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噬天改命决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两情相悦,再生劫难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两情相悦,再生劫难

        自从周天的父亲去世后,周天的内心就再也没有这种被亲人如此看重的感觉,他看着手中的戒指,马上就要热泪盈眶,却看见台阶之下这么多人在,又收了回去。

        双手拱于前谢过之后,慢慢走到叶幽幽的身前。

        “幽幽,咱们终于走到今天,希望日后可以长相守,不相离。”

        周天虽然辞藻匮乏,但对幽幽的喜爱旁人看的一清二楚。

        幽幽将戒指缓慢接过,戴上的一瞬间,气海给她带来的冲击感如同一阵阵强大的风浪向她内心涌去,顿时浑身暖洋洋,面颊也变的红扑扑。

        她的一双硕大的眼睛,眨了眨看着周天那英俊的面庞,少女心彻底被俘获:“周天哥哥,自从和你相识,我就没有半点后悔过,也不曾有半点迟疑,嫁给你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事情,君若一生不弃,我便终生追随!”

        二人的话让其他人听见后,刹那间掌声如雷。

        经过热闹的奉酒之后,二人双双喝的微醺,看着习武场变成了满场的酒席,周天和幽幽的心中甚是喜悦,也很感恩,来到夫子的身边,看他与几位师兄们坐在一起,很有礼貌的说道:“夫子,各位师兄,你们喝好,我看幽幽已经醉了,这就回房间了。”

        苏星河趁着酒劲,在不远处的一桌看见后,踉跄的走了过来,显然已经喝醉,端着酒坛跑了过来。

        “十三!兄弟!来,不要着急入洞房,咱们今日不醉不归!来!”

        张慢慢与夫子一桌,看见苏星河有些喝大了,一把就将他手中的酒坛抢了过来。

        “你这小子,不能喝就别喝,人家十三今天大喜日子,你少添乱!”

        周天多年未喝过酒,但是看见大家伙都这么高兴,自己心中也很喜悦,于是拍了拍张慢慢的肩膀:“大师兄,老苏是我结拜的兄弟,喝点无妨!”

        随后接过酒坛一口喝了进去。

        正当张慢慢劝他少喝的同时,书院习武场的门口,走来了几个陌生人,在最后一排的宋暖暖觉得有些可疑,上前问道:“你们是?”

        由于夜色很深,两人又穿着暗沉的衣服,看不太清,于是宋暖暖又上前几步。

        “书院大喜,我们作为浩天阁的,当然要过来庆贺!”

        透过幽暗的月色,宋暖暖这回才算看清,这两人穿着一瞧就是浩天阁的暗探,面具甲胄的一身行头甚是打眼。

        宋暖暖刚要大声喊出来,却被其中一人掐住了脖子,谁知宋暖暖竟无法抵抗,二人的修为可见一斑。

        “姑娘别动,动就会死!”

        其中一人慢慢向前走去,由于书院内不管是书院弟子还是其他宗门的人,都差不多喝的伶仃大醉,并没有注意酒席的最后一排。

        二人挟持宋暖暖走到另一个桌子旁,看着他们喝的如此高兴,鬼魅的笑了笑:“敢问你们是哪个宗门的?”

        “哦,咦?看你打扮甲胄傍身,可是皇宫中人?”

        “哎?书院和皇宫中人关系密切有何奇怪?来来,咱们干一杯。”

        浩天阁的暗探看他们已经喝的完全认不出自己的身份,嗤笑道:“好,好,既然你们这么好客,那就让你们喝个够!”随后,将袖口中的短刀抽了出来,一扫而过,这个桌子上的人全部应声而倒,居然连一句嘶喊声都没有。

        宋暖暖的脖子被掐的发紫,看着此情此景又不能喊出声,只能另寻他法,看见桌子上的酒坛,顺手拎了起来,哐的一声砸向了掐住自己脖子的浩天阁暗探。

        哎呦喂!

        一声惨叫,这一砸,直接将他的脑袋开了瓢。

        周天五感俱佳,即使有些醉意,但一些敏感的声音还是难逃他的耳朵。

        他放下酒坛,向后方一瞧,定神仔细看了看:“夫子,好像不对,那两个人身穿甲胄,似乎是浩天阁的人!”

        张慢慢和关七七听见浩天阁三个字,立马从桌子旁站了起来,眯起眼睛一瞧,果然是浩天阁的暗探,居然和宋暖暖扭打在一起。

        “该死的浩天阁,就知道会出乱子,这么多其他宗门的人在,如果有什么闪失,怎么对天下人交代!

        说罢,关七七就要冲过去,可没曾想,华北北比他冲的还要快,直接一道影子穿了出去。

        眼看宋暖暖快要招架不住的时候,华北北反手就是两掌,速度之快如同闪电般。

        可让人惊愕的是,击中的这位暗探,丝毫没有躲开的意思,结结实实的挨了华北北的两掌,过后竟安然无恙。

        华北北愣住了,他明明已经催动了一半的气海,为何这个人却仍是纹丝不动。

        他站稳后,慢慢挺直腰身,看着面前此人,因为不是修气者,根本看不出他是什么境界,修为如何?

