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在线阅读 - 第94章 生计

第94章 生计

        “陈总兵,曹府上下估计还有些事情需要你处理,我自己去各处商行看看就好了。”

        “无事,我人到了此处就好了,其他的事情陈栩会处理好。”

        显然陈瑄对于自己妹妹的能力十分有自信,自己只要出现让曹家的人知道陈栩有这个靠山就好了,真的插手进去反而引得流言蜚语。

        见到曹新月也在这里,    陈瑄有些诧异但是没有多问。

        “明日我们乔装打扮一下出去吧,主要是陈总兵,外头认识我的人少,我没关系。”

        “明白。”

        第二天,曹府的门口,陈瑄换了一件常服,    贴了一点胡子做伪装,    这年代只要不是熟悉的人,    做些伪装基本上就难以认出,毕竟没有照片,没有视频。

        只是没想到曹夫人带着曹新月也走了过来,曹夫人仍然穿着丧服,曹新月确实穿着普通的素色衣服。

        “五殿下。”陈栩恭敬的行礼。

        “夫人,不必多礼了。”

        “听闻殿下要去走访湖州府的商行,新月平常调皮,却也熟悉各处,让新月给您带路吧。”

        “夫人,这样不好吧。”

        “新月,去给五殿下带路吧。”朱瞻墡没有明确的拒绝,陈栩就强行让曹新月去带路,陈瑄没有阻止,朱瞻墡也就算了。

        女儿出去了,陈栩也好花上全部心力来对付等会族老长辈们的刁难,丈夫刚下葬,家产的争夺从昨晚就吵的不可开交了,估计这段时间都不得安宁,    让女儿找机会出去避避也好。

        当然也是存了让女儿与皇孙多接触的心态。

        朱瞻墡今日让楚儿小生杨松还有两个护卫跟着,皇孙出行必要的要全措施还是得有。

        “走吧,你路熟,带我们去最近的集市先看看吧。”

        曹新月换了身丫鬟的装束,带着几人前行。

        “湖州府的最大的生丝布料交易集市是江南布料市场。”一边走一边曹新月介绍了目的地。

        陈瑄接过了话茬:“江南布料市场超过六成的摊位是曹家的,还有两层是湖州府另外一个大家族李家,其余是小商贩们的。”

        “哦?我们家有这么多摊位吗?”曹新月诧异。

        朱瞻墡和陈瑄两人都无语了,这丫头是真的心大,估计是她父母对她保护的太好了。

        来到江南布料市场,远远的就能瞧见其繁华程度,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走到里面更是热闹非凡。

        湖丝的产量大,销路也大,每天来做生意的人极多。

        曹家仅仅靠着租借这些摊位每年就有一笔巨额的费用。

        粮票已经流入的布匹交易的市场,湖州府的工商银行也已经开业了,赵全的办事效率非常快,应天府的工商银行做的不错,马上就在湖州府,苏州府,杭州府三个地方开了分号。

        这些地方经商的人多,    用现代的话说就是个体工商户多,    工商银行一开就有用,在朝廷示意下,低息贷款给这些个体工商户,让他们用来租商铺,做生意。

        陈瑄对于银行赞赏有加:“殿下关于银行的想法,确实厉害,粮票也是。”

        曹新月满脸的惊讶:“银行和粮票是你做的?”

        “不准确,我出的想法,稍微参与了一点。”

        忽然间朱瞻墡在她心里面的形象就高大了一些,她爹一个月前拿着粮票说这东西比宝钞好对了,对后来的银行也是赞赏有加,敏锐的觉得朝廷是要刺激商贸。

        本想大干一场,没想到暴病而亡。

        “真是你做的?”曹新月不敢置信的再问了一边。

        “新月,不得对五殿下无礼。”

        “是新月失礼了,大舅舅,五殿下莫怪。”曹新月低声下气的说

        朱瞻墡看了一圈然后问陈瑄:“陈总兵,这些生丝交易是否都记录在案。”

        登记在案,交易运输就得交税,有摊位的稍微好一点,基本得记录上,毕竟东西摊位在那里,不交也得交,没有摊位的零散拿货的个体商人基本上就免了这一道。

        按照现代的做法,个体工商户有税款减免,这也是为了刺激商贸做法,只是这做法在大明,在目前肯定是做不了。

        陈瑄说:“个人商贩,经商不易。”

        情况他知道,只要不严重也没有过于严苛的惩罚,若是完全按照法令,这些商贩一个都做不了生意。

        陈瑄非迂腐之人,只是不明白朱瞻墡的意思,只能旁敲侧击的说一些话。

        望着那些忙碌的人,朱瞻墡说:“姚广孝大师曾于我言,他以前是个小乞丐,当了和尚才有了生计,但他至今不信佛。”

        陈瑄对朱瞻墡的话丈二的和尚摸不着脑袋,不知道朱瞻墡为何扯出这样一段话。

        “他虽不信佛,但是头点戒疤,身挂佛珠,陈总兵可知为何?”

        “为何?”

        “为求一份生计,大师尚且如此,市井百姓更是如此,大家都是为了谋一份生计罢了。”

        “殿下……”陈瑄无言可答。

        倒是曹新月好奇的打断了朱瞻墡的感慨:“殿下,你说的那个大师作为和尚真的不信佛?”

        “额,他自己是这么说的。”

        “看来宫里的和尚和我们这地方的和尚一个样,我家中请来给父亲超度的和尚也是个假和尚。”

        “怎么说?”

        “前天我瞧见他偷偷吃肉了。”

        陈瑄敲了敲小丫头的脑袋,朱瞻墡无奈一笑:“谋一份生计,不磕碜,就是这事别和你母亲还有族中长辈说了。”

        绝大多数的普通人活一辈子也就是为了一份生计,稍微好点的能留子孙一份手艺或几亩良田,人生已是不易,若是战火一烧,又是民不聊生。

        “陈总兵,保障底层百姓的生计是重中之重,可否请人去请一些织布的抽丝的工匠来府上,还有派人去郑和那里请一个叫做张三的工匠,让他带些人手过来。”

        “殿下,这是要做什么?”陈瑄颇为不解。

        “蒸汽船可以提升运载能力和运输速度,同时提升各类产品的产量也非常的重要。”

        “殿下您是想要将生产环节也用蒸汽机来取代吗?”

        朱瞻墡点了点头:“机械化发展,提升国民生产力,还有去通报张三的时候让他开蒸汽船来,小的就行。”

        “这又是为何?”

        “炫耀一下。”

        人类有三个刚需,吃饭,装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