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在线阅读 - 第110章 女真

第110章 女真

        冬日的暖阳落在曹新月的肩头,繁忙的渡口曹家的商船正在装卸棉花等物资,朱瞻墡给的生意让曹家赚的盆满钵满,分家出去的三叔四叔看着怎么能不眼红呢。

        自家两位婶婶这段时间可没空着,不断的制造流言来构陷曹新月和陈栩。

        “曹小姐东西清点完毕了,您核对一下。”军需官对于曹新月倒是格外的尊重,因为这是皇孙交代的对接人。

        曹新月接过了单子,    仔细的核对了一遍,现在她母亲身体不舒服,很多事情她在做,她小心且仔细,一直没出什么差错。

        核对完成,军需官从衣服里面掏出一条精美的鞭子,    红黑夹杂,    递给了曹新月。

        “这是庄公公托我转交给您的,    庄公公说最近五殿下公务繁忙,但是太子殿下还是督促他得学骑马,五殿下觉得鞭子好看,便想着带一条给您。”

        曹新月收下了鞭子,道了声谢。

        待到军需官走后,满脸含羞的看着手上的精美鞭子,虽然不是什么金贵之物,但是到底他心里念着自己。

        ……

        皇家马场,朱瞻墡满腹怨言的在骑马。

        最近边关整军顺利,并且传来捷报汉王爷依靠着新式火器不费一兵一卒活捉了马哈木的幼子,整体情况非常良好,朱瞻墡辅助监国也变得轻松了许多。

        朱高炽见他又变得懒惰了一些,就勒令他来骑马,因为朱瞻墡骑术不精,估计是朱高炽自己从小没少被朱棣因为骑马这件事情训斥。

        他身体不好是没办法,朱瞻墡这身体杠杠滴,    不能和自己一样不精骑术。

        朱瞻墡颇为无奈,但是朱高炽还派人监督着,    累了一身汗,    寒冬腊月的若是身子骨差点还得生病。

        擦了擦汗,朱瞻墡问:“小生,让你派人送去的鞭子送到了吗?”

        “送到了殿下。”

        朱瞻墡又看向了桌上精致的糕点:“这些送一些去郑和大人府上给李显予,早上买的那个木工玩具回宫后送给李孝珠。”

        “遵命殿下。”

        朱瞻墡能有什么坏心思,不过是想给每个女孩一个家罢了。

        练了马,刚进宫门就看到了匆忙的二哥朱瞻埈。

        “二哥,怎么了?”

        “江西的匪患迟迟不平,这群人办事不力,我先去一趟军营。”

        看着二哥那慌忙的样子,朱瞻墡无奈的抬头,二哥和自己不一样,现下北方的时局稳定,我军形势大好,朱瞻墡就少了很多烦恼的事情。

        但是朱瞻埈将江西剿匪作为自己的政绩,有些魔怔了。

        院子内,黑衣和尚已经在这里等自己了。

        “大师,您怎么来了?”

        “东瀛奸细的事情算是结束了,    特地来与殿下禀告。”

        “先坐。”

        两人坐下,    姚广孝喝了一口茶:“殿下院内的茶比之前可要好喝的多了。”

        朱瞻墡大囧,    这和尚天天嫌弃自己的茶,    现在这茶是太子妃命人送来的。

        “大师,东瀛奸细抓到了多少。”

        姚广孝满意微笑:“这次还有意外收获,抓了二十五名东瀛的探子,还有五名建州女真族的奸细。”

        “女真?!”朱瞻墡几乎惊呼出声,怎么这里还有女真族的事情。

        姚广孝点头:“之前大家都认为这次被抓的奸细只有东瀛人,但是其中那位咬定李泉是本次事件首领的年轻人其实是个女真人,根据其供述女真族和东瀛将军有联系,并且一起谋划。”

        朱瞻墡眉头深思,建州女真狼子野心,这两者怎么会鼓捣到一起去?

        姚广孝不屑的一笑:“说来也是搞笑,殿下您知道为什么那年轻人咬定李泉是本次事件首领吗?”

        摇摇头,表示疑惑。

        “女真和东瀛的合作刚开始不久,这些奸细之间互相也不信任,这次的事件东瀛新派了两位间谍过来指挥,就是自杀的两人,所以东瀛的奸细都指认两人指挥。”

        “但是东瀛奸细内部交流的时候说的都是东瀛话,并不让女真人知道,李泉则是奉命传话的,那青年就认为李泉是首领,分开审查,加上抓了人多起来之后,女真族的奸细也被带了出来。”

        这种临时搭建的奸细联盟并不牢靠,在当地结婚生子的奸细更是所顾忌颇多,这种刺杀想要突破大明皇城的高墙简直痴人说梦。

        大家担心的也不是这些底层的细作。

        “大师,可有钓到大鱼?”

