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八章 豪横

第二百四十八章 豪横

        管家周大怪舍不得老伙计的,可作为管家他若是留在庄子上,仕途就算是到头了,还得跟着大爷大奶奶身边才能出息。

        管家周大要变成周大管家,那就得努力,所以管家很有些进取心的。虽然不舍,还是跟着大爷大奶奶一起走了。

        一家人路过县衙的时候,特意去县尊府上拜见了姜二姐夫、姜二娘子。

        县尊大人昨日还对周澜迟来的拜见有些许微词,说是周澜持才傲物。

        今日看到周澜再次登门,去府城还要过来同自家儿子这个连襟告辞,心下就释然了,能够托大,可能因为觉得关心亲近,如此甚好呀。

        姜二姐夫形容有些狼狈,周澜也不好细问,还是隐晦的劝自家二姐夫,心思放在学习上些。

        姜二姐夫没好意思同小妹夫说自己的事情,

        只是耐心的把府城学院那边的事情说了七七八八,仔细的叮嘱这个小妹夫之后,周澜才依依告辞。

        周澜这边不好问,姜常喜那边看到耷拉着脸色的姜二娘子,那就没有什么不好开口的了。

        瞧着姜二娘子那副怨天怨地的模样,就来气:“你这什么意思,甩脸色给我看呢?”

        姜二娘子瞬间眼圈就红了。

        姜常喜心里就不太舒服,姜二当姑娘的时候,只有气别人的分,这怎么还委屈上了。

        对付她这个闺中姐妹的本事呢?怎么就让自己委屈了。

        扭头看向身边伺候的丫头婆子,脸色沉沉:“你家奶奶因何如此,你们就这么伺候人的。”

        姜二娘子身边的陪嫁都吓得跪地上了,谁都知道这位三姑娘不好招惹。

        有两个婆子却是没有跪下的,人家还对着姜常喜行礼:“回周大奶奶的话,我家奶奶今日休息的少了一些,没有什么精神。”

        姜常喜扫了一眼两个婆子,鼻子轻哼了一声,脚尖轻抬微踢了身边的圆凳,就看着圆凳滚了出去,擦着婆子的腿边滚到门口,然后圆凳坏掉了。

        这变故让两个婆子哎呦一声:“周大奶奶。”这声招呼里面有惊有怒。

        她们见识窄了,当真是没有见过如此这般豪横的当家主母。

        姜二娘子看着姜常喜这番做派,抽抽嘴角,心说,就知道这人撒出去,就收不住了。太凶残了。

        姜常喜不走心的说道:“对不住,是我失礼了,还得麻烦您二位去把那凳子给收拾出去。”

        婆子不动,身边又不是没有小丫头。她们熬到了如今的地位,可不是动手收拾杂物的。

        姜常喜:“您二位就是这样的规矩,在主子面前喧哗就算了。怎么还指使不动了吗,我倒要问问县尊夫人,府上的婆子竟然如此惫懒。”

        两个婆子赶紧去收拾那坏了的凳子,出屋的时候还不忘往他们家大奶奶那边扫一眼。

        姜常喜不高兴了,瞪一眼姜常仪:“丢人现眼。”

        姜常仪动动嘴,到底没有说出来什么,就是眼圈再次红了,还抽抽鼻子。

        姜常喜暴躁了:“有话就说。姜家祖母教导的规矩我确实不怎么看得上,可姜家祖母教导的规矩里面,没有一条是让小娘子出嫁以后忍气吞声的。”

        姜常仪:“你懂什么,你上面没有婆婆,长辈压着,你自然是怎么都舒坦的。”

        姜常喜:“我若是做事站得住礼数,上面就是压着什么我也无惧。”

        姜常仪瞬间就泪流满面:“我就知道,你也认为是我不对,是我规矩不好,可我才成亲才多久,又要让夫君认真读书,不许我坏了夫君的学业,又嫌弃我没有能够给夫君诞下一儿半女,怎么就会是我的错?”

        这话说的含忧带怨,可声音却是不大,显然还是顾及着身份呢。

        姜常喜黑着脸听完:“即便是如此,你耷拉着脸色,同二姐夫怄气有用吗。”

        姜常仪也就对着姜常喜才敢使脾气了,气呼呼的:“可我若是不同他怄气,屋里就有小娘要服侍了。”

        姜常喜彻底黑脸了:“二姐夫什么意思?”

        姜常仪:“他能什么意思,他嘴里说不愿意,可若是真的有小娘子红袖添香,他能不愿意吗?”

        说着趴到床上,捂着被子去哭了。可见对这事很是在意。

        姜常喜就有点心气不顺,姜二什么时候哭还要如此憋闷了。

        姜常喜:“我看你嫁人之后,并不快活,这样的日子不过也罢,收拾收拾,咱们回府。”

        姜常仪蹭的就坐起来了,眼泪都停在了腮边上:“回去,这样的理由回去,我会被祖母打死的。”

        然后扭着手上的帕子:“再说了,你二姐夫对我还是不错的。”

        姜常喜懒得看她,刚才哭的是谁:“没出息的东西。”

        直接招呼婆子:“收拾东西,给你家二娘子净面,我去同县尊夫人告辞。”

        姜常仪吓得拉着姜常喜:“你干嘛,姜家不会要被休回的小娘子的。”

        姜常喜没好气,你不长脑子,别人也不长脑子吗:“撒手。”

        姜常仪:“我不,我不哭了,我也不闹腾了,你快走你的吧。”

        姜常喜都不想同她废话,可惜姜常仪想要在这里过日子的心非常坚定,死活不撒手。

        顾不得哭了拉着姜常喜:“你懂什么呀,我就是,我就是心里难受,哎呀,我还是挺中意你二姐夫的。你别闹,不是谁人都同你一样有那么一个爹爹护着的,我这若是被休回去,我爹不见的能容下我。”

        姜常喜:“我就是那么莽撞的人吗?你见过我做事,不顾后果吗。”

        姜常仪点点头:“那倒是没有。”不过还是没有撒手:“我怕。”

        姜常喜:“你如此态度不明,你屋里的小娘早晚要进来的,你既然看着二姐夫还不错。你就愿意把自己喜欢的夫君,就这么分给别人。”

        姜常仪摇摇头,很肯定的回答:“不愿意。”

        姜常喜:“那就撒手,先同我回府,让他们知道你的态度。别让人以为你是个好拿捏的。”

        姜常仪有些犹豫不决:“如此不恭顺,能行吗。”

        姜常喜:“让你恭顺,不是让你没有主见,没有立场,任人拿捏,你既然嫁过来,好歹也是县尊府上的大奶奶,你将来那是要撑起家业的,难道县尊夫人就愿意看到你如此唯唯诺诺半点主见没有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