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在线阅读 - 第49章 最大的

第49章 最大的

        当天朱瞻墡等人离开之后,朱高煦意犹未尽,让属下的人接着军训了四五遍给他自己看,满足了汉王爷的虚荣心。

        每次一喊报告汉王,那种感觉,贼爽。

        刚回到皇宫的朱瞻墡就被等候许久的朱瞻基派来的太监带到了朱瞻基的院子。

        朱瞻基一脸激动的说:“瞻墡,粮票的情况出乎预料的好,我已经征得皇爷爷的同意创立银行了,夏尚书将会全力配合我们来做这件事情。”

        一旦银行成立,粮票将会被推向世面,只要粮票能够替代宝钞,并且如果在民间流动良好,朱瞻基和户部的这些人算是立了大功。

        朱瞻基主要是在群臣面前露脸,毕竟他的位置赏无可赏,作为皇帝又得让群臣和百姓知道他对于自己的孙子可没偏心。

        但是朱瞻基将来是要当皇帝的,他不需要这些赏赐,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能力比较重要。

        马巷等户部官员可不一样,事情成了,少说官升两级,几人的官位本来也不高,连升三级都是有可能的。

        银行落地的那一天就是粮票发行之日。

        朱瞻墡却给了一个不同的意见:“大哥,要做银行或许我们得找一下外头做钱庄的商人来聊聊。”

        “和他们有什么好聊的。”朱瞻基依旧是从心底里不喜欢商人,特别是这种玩弄钱权之术的商人。

        人心里的成见是一座大山,它就在那里永远不变。

        这个年代的朱瞻基等人接受的教育就决定他们是贵,外头那些商人是贱。

        朱瞻墡坚持:“银行需要有的不单单是发行粮票的功能,借贷功能同样重要。”

        难得见到寻常懒散的朱瞻墡如此坚持,而且因为之前朱瞻墡的每一条意见都非常有用,所以朱瞻基心里也打鼓,看向了夏原吉。

        “过两天我去寻一些外头钱庄的老板来给五殿下和太孙看看。”

        “不,大哥,你我乔装一下,去外头看看吧。”

        “去外头?”

        “恩,我们去看看,实地看看百姓们的需求。”

        朱瞻墡思考了一下,微服私访,体恤民情说出去群臣也会赞赏,他便点了点头:“明日我与父皇商量一下,咱们看看什么时候出宫。”

        “到时候或还得劳烦夏大人派了解应天府的人跟着我们。”

        “臣明日便为太孙殿下和五殿下安排好人。”夏原吉做事一直以来不拖泥带水,粮票的事情全力配合,知人善用,这也是朱棣喜欢他的原因。

        今天的讨论早早的就结束了,朱瞻基最近晚上是越来越早结束工作了,毕竟现在他回房之后晚上的工作量还是不少的。

        朱瞻墡回去的时候正好见到了胡善围,此时的胡善围有些疲乏,愁容都在脸上。

        “胡尚宫,怎么今日如此乏累?”

        胡善围微微屈身行礼:“五殿下,近日来为太孙选妃,太子又办了金刀大赛,所以事物繁忙了些,若是面容不佳冲撞了殿下,还望殿下莫怪。”

        金刀大赛是选厨子的,自己的胖爹喜欢吃的,这活动是他主办的。

        “胡尚宫辛苦了,楚儿等会将二叔送给我的燕窝拿来送给胡尚宫。”

        “殿下这可使不得。”

        “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件,宫里大小事务得胡尚宫费心,燕窝滋补,胡尚宫不要推迟了。”

        朱瞻墡可不想累坏了自己的胡阿姨。

        胡尚宫微微笑着行礼:“善围多谢殿下。”

        瞧着胡善围这每日的奔波,甚是辛苦,毕竟普通的事情不用她跑,但是后宫贵人那边有事情或者有紧要消息都得她去,也是为了稳固自己的位置,胡善围都自己亲力亲为。

        朱瞻墡忽然想到了电话机,要是能在皇宫里面按电话,自己的胡阿姨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只是现在没时间,事情得一件件做,等到自己将银行和粮票的事情告一段落就来为我的胡阿姨排忧解难。

        第二日清晨,应天府的温度还在下降,入了秋之后身上那些麻烦的衣服倒是起到了保暖的效果。

        今天穿的是民间的衣服,简单,但是反倒比较舒服。

        朱瞻基就算是穿了一身普通的衣服面如冠玉的少年依旧风度翩翩。

        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当然朱瞻墡自己也不差,同个娘胎里出来的,自己的五官和朱瞻基还是比较相似的,自己哥三长得都是不差的。

        “大哥,五弟。”正在想着三哥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已经穿好了一身普通衣服的三个朱瞻墉也出现了。

        “三哥,你怎么来了。”

        朱瞻墡拍了拍朱瞻墉的肩膀:“母亲说咱们三个是亲兄弟,也得带着瞻墉一起看看学学。”

        太子妃这是怕朱瞻基和朱瞻墡太出色自家三兄弟就落下个朱瞻墉,怕他心里不是滋味。

        路上朱瞻墡闲聊的问三哥:“三哥你上次选去的两个丫鬟怎么样?”

        “吃苦耐劳,脾气很好。”

        果然胸怀宽广的女人脾气一般都不错。

        朱瞻基听说了三弟选丫鬟的事情,那事情可是在宫内传了不少时间,气的朱高炽狠狠责罚了一顿,但是仍旧堵不住悠悠众口,宫女太监们时常还会聊起来。

        “三弟以后做事不可那般不计形式,要多思量,谨言慎行。”

        “明白了大哥,下次我就和瞻墡一样,用眼睛看就好了,不上手。”

        皇宫内院是怎么养出这么个耿直汉子的,这脾气秉性实在是想不出到底是像谁,若不是出于对自己母亲的信任,朱瞻墡都要怀疑三哥是不是他亲兄弟了。

        他爹没怀疑,他也不好意去提。

        三位殿下出宫,为了避免引人注目就只带着一个女官,就是朱瞻基的童养媳孙若微,护卫带了三个,同时户部派来的马巷和王伯通也在身边。

        马巷领路:“三位殿下,我给你们先介绍一下应天府内的几大钱庄。”

        “江家钱庄,这是江浙一带商人们联合起来组成的,许多江浙一带的豪绅们都将钱财存在其内,也是现在应天府内最大的钱庄。”

        “顺天票庄,这是顺天府最大的钱庄在应天府开的分号,北方的人喜欢将钱放在里面。”

        “钱氏当行,典当起家的钱庄,后来做大了之后才做的钱庄,除了是钱庄也是应天府最大的典当行。”

        “三位殿下,我们先去哪?”

        “当然是最大的。”三哥朱瞻墉抢答了一波,三哥的不管做啥始终如一,要最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