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在线阅读 - 第13章 叔侄情更深

第13章 叔侄情更深

        “此事再商议,孩子们还得以学业为主。”

        朱棣首先拒绝了汉王的想法,然后让朱瞻墡先回去休息,朱瞻墡如获大赦回到床上倒头就睡。

        一睡到天亮,火急火燎的往学堂赶,但是还是迟到了,挨了几个手板子又得罚站。

        好在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倒是不用担心学业。

        没一会就到了有人过来,正是自家二叔,汉王朱高煦,他的身后跟着两个男孩,是自己的堂兄弟,汉王世子朱瞻壑和次子朱瞻圻。

        朱瞻壑与朱高煦的面相大不同,朱高煦英武但是世子瘦弱,他比朱瞻基小了一岁,至于次子朱瞻圻和朱高煦是历史上有名的“父贤子孝”可称楷模。

        朱瞻圻与朱瞻墡同岁,朱瞻墡略微大他两月所以是他堂兄。

        汉王带着自家两个孩子走了过来,看到在门口罚站的朱瞻墡心情大爽。

        “呦,瞻墡怎么不进去上课?”朱高煦明知故问。

        “知道二叔要来,特地来迎的。”

        朱高煦啧啧两声:“啧啧,你们一家子嘴都硬。”

        “二叔,您和我也是一家子。”

        朱高煦呵呵笑着:“瞻墡啊,昨晚本来老爷子都已经说了不让你去警卫司了,但是太子爷又说让你跟着我,以后咱们可不仅仅是叔侄,还是同僚了。”

        朱瞻墡脸都黑了,不知道自己的胖爹怎么想的,到了朱高煦的手上还能落的了好?

        略过了朱瞻墡,朱高煦带着两个儿子进去,朱瞻墡在门口偷听知道了原来是昨晚朱棣忽然想到现在几兄弟的孩子都是分开上学的,便来了想法说一起上学,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终究不一样。

        今日一早朱高煦就带着孩子来了,对两个儿子的嘱咐就是万一打起来不能输。

        三叔朱高燧因为长子早夭,次子才一岁多所以没有来。

        将两个儿子放了进去,朱高煦走出了学堂,然后对着教书的先生说:“先生,这小子不听话,我替你教训一番。”

        说罢伸手将朱瞻墡的耳朵揪了起来,拉着往外走。

        “二叔,痛,痛。”

        军旅中人下手没个轻重,当然也可能是故意重一点让朱瞻墡痛一下。

        带着他到了花园里,这里人少,楚儿和小生看着自家主子但是却都不敢出手营救,朱高煦瞪了两人一眼:“别过来,我有事情和这小子说。”

        此处安静,朱高煦语气并不好的说:“小子,小小年纪怎么会到老爷子那里去告状,害我得去做那啥警卫司,做得罪人的事。”

        “恭喜二叔。”

        “恭喜个屁!”朱高煦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朱瞻墡。

        朱瞻墡缓缓道来:“二叔,这对您是好事啊。”

        “好?好在什么地方?去给勋贵们将府兵削了,人还不得跳起来和我拼命,到时候皇帝面前全是参我的奏折。”

        “二叔,您不能只看一面啊。”朱瞻墡察觉出了朱高煦并没有真的生气,估计是自己回去之后皇帝许了不少好处。

        朱高煦坐在石头上:“那你说说看哪一面?”

        “二叔,一方面这些府兵全在您手上,算下来可能几千人的军队,这可不是小队伍了。”

        “我带兵打仗都是以万计,几千人还都是府兵算什么?”

        “二叔,我听说去年漠北忽兰忽失温大战之后北方游牧民族皆臣服,短时间内也无大战了,二叔难道想要带兵领防边关?那可都是苦活累活。”

        朱高煦颇为错愕,眼前这小子想的倒是挺多的,但是面色依旧不悦的说:“做这个警卫司难道比领防边关就好些?”

