昨晚他第一次打电话的时候,也是这幅震惊模样,而现在他以前辈的模样在笑着。

        “太不可思议了,太不可思议了。”张忠沉浸在震惊之中。

        震惊之后立马来到朱瞻墡的面前:“殿下,我们府上也要装,还请先给我们府上装。”

        “世子,注意礼数。”胡广提醒了一句。

        张忠也意识到自己失礼了,朱瞻墡则是说:“都可以装,朝中五品以上官员家中都可以装电话,具体的安排的话得看工厂的产量,可以先报名,张三那里报。”

        “我第一个,我第一个。”张忠积极报名。

        张忠是外放的性子,外面朋友也多,这个小喇叭的效果得发挥好。

        “张三,厂内还有没有库存的电线和电话,明日就去英国公府装电话吧,但是世子,你可得回去和英国公说一声,需得了国公允准。”

        “殿下放心,父亲一定允准,那明日我派人去接。”

        “不必了,张三一早就会上门来,若是可以安装明日就装下去。”

        张忠兴冲冲的就往外跑,看着毛毛躁躁的少年郎,胡广不由的一笑:“殿下,英国公世子行事粗放了些,还请不要放在心上。”

        “瞧着真性情,挺好的,电话也装完了,我先回宫了,若是后续有什么事情直接找张三等人就可以了。”

        “多谢殿下,今日有劳殿下了。”

        一传十,十传百,这样电话机的事情甚至都不用去推销了。

        张忠这等粗放的性子,一定四处炫耀。

        回宫的路上,朱瞻墡坐在车内,刚上车就接到宫内消息,朱高炽命他快速回宫。

        不敢耽搁,快马加鞭回了宫中。

        朱高炽此时正在书房,手上拿着一份密报面露愁容。

        “父亲怎么了?”

        “新来的军报,你看看吧。”

        朱瞻墡打开军报,一看也是愁住了。

        “交趾黎朝的叛变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了?”

        “哎,交趾南方几乎全线失守,我大明精兵怎么会挡不住那些叛军?”朱高炽百思不得其解,交趾叛军的实力怎么忽然提高了这么多,连战连捷攻克我军。

        “父亲,让云南的沐府出征吧。”朱瞻墡建议。

        朱高炽皱眉似乎不愿意,而是说:“命张辅将军准备出征。”

        张辅是张玉的儿子,张玉号称靖难第一功臣,张辅则是多次出征安南也就是现在的交趾,对哪里也熟悉,去年因为交趾监军太监马骐状告他私自选取壮勇土人为围子手营的士兵被召回的。

        多方思量之后,朱高炽决定再派他前往交趾,并非要战,而是要他去稳定军心,稳定战局,至少不能让交趾的叛军继续往北推进。

        看的出来,朱高炽对于云南沐府不够信任。

        有的时候不信任并非是因为你做错了什么,而是你的声势太盛了。

        ------题外话------

        今日大章双更8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