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在线阅读 - 第23章 乱世之源还是济世之因

第23章 乱世之源还是济世之因

        “大师,您是要给我讲佛理吗?”朱瞻墡头都大起来了。

        “自然不是,公子不信佛,讲佛理有何用?”姚广孝明确的摇头,这让朱瞻墡松了一口气。

        姚广孝话锋一转:“贫僧只是好奇公子不信佛,信何物。”

        朱瞻墡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朱瞻墡信的事情跟他现在说也说不明白。

        思来想去换了一种说法:“大师,与其说信什么不如说我将来期望大明如何吧。”

        “公子请说。”

        “我说了大师莫觉得幼稚。”

        姚广孝笑着说:“公子但说无妨。”

        “天下大同。”

        姚广孝错愕:“公子信的是儒家仁道?”

        “不信,儒家繁文缛节过多,我并非笃行儒道,只是儒之尽头天下大同的理念甚好。”

        “贫僧明白了,公子其实什么都不信,只是外界理念与公子自己身想法重合而已,说来公子应该算是信自己。”

        细细品味一番姚广孝的话,朱瞻墡点了点头:“大师说的在理。”

        “哈哈哈哈,公子倒是与贫僧同路人。”

        大笑中姚广孝便举起杯来:“公子,贫僧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一饮而下,姚广孝甚是高兴:“听闻公子在做一个叫做蒸汽机的东西。”

        “是的,明天我会出去郑和大人府上一趟,看看做的怎么样了。”

        “公子是极聪明的人,将来一定是太子和太孙的左膀右臂。”

        说完姚广孝仔细认真的看着朱瞻墡,不放过他面部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身上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

        “帮爹和大哥自然是应当的,就怕爹和大哥嫌我性格差,碍事。”

        姚广孝站起身来:“公子大可放心,太子和太孙皆是圣明之人,既有容人之量又有仁慈之心。”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姚广孝便起身要走了。

        临走又问:“公子,若是不嫌弃,可拜贫僧为师,当然在外人面前是师徒,实际你我二人平辈相处便好了。”

        “那可万万不敢,大师与皇爷爷是同辈的,我怎敢僭越,至于拜师,多谢大师好意了,我并无出家的打算,还打算多娶几个老婆呢。”

        姚广孝大笑着作别。

        朱瞻墡从始至终不知道最开始姚广孝想要问的那个冒昧的问题是什么。

        小生关上了院门,小声的提醒道:“公子,听闻姚广孝大师除了是太子少师之外,现在陛下也让他教导太孙殿下。”

        “恩,知道了。”

        朱瞻墡的眼神复杂,他并不想过多的掺和在皇家事情之内,但是他的身份决定他必须得参与。

        他爱看史书,但凡涉及到皇家内院,那永远是黑暗不堪,甚至应该说污秽不堪。

        ……

        姚广孝趁着傍晚时分来到了朱棣这。

        “怎么样,朕的孙儿如何?”

        “五公子内秀早慧,聪明异于常人,心态成熟且善察人心,通世俗非死学之人,知儒学而不困于儒学,难得难得。”

        姚广孝的一番夸奖,朱棣却没有开心起来,反而阴下了脸来。

        两人相识这么多年了,姚广孝深知其心意,接着说:“陛下不必担忧,五公子于江山社稷无害。”

        “哦?如何说?”

        “五公子虽然聪慧异常,但是为人较为懒散,老衲精通望气之术,五公子无帝王心气。”

        朱棣则认为不然:“心气由心而生,观不准。”

        姚广孝笑着说:“陛下,当年你我初见之日,洪武皇帝派我随着陛下,我便观出了陛下的帝王心气,送了陛下一顶白帽子,最终也果然王带白帽。”

        朱棣沉思:“你如何确认的?”

        “这世上聪明的人不少,若五公子这般的或许凤毛麟角,但是仍旧还是有的,但是帝王心气需胸怀天下,万事社稷为先,也得有君临天下的霸王之气,五公子有胸怀天下的气势,但是无君临天下的霸王之气。”姚广孝非常笃定的说。

        “若说霸王之气,你当初说朕的三个儿子中,是高煦最为出众。”

        姚广孝点头:“太子仁,汉王霸,赵王狠,三者皆有其特点。”

        朱棣摆摆手,站起身踱步而走:“之前你说要见见瞻墡,怕的便是他是乱世之源,现在可以确定不是了?”

        “不是,五公子非乱世之源,当年我的师傅子阳子道长临终前,与我一同卜了一卦,卦算天下,大明当得盛世,只有两道玄气于其中,一道是乱世之源,一道是济世之因。”

        乱世之源当道则天下大乱,分崩离析,济世之因当道则为万世开太平。

        朱棣一直变深信消失的朱允炆便是乱世之源,费劲千方百计的寻找,也是为了从根源上将这乱世之因斩除。

        现在可以确定瞻墡不是乱世之源他也算松了口气,若朱瞻墡真的是乱世之源,哪怕只是可能性比较高,朱棣也会忍痛斩杀。

        毕竟在这个偌大的王朝面前,一个皇孙的生死并不重要。

        “五公子或是济世之因。”

        “当真?”朱棣闻言大喜但是马上又陷入了忧愁之中:“若他是济世之因那瞻基怎么办?”。

        “必须何必苦恼,太孙身上仁,霸,狠皆有,聪慧也不下五公子,依旧是最好的人选,老臣的卦中并未说明济世之因是将来的皇帝。”

        “哈哈。”朱棣豪放的大笑了起来:“还是你说的在理,”

        朱瞻墡不知道因为他的出现,倒是让他加胖爹的太子之位更加稳固了。

        历史上唯一一个因为儿子而皇位稳固的太子。

        姚广孝和朱棣两人若老友,聊完了朱瞻墡又聊起了永乐大典的事情。

        “大典如何了。”

        解缙、姚广孝奉命编修永乐大典。

        “回陛下,现修一万两千八十卷。”

        永乐大典成书于永乐六年,至今过去好些年了,但是成书的那年才三千多卷,这些年还在不断的往上加。

        朱棣要将永乐大典修成千古第一,作为得国不正的他,迫切的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文治武功一项都不能落下,永乐大典便是他在文这一项上最大的成就。

        所有编入永乐大典的书籍都得文人摘抄下来,浩浩荡荡三亿多字,就算是现代的用电脑打字的小说作者估计都得骂娘,这得打到猴年马月去,。

        就在朱棣和姚广孝谈论着自己恢弘的永乐大典之时,书架上一团黑影正带着怨恨的眼神盯着他的后背。

        似有所感的朱棣登时转头看去,却见后方空空如也。

        “陛下怎么了?”

        “没什么。”朱棣觉得是自己疑心病太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