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在线阅读 - 第52章 四大行和铁饭碗

第52章 四大行和铁饭碗

        听着朱瞻墡关于四大行的分解,赵全已然人都傻了,按照朱瞻墡这搞法,他们的钱庄哪里还有活路。

        “大明经济银行针对士大夫以及勋贵阶级,针对国家的发展以及将来对外的经济活动。”

        “农业银行针对农民,针对农业放贷,鼓励大规模农业发展,低息借贷,以粮换贷。”

        “工商银行针对工业和商业,要办工坊的,要开门面的都可以来这个银行。”

        “建设银行针对基础建设,比如郑和大人的蒸汽机做好要修路,可以借贷给承包修路的人。”

        朱瞻墡一口气将四大行说了个大概,四大行如果发展的好可以涵盖所有的现在几乎所有的产业,只要能够达到条件都能借贷存储。

        朝廷出马全方位覆盖,外头的钱庄基本上没什么生路了。

        朱瞻基也被朱瞻墡的话震惊了,这些之前可没和他说过,朱瞻墡也无奈今天才想起来,又是硬抄的一天。

        “殿下此番想法,可与陛下说过了。”赵全小心翼翼的问。

        “今天看了江家钱庄想到的,还没来得及说,等今日回宫之后和大哥整理一下再上报皇爷爷。”

        赵全看了一眼朱高燧,朱高燧眼神复杂,他也不知道这些东西的具体意思,毕竟他不经营钱庄。

        赵全异常恭敬的说:“三位殿下,您们找草民,若有想问的就尽管问,草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朱瞻墡见赵全的态度完全不一样了,之前虽然恭敬但是远不如现在这般老实,之前是虚的,那些夸赞的,奉承的都是场面话而已。

        朱瞻墡和朱瞻基接下来问了他很多关于民间借贷的问题,赵全这下也是毫无隐瞒全部说了出来,其中包含了他自己的见解和经历。

        如何放贷,如何收款,怎么样的利息,库存金银在何种程度可以借贷出去,方方面面,能够将江家钱庄经营到这个规模的人自然不会是个没本事的富家翁而已。

        朱瞻基和朱瞻墡对于他的倾囊相告非常的满意,临近傍晚的时候一行人才准备离开。

        “赵掌柜是个能人,希望以后还能得到赵掌柜的帮助。”

        “五殿下言重了,赵全不敢当。”

        一行人离开,朱高燧却留了下来,阴着脸和赵全回到后面的小院子。

        “赵全,瞻墡到底是什么意思,一下子说要招你去银行,一下子又没说了,下午问了一堆关于钱庄经营的事情,还要他那个什么什么银行到底是什么意思。”

        商业经营的事情朱高燧一窍不通,但是他也能感受到了赵全的态度变化。

        “王爷,咱们大明的商界要变天了。”

        “什么意思?”朱高燧更加不明白了。

        赵全解释着说:“根据五殿下所言,发行粮票,建立银行,国家统一存款和放贷的利率,等于是将现有的银钱规则重新规定,钱粮是商界的基础,当这两项重新规定后,整个商界都会随之变化。”

        朱高燧似懂非懂:“这两小毛孩要做这么大的事情?”他有些不敢置信。

        “两位殿下都是都非寻常人,特别是五殿下,仅仅几句便是千古未有之变局,心思细腻,想法流畅。”

        “那咱们怎么办?”江家钱庄可是给二爷三爷贡献了不少银钱。

        “王爷不必担心,听方才五殿下的意思,除了发放粮票和制定利率的大明中央银行,其他的银行会和各地的官府合作,将分号开下去,甚至所得银钱都是用于当地的建设,王爷您是有封地的。”

        赵全这句话就提醒了朱高燧,朱高燧准备先去和朱高煦商量一下。

        又送走了朱高燧,赵全挂在脸上的笑容终于褪去了,鹰顾狼视颇有凶狠之色。

        在权贵之间善于逢迎的人永远都将真实的自己隐藏着。

        “东家,方才那位五殿下开口招揽您似乎不像是玩笑话。”跟在赵全身边的心腹见人都散去了便开口问。

        赵全颇具深意的缓缓点头:“这位五殿下是个顶级的聪明人,不单单只是那四大行的想法,还有言语中的试探和不自觉间的消息透露。”

        心腹不是很明白的挠了挠头,赵全便拍了拍他的脑袋:“你要学的还多着呢,四大行若真的建立,各地的银行分号建立,你想想看得多少人参与其中?”

        “那可海了去了。”

        “是啊,银行要建立,要运行得有人做才行,难道朝廷能大批应征官员来成为银行的运行者吗?不可能的。”

        赵全的心腹小弟也是个聪明的人,一点就通:“哦,那么说来朝廷得招很多人,而有经验者肯定优先,咱们这些钱庄的人肯定会被朝廷征召。”

        “是啊,这是必然的,所以五殿下说的要让我去银行也不是随口胡说的,他在说实话,只是不是一句简单的话我就可以去了,他还要看我的能力。”

        “但是东家,咱们江家钱庄如此大的产业,难道您不要了。”

        赵全苦笑了一声:“是我不要吗?是江河滚滚而来,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阿当。”赵全喊了一声心腹小弟的名字。

        “东家。”

        “若是去了朝廷的银行,虽然我不是官身,但是在朝廷内,若真能往上爬,保不定将来见了那些三品大员也不用卑躬屈膝,哪用如现在这般,随便来个芝麻绿豆大小的官都得小心伺候着。”

        人么,没钱想钱,有钱想权,没钱有钱都好色。

        敏锐的商业嗅觉让赵全知道这或许是他的一个机会,从小山村里面打拼出来的男人是不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不管能否成功,这个成功后阶级跨越的诱惑就值得他压上一切去赌,或许这就是他这辈子唯一的机会。

        “阿当,若果朝廷的铁饭碗放在面前,你说钱庄的这些人还会留在钱庄不去朝廷的银行吗?”

        阿当思考了一下:“应该……不会吧。”

        “是肯定不会,这就是我说的江河滚滚而来,两位殿下所想之事已然有了大概的规划,并且设想可行,于国有利,他们的身份,陛下的支持,这件事情势在必行,我能做的就是在这次的滚滚洪流中想办法搭上那艘乘风破浪的大船。”

        “那东家,我们怎么做呢?”

        “帮我去喊另外两位东家,我要将我毕生所学付诸纸上,并且将对于银行实行的一些想法都写下来,呈给两位殿下,献策效忠。”

        优秀的商人在利益面前可以快速的转换行为,逐利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