        姚广孝点了点头:“此事也牵扯出了两个官员是应天府被收买的两个官吏,品级都不高,实权也不大,好在抓的及时,若是任其一直腐化,相当危险。”

        “都抓了就好。”

        姚广孝又摇了摇头:“女真奸细的头领是个老道且狡猾的人,得到风声的时候就溜了,现在找不到人,还有根据女真奸细的供述,他们的头领身边偶尔还会出现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这两人还未落网,不过先打草惊蛇了,估计寻找起来难度也大。”

        “这样小心谨慎的奸细才是最麻烦的,不知道他身上还有没有没挖出的信息。”

        “年轻貌美的女子?”朱瞻墡喃喃的说。

        “那女子多大?”

        姚广孝满意朱瞻墡的反应:“据交代是在十四到十六岁之间,但是每次会面都带着面纱,其他人都没看清楚过脸,只是她的穿着打扮猜测应该是个貌美女子。”

        “这个范围太宽泛了,没有什么特征的话很难找。”

        “是的,女真的奸细更为小心,现下要找这两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贫僧怕的是那美貌女子以色诱人,蛊惑我大明臣子。”

        寻常这些外族人,就算是扎根到了大明繁衍了后代,但是想要入朝为官或者进入关键的部门非常困难,科举不是那么好考,祖上又没有荫官,除非立了大功或者直接本身极其出色,这样的人凤毛麟角。

        倒是女人更简单一些,以色诱人总有一些色欲熏心的会被控制。

        “大师,这两个女真族的奸细还是得继续追查,其他的信息理成折子递给父亲和皇爷爷吧,至于那些奸细还有奸细的家人们等到皇爷爷回来后再行处置吧。”

        姚广孝又喝了一口茶:“殿下,刑部已经全部处决了。”

        “啊?”朱瞻墡错愕,这些人算上在大明的家人至少上百人,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居然已经全部处决了,这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这些奸细该死,但是在大明结婚生子不知其内情的奸细家人让他有些拿捏不定。

        看着朱瞻墡错愕的表情,姚广孝早有预料:“殿下,律法有律法的规定,贫僧听刑部的人说殿下曾答应留下那李泉的妻儿无恙,特地留了他们往南发配三千里,殿下不算失言。”

        这老和尚老谋深算,怪不得朱棣那么信任他,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他小心谨慎的保全了朱瞻墡的承诺。

        这也是他责怪刑部尚书让朱瞻墡自己去审案子的原因。

        审案子中威逼利诱,许下承诺的事情屡见不鲜,他们这些刑部的小吏可以不守承诺,但是朱瞻墡不行,因为他的身份他的地位,不能落人口实。

        能为皇帝分忧的是重臣,能为皇帝背黑锅的是心腹重臣。

        姚广孝知道朱棣想要的结果,也知道朱高炽想要的结果,这些奸细和其家人是不可能留下性命,留有后患便是后患无穷。

        但是仁德是朱高炽的人设,这些奸细中不少是大明的百姓,朱高炽下不了这条命令,朱棣可以下,但是会让皇帝留下污点。

        这个黑锅刑部不敢背的话,他姚广孝来背。

        任何皇帝都希望身边有这样的一个大臣。

        朱瞻墡为姚广孝倒了一杯茶:“大师辛苦了。”

        “殿下也辛苦了。”

        两人举杯,互相行礼。

        楚儿在边上伺候,听到了所有的话,待到姚广孝走了之后和小生念叨了起来:“这位大师太狠了,一下子杀了上百人,其中不少还是我们大明的女人和小孩。”

        小生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话不能乱说,你且切记,以后殿下与大师等人的谈话,你在边上伺候听到就听到了,但是绝对不能和别人说,更不能当闲话乱传,不然你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楚儿受惊:“殿下才不是那样的人,桑语常聊些后宫闲话殿下也从来没有责怪过。”

        “那能一样吗?桑语聊的是不痛不痒的闲话,你方才说的东西是可以砍头的,你是殿下的贴身丫鬟,若是管不牢嘴巴,殿下一定换了你。”

        “知道了知道了。”楚儿有些不耐烦。

        小生叹了口气提醒:“哎,咱们殿下可不是以前的殿下,你听到的消息也不是以前那些无用的消息,有些事情若是泄露了对所有人都不利。”

        “明白了,你怎么和个老头子一样啰嗦。”

        小生看向了黑衣宰相姚广孝的身影,喃喃的说:“做臣子做到这份上,也算是极致了。”

        “刚才殿下他们说有一个貌美女子是女真奸细,不知道是不是混入某位高官的府上了,是不是要严查啊。”小宫女没有姚广孝这般心思。

        “不知道。”

        楚儿继续天真发言:“大官们都位高权重,什么没见过,难道还有人会被小姑娘迷住?这得有多美?这得有多色?”

        ……

        顺天府外,一队留着长辫子的外族人正在缓缓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