        “当然好些,若能成功,勋贵们都得问您租兵,皇爷爷那边又有补贴,又赚钱又赚名,两全其美。”

        “说的轻松,早上我出门的时候碰到了刚回朝的英国公,稍微提了两句,人家直接扭头就走。”朱高煦叹气。

        “二叔,方向错了,国公一级薪俸又足,本身实力又强,何须裁剪府兵,用的都是自己信得过的手下,甚至都是军中挑出来的好手谁愿意换呢?”

        “那你说该如何做。”

        朱高煦的真实目的总算是问出来了,因为事情是朱瞻墡想的,这小子鬼主意多,他就想着问问看这小子的计划。

        朱瞻墡眼珠子一转:“二叔,我年纪小,懂的少,我是您的下属全听您的。”

        “你小子,不见兔子不撒鹰。”朱高煦笑了起来:“昨晚陛下同意了你的想法,若是警卫司能有收入,收入为百则分你三。”

        “百分之三,可以可以,二叔您是多少。”

        “何为百分之三?”

        “总为百,我拿三就是百分之三。”

        朱高煦念叨着百分之三:“这个说法颇为简练,我百分之十。”

        “余下的呢?”

        “你猜是谁的?”

        朱瞻墡和朱高煦相视一笑没有接着说这件事情,朱高煦马上换了话风:“快说有什么办法?”

        “二叔,先从伯爵府开始,特别是那些入不敷出的伯爵府。”

        “找软柿子捏,你小子够狠的。”

        朱瞻墡无奈的叹气:“二叔,不是要您威胁或者强行的做,而是这些入不敷出的伯爵府本身养着府兵就是巨大的负担,就是为了门面别让人瞧不起自己。”

        这样的人不多,但是也算少,特别是洪武一朝留下的老勋贵,老子打的天下,子孙可不一定有能力,没本事的但是过惯了奢侈的生活只得变卖祖产。

        “二叔您找这些人先去谈,将他们的府兵收编,择其优者收录,军事化管理,全都当成军队一样的训练,然后让他们来您这里租府兵看家护院,他们不用付出薪俸只需要付租金而已,减少了他们的负担。”

        朱高煦想了想觉得可行:“但是只是租赁府兵真的能赚到钱吗?”

        “租赁只是一部分收入,二叔您执行军事化管理,这就是一支上千人的城防卫队还有不少退伍老兵,皇爷爷那边不得拨款吗?偶尔执行一部分的城内聚会防护事宜,比如哪家大酒楼开业了去护卫站个场子,某位外国使臣在城内的安全保卫,不都是赚钱。”

        “你小子脑子果然还是好用。”朱高煦激动的打了一下朱瞻墡的脑袋。

        “二叔,好用的脑袋也经不住您这样打啊。”

        朱高煦讪讪一笑:“诚然你说的那样的伯爵或许可以收编,但是有权有官位的公侯可不差这点钱。”

        “不差归不差,能省为什么不省?而且咱们将警卫司分类别,一品二品三品这样,然后穿的都是统一的锦衣军服,拿的都是让人专门打造的刀具,就不说别的往那一站就是面子,那些国公谁能拒绝在自己寿宴院内站着上百号禁卫替他守着,还是皇帝陛下的特许的警卫司租的不超编制。”

        “话说二叔,您寿宴快到了吧。”

        朱瞻墡这一连串的连珠炮,给朱高炽画了一个大饼,朱高炽不由的对于警卫司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接下来又聊了一下,朱瞻墡还说得给警卫司配备马车,如果有人要租,那就是上门服务,陪着七八个警卫,气势必须上来。

        不知不觉聊到了傍晚,学堂都结束了。

        “小子,你不错,警卫司能搞,哈哈哈,不过你小子以后不准在皇帝面前告我状。”

        “侄子不敢。”

        “你小子表面恭顺,满脑子的怪点子,一肚子也不知是好水还是坏水。”

        朱瞻墡行礼恭敬的说:“回二叔,都是好水,坏水得拉肚子。”

        朱高煦笑得灿烂,却又小声的说:“小子,上次我和你说藩王的薪俸不够用,我是藩王但是你小子将来可不一定只得做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