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蒸汽大明:别再叫我监国了在线阅读 - 第9章 检阅士兵

第9章 检阅士兵

        应天府的西郊,夏日炎炎,翠山青柳叠嶂,红花绿草丛生,南方的夏天潮湿炎热,应天府水气又足,没一会就一身的汗了。

        顶着火热的日头,穿着暗红色的飞鱼服,朱瞻墡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想不通古代人怎么想的,这样的天气穿着短袖多好,偏偏里三层外三层的。

        今天是跟着朱棣来检阅将士的一天,朱瞻墡和自家三哥穿的都是新做的飞鱼服,精神气十足,不得不感叹明制汉服确实好看,现在有点理解现代的小姑娘为什么这么喜欢汉服了。

        换我我也喜欢,当然黑丝永远是朱瞻墡心里的白月光,心头好。

        当即许下宏愿,要这大明疆土人人皆可穿黑丝,当然是女人。

        西郊大营常备士兵五千人左右,在应天府的东西北三个方向各有一营,加上城内换防的军队,组成了应天府常备的军队,共两万人。

        朱瞻基陪在朱棣身边,朱瞻墉和朱瞻墡则是在朱高炽的身边,今天一同来的还有二叔汉王朱高煦,却独独不见三叔朱高燧。

        检阅士兵是由汉王带领的,汉王能征善战而且也喜欢混在军营之中,检阅的时候就下去亲自带队了。

        朱瞻墡看的昏昏欲睡,说着检阅其实就是士兵们模拟对战,操练武器,阵型变化,跟现在军队的操练比起来那可是差的远了。

        不论是整齐度,精气神都远远不及现代的军队。

        厚重的铠甲虽然威武但是会限制了士兵的行动。

        但是这些铠甲也是阅兵的一部分。

        因为虽然明朝有神机营但是装备并不够,依旧是冷兵器为主,这样的话铠甲之类的装备就很重要了。

        简单来说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打三个没有装备的士兵没什么问题,你砍人家没穿透甲就稍微有点痛,人家给你一刀你就嗝屁了。

        所以铠甲也成为了陛下要看的内容,甚至特地有展示环节。

        当然在场昏昏欲睡的不止朱瞻墡一人,还有他家胖爹,寻常的检阅他都是不参加的但是不知道为何这次检阅朱棣一定要拉上他。

        朱瞻墡怕热,胖爹更怕热,但是又不能失了太子的礼仪,后头宫女扇子都快扇飞起来了。

        好不容易撑到了检阅完成,朱棣大步流星的便走了过来,不上朝的时候他喜欢军营便装打扮,倒是更显得威武。

        见到朱棣过来,昏昏沉沉朱高炽忙行礼:“陛下……”

        朱棣扶住了他:“免了。”脸上挂着笑容显然甚是满意,伸手指着身后的军队:“怎么样太子爷,咱们大明的军队如何?”

        “父皇您可别这么叫。”朱高炽被朱棣叫了一声太子爷立马心虚了,恨不得退两步直接上车回宫。

        以朱高炽对自己的父亲了解,一般情况下他对自己都是没好脸色,时常严厉的敦促他减肥等事情,就算没事也能找事呵斥两句,典型的中国式父亲,不苟言笑。

        但是他真的对自己很客气的时候,面带笑容的时候,那就是麻烦事来了,一定是有很让他为难的事情需要他去做,不然不会这样。

        他宁可朱棣多骂两句,也不想听到朱棣笑呵呵的叫他太子爷。

        朱棣拉过了他,亲昵的搂着他的肩膀:“将士们,大明威武。”

        “大明威武,陛下威武。”

        声势震天响,朱高炽内心已经开始哀嚎了。

        “高炽啊,这些可都是百战精兵,你看那小子,现在做了千户,靖难的时候就跟着朕冲杀勇猛的很,还有那个他脸上的疤是被箭射中的,命大是个有福之人……”

        朱高炽行礼:“爹有事您说话,儿子没有不办的。”

        朱棣拍了拍他的肩膀拉着他进了军帐然后语重心长的说:“高炽啊,靖难至今十几年了,当年二十郎当岁的小伙子现在也三十四年岁了,行伍之人身上多伤病,年纪大了又不适合上战场再拼杀,当初都是刀里血里杀出来的,我就是不忍心他们晚年凄惨。”

        “陛下,朝中对于年老的,退伍的兵士皆有抚恤,根据其在军中职位分类,抚恤等级不同。”

        “高炽啊,朝中的抚恤朕自然是知道的,当下我大明国富民强,江南的富户甚至出钱免兵役,这样下去兵士数量不足,能征善战者也少了,将来万一瓦剌等地方犯边大明如何应对。”朱棣将事情讲的非常严重。

        朱高炽皱眉不语。

        朱棣乘胜追击:“北边来了消息,瓦剌又有些蠢蠢欲动了,朕打算明年亲征,同时兵部拨款增加兵士薪俸。”

        朱高炽扑通就跪了下来:“爹,朝廷真的拿不出这么多钱了。”委屈的像个两百多斤的胖子,眼眶瞬间就红了。

        在场只有自己的三个儿子和汉王,汉王忙兄友弟恭了起来扶住了朱高炽:“大哥,爹是和你商量事情,你这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做什么,让孩子们笑话了。”

        汉王自然是希望多拨款了,拨的多他拿的多。

        朱棣面露不悦,朱高炽苦着脸说:“养民生息,民富国强,陛下!!”

        “你的意思是朕残酷暴虐不让百姓休养生息。”

        汉王表面上义正言辞的维护自己的好大哥:“大哥绝无此意。”

        “大明边境军费历来充足,去年北伐之后瓦剌实力锐减,短时间内就算犯边,我边关将士定可守住,何劳陛下亲征。”朱高炽这次是不论如何要阻止朱棣,让他取消了御驾亲征的想法。

        皇帝御驾亲征比普通的出征至少增加两三成的费用。

        朱棣脸彻底黑了,此时好圣孙跳了出来:“皇爷爷,父亲不是不让出征,瓦剌小族现在根本不是咱们大明的对手。”

        “对对,父皇您大可多赏赏花观观景,大战的时候儿子去。”汉王拍了拍胸脯。

        朱棣的脸色依旧没有好转,冷眼瞧着朱高炽说:“亲征之事容后再议,瓦剌若敢犯我边境,必诛其灭其种,只防守不反击,当大明是那懦弱的徽宋不成?”

        “陛下息怒。”

        众人见状纷纷跪下。

        朱棣接着说:“兵部拨款增加兵士待遇一事不得拖延,挤不出来就从你东宫的俸禄里面扣。”

        说罢大袖一甩就走出了营帐,这难题彻底扔到了自己的大儿子头上。

        “大哥,我去劝劝父皇。”汉王一溜烟也跑了出去。

        朱瞻基扶起朱高炽:“父亲,我先去看看皇爷爷,今夜我与你一起想办法。”

        “去吧。”朱高炽挥了挥手。

        等到其他人走后,朱瞻墡走到了朱高炽的面前说:“父亲,儿子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