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在线阅读 - 第136章 电话

第136章 电话

        天上又下起了小雪,今年下雪的日子特别多,江南的雪寒。

        只是新年将至,就算是冷的像在装满水的冰窖内,还是得说一句瑞雪兆丰年这样的吉利话。

        朱瞻墡闷闷不乐,前几天早朝还是被御史们说了一大堆,行事不合礼法,    恣意妄为,行事不计后果,甚至连郑和也被说是帮凶。

        好在朝堂上的几位大佬都帮着说话,而且回宫就挨了打,朱瞻墡只要不还嘴,这事情没几天就过去了。

        手上拿着最新版本的报纸,上面写了关于此次舟山海战的事情,    已经给朱高炽看过了,    得了允准明日就会发版。

        摸了摸报纸的材质,    报纸的材质在提升。

        报纸可以盈利,而且利润不菲,在利润的加持下,林苗再花钱在提升报纸本身的材质,也是从侧面的角度去提升纸制品的制造工艺。

        报纸和粮票都需要纸张,只要有利润就一定有人会费心思去研究。

        “李时勉写两篇文章倒是真的不错,这一发表肯定又是群情激奋。”朱瞻墡夸奖了一句。

        根据舟山海战的邸报,李时勉进行了一定程度上的润色,强调了海盗的残忍,将妇女儿童斩首,看的民众怒不可遏,海战大胜,又看的民众群情激昂,民心所向。

        “东瀛海外夷民,常以浪人海盗滋扰我沿海村镇,    烧杀劫掠无恶不作,我大明战船坚船利炮,    卫所军人悍不畏死,甚至连女眷都不畏海盗,若大明人人皆如此,倭寇何敢?”

        一句倭寇何敢?就够了。

        小生此时拿进来一个制作的更好一些的发电机,这是让张三等人做的,摇起来可以发电,但是碳化竹丝还是不行。

        碳化竹丝这东西就像是全身只有嘴是硬的小部分男人,说了只是状态不好,其实每次都只能坚持这么点时间。

        发电原理不难,但是电的储存和使用问题就比较大了。

        最常见的用电产品朱瞻墡想到的就是电灯,电话。

        电灯现在需要的材料难以搞到的话,电话似乎好像可以。

        电话的原理自然比电灯要复杂一些,但是需要的材料却没那么复杂。

        当然这里的电话肯定不是指现代那种拨号式的电话,而是老式传声筒电话。

        幼儿园里面用绳子绑着两个水杯的电话游戏都玩过吧。

        将绳子变成电线,将水杯变成带着隔膜和电磁铁的听筒和话筒,这就是最简单的电话了。

        当发话者拿起电话机对着送话器讲话时,声带的振动激励空气振动,形成声波。

        声波作用于送话器上,带动隔膜震动,隔膜震动与电磁铁接触,产生一直变化的电信号,    使之产生电流,称为话音电流。

        变化的电信号通过线路传入听筒内的电磁铁,电磁铁促使铁片产生相应的震动敲动听筒内的隔膜。

        这样的话声音就产生了。

        只要有电就可以做电磁铁,话筒和听筒主要关键是隔膜的材质,电流无法储存所以需要一直摇动发电才能保持电流。

        朱瞻墡想要试试看做电话,但是因为到不了张三的工坊,所以工具有限,全靠自己手搓。

        搞了一下午,因为没有焊接能力,朱瞻墡只能放弃了铜片做话筒,硬生生砍了两个椅子腿,太监们凿了好久才做出两个听筒的模样。

        将布绑的尽可能紧绷。

        看着天色不早了,朱瞻墡将两块铁缠绕铜线,根据右手螺旋定则,通上电就可以做成电磁铁。

        电磁铁与话筒隔膜之间放了一块铁片,铁片根据电磁铁的电流变化会带动隔膜震动。

        朱瞻墡这就开始做实验,楚儿拿着听筒到院子外面,话筒听筒和电磁铁都是固定在木板上,避免晃动。

        随着朱瞻墡的手势,小生开始摇动发电。

        他摇的非常小心,尽可能保持着匀速,避免电流的不稳定。

        朱瞻墡抿了抿嘴,对着话筒说。

        “你吃饭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殿下。”楚儿在院子外面发出了惊呼,并且跑了进来。

        虽然音质非常渣,近乎全损音质,但是听到了,真的听到了。

        朱瞻墡在院子里面用正常声音说了一句话,楚儿那边通过听筒听到了。

        “太神奇了,殿下。”

        看着小生跃跃欲试的样子,朱瞻墡将话筒递给了他们,让他们都试试看。

        太监宫女们都小心翼翼的拿着这个稀罕玩意试着,大家在外面轮流听。

        路过此处的胡尚宫好奇的看着这群吵吵闹闹的宫女太监。

        “胡尚宫。”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这是殿下新发明的电话,人在里面说话,通过这個听筒我在外面隔得这么远都还听得到。”

        “哦?还有如此神奇的事情。”

        胡尚宫缓缓走入朱瞻墡的院子,此时的朱瞻墡站在院内,浅浅白雪中的少年,已有英姿勃发。

        只是胡尚宫又想起了那日替殿下擦药膏时候的场景。

        殿下是极好看的。

        “五殿下。”胡尚宫屈身行礼。

        “胡尚宫,就不必多礼了,以后没外人在的时候就不要拘泥于这些礼数了。”

        “那可不行,失了礼数,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娘娘会责罚的。”

        “你不是外人,没人会说的。”

        不是外人是什么,是内人啊。

        “殿下,您新做出来的电话机,神奇的很,怎么能将人的声音传过去。”

        “原理比较复杂,下次和你说吧,我当时就是看着胡尚宫每日得为父亲母亲传话跑来跑去颇为劳累,想到如果可能远距离传话就好了,这样胡尚宫就不用这般东跑西跑的劳累。”

        胡善围惊讶,环顾四周,太监宫女们都在围观电话,没人关注他们两人的对话。

        “殿下能挂念着善围,善围受宠若惊。”

        朱瞻墡嘿嘿一笑:“我自然是挂念着胡尚宫的,最近仍觉得臀部有些酸痛,胡尚宫的药膏效果极好,下次有机会再帮我擦点吧。”

        “善围遵命。”

        胡尚宫仍忙的很,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小生东西带上随我去东宫书房。”

        “殿下,您还准备找太子殿下说要出宫的事情吗?”

        “当然啦,我敢保证这次父亲绝对准我出宫,甚至连夜都要派我出宫。”

        这次他精准拿捏用户需求。

        毕竟怎么可能让一个勤勉政事但是身体不好的胖子,拒绝一个以后在床上就能通知各处,躺着就能办公的机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