        “你就是书院老三?也不过如此,书院真是江郎才尽,大不如从前了。”

        这个暗探很是嚣张,说的话更是让华北北气愤不已,于是将腰间挂着的须龙长鞭拿了出来,指着此人恶狠狠的说道:“书院不是你这种小人所能诋毁的!”

        话音一落,举起长鞭打了过去。

        顿时月光变的更加模糊,身边的桌椅也被掀飞,其他人看在眼里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动手。

        关七七和张慢慢想出手,却被夫子拦着。

        “你们立即疏散其他宗门的人,不要让他们在书院内受伤。

        另一名暗探看见他的同伙在与华北北厮杀,趁机再次挟持了宋暖暖,一掌趁其不备就将宋暖暖打晕了过去。

        苏星河见状,拿出玄天无量尺就要去救。

        就在这时距离他们很近的白清河上去就是一拳打在了这个暗探的身上,按道理白清河这等修为的人,打出这一拳,就算是修为很高的修气者也会身受重伤,可让人惊愕的场面再次发生,这个暗探居然也没事。

        “都别动!”

        他再次掐着宋暖暖的脖子,随后厉声大喊:“都别动,如果你们敢动,我现在就将她的脖子掐断!”

        华北北还在与另外一个厮杀,听见他的叫喊,华北北马上收手,立马变的紧张起来。

        夫子和张慢慢也不敢随意出招。

        徐庆年见状走上前横眉冷对大声疾呼:“你们把她放了,不然休怪我不客气!”

        “呵呵,都说入书院,即登天,今天才发现,你们书院的人不过如此,呵呵,哈哈哈!”

        两个暗探幸灾乐祸的笑着,让人悲愤不已。

        周天看着他们俩的嘴脸,又想到今日是自己的大喜之日,居然被他们俩给搅黄了,一跃而起,跳到了他们身前。

        “放了师姐,不然定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周天的每句话都在咬牙切齿,不禁让身边其他宗门的人毛骨悚然,可对于他身边的两名暗探而言,不乏是一些恐吓之词。

        “周天是吧?答应我一个要求,我就放了你的师姐,我们几个也会自动消失,不用你提醒!”

        周天听他这话,就是想与自己比试罢了,为何还要做出这种事?

        “好,你说,什么事?只要不违背良心,不违背常理,不违背天下道义的事情,我都可以应你!”

        这两人仔细看了看周天笑道:“呵呵,你今天大喜,我就不难为你了,就是可怜我们的叶姑娘了,之前和我们合作的多亲密无间,现如今却沦落到与书院的弟子成婚,真是太可怜了!”

        二人的说话声很大,叶幽幽听见后,本来也对浩天阁深恶痛绝,听见他们如此诋毁自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说什么?”

        周天似乎看出点什么端倪,立马想阻止他们再说下去。

        “卑鄙小人,你们当真以为这种挑拨离间对我们有用?”周天霎时酒劲全无,头脑异常清醒。

        其中一人一直掐着宋暖暖的脖子,眼瞅宋暖暖的脸由一开始的红润变成了如今的发紫,表情极为痛苦。

        “周天,你是想让我继续说?还是继续让你师姐受罪呢?”

        周天双拳紧握,无奈的摇着头,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徐庆年一把将低头沉思的周天拽到了身后,并大声背对着叶幽幽说道:“叶姑娘,对不起,我们书院暂时骗了你,可目的就是想让你和少爷能顺利成婚,却没曾想如今遇到这种地步,你其实….”

        随后,徐庆年用最短的语句,最快的语速将所有事情,简单的向她陈述了一遍,叶幽幽听见后,整个人是发懵的,慢慢双膝跪在了地上,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僵硬,两行泪水顺着脸颊就流了下来!

        全身发抖的叶幽幽不停地自言自语:“是我害死了自己的父母,是我差点害了书院,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叶幽幽一边说着话,一边将身上的凤袍脱了下去,整个人又回到了神志不清的状态。

        周天担忧的看着她,又看着面前的师姐,一边是自己的妻子,一边是自己的同门,让他一时间也无法选择。

        幕苍苍看周天为难的样子,看着这两个暗探并不是一般常人,不能轻举妄动,随后说道:“十三!仅凭你自己内心去选,我想叶姑娘和你五师姐都不会怨你!”

        最后周天没有想得太多,眼底泛着血腥,厉声说道:“放了我师姐!你们随便说什么,我的妻子我明白,哪怕是再痛彻心扉的话,她也能承受!”

        本以为这两个暗探会用语言来刺激叶幽幽,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两名暗探中其中一人,双手举在胸前,轻轻饶了下手腕,突然叶幽幽的瞳孔变成了黑色。

        “不好!叶姑娘身上的傀儡术居然还没有被清除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