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国民好岳父

第二百四十六章 国民好岳父

        周澜频频点头,到底是小娘子,思量的多一些:“还是常喜想的周全。”

        姜常喜将这些都考虑进去了:“夫君也不用担心,点心对二嫂子家不实惠,二嫂子若是当真舍不得吃,也可以换成粮食的,总是有愿意给孩子买点零嘴的人家。”

        姜常喜:“咱们还礼,总是要兼顾一些,不然嫂子们出去唠嗑,听到不一样的回礼,那可就不好了。”

        这是人情世故,周澜的短板。出门在外姜常喜瞧出来了。所以同周澜说的很详细。

        周澜也知道自己的短板在哪里,爹在的时候,他是四品官员府上的郎君,交往的都是官宦子弟,而且那时候他还小,礼尚往来那些规矩,到了这里就有点不合适。

        然后就要说到自家娘亲,在人情往来很明显也就这样。再加上守孝三年,周澜觉得自己都脱节了。

        如今看到姜常喜行事,方才察觉出来,自己在这方面差了很多。

        不然守孝三年的时候,自己就该同族亲们走动起来的。

        即便是不能走动,可人情往来可以有的。

        这就是府里有一个女主人的重要性。

        姜常喜慢慢的说,仔细的讲,周澜学的也认真:“竟然是如此多的讲究,我们同窗之间就随意多了。”

        姜常喜就笑,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这世上就没有简单的事情。

        姜常喜:“夫君坦荡君子,为人赤诚,自然是怎么都好的。”

        可他们内眷走动的时候,姜常喜却要把那些家底摸个差不多的,不然会很失礼,或者让别人为难,当然了这些却是不用同周澜说道的。

        周澜脸色通红:“倒也没有那么坦荡,也不是那么赤诚,我也要考虑一些的。”

        姜常喜扑哧就笑了:“那是自然,这有什么不好说的,一群人出去玩的时候,总要考虑一下兜里银子的,不然那不是让人为难吗。”

        周澜频频点头:“极是”以后他要同媳妇学学,这种润物细无声的本事。

        周澜抬头看着姜常喜:“常喜,当真是贤内助,持家有道,聪慧非凡。”

        姜常喜那是有点飘的,不过低头就扫到被人抓住的手,这厮企图不明呀:“说就说,别动手。”

        周澜:“哪有,常喜你写了一晚上了,我帮你揉揉腕子”

        姜常喜抽抽嘴角,教了一晚上的人情世故,没见到他长进如何,可这摸小手,说情话的本事肉眼能见的长了:“夫君也很辛苦的,哪好意思的。”

        周澜拉着姜常喜不撒手:“你我夫妻,大奶奶太见外了。”

        姜常喜:“夫君若是不累就去读书吧,我见夫君回来之后,就懈怠了许多。先生可是说了,读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

        她可是规劝夫君上进的好内眷。若是公婆都在,肯定要夸奖她的。

        周澜:“哪里有退,我不过是缓一缓心神,明日要去府城读书了,认识新的同窗,我心下很是彷徨。”

        姜常喜可没有看出来彷徨,就看到一个眉眼斜飞,对着自己意图不轨,百般勾引的妖孽:“夫君呀,你当相信先生,相信你自己,放心,夫君到哪里都是让人喜欢的。”

        姜常喜那是百分百的耐心在安慰人的。

        结果就看到周澜羞羞涩涩的表示:“你也喜欢吗?”

        你看没说错吧,就是在对自己百般勾引。

        要不要脸,上来就问这个,好歹你先表白呀。

        姜常喜:“都嫁人了,不喜欢夫君还能喜欢别人吗。”

        周澜听到这话,总觉得有点不甘心:“咱们自幼定亲,嫁人之前,常喜可想过我是何等摸样。”

        说到这个话题,那真是泪眼婆娑,这辈子跳进去最大的坑。

        姜常喜忍不住吐槽:“不用想,我爹给我的画像上,夫君玉树临风,貌若潘安,说是神仙下凡也不不过如此。”

        周澜都傻眼了:“还有画像。”岳父大人什么时候给画的呀。

        姜常喜哼了一声,这辈子,被姜三老爷挖过最大的坑。

        说真的,嫁人的时候,姜常喜那是真的觉得,画像如此飘逸不凡,即便是失真也该有三分才对,所以嫁的很从容的。

        谁知道呢,他爹真的是大忽悠呀。最要紧的是,自己也不长脑子,周澜才多大,那画像,明显就不切实际。

        也怪自己色令智昏,脑子浆糊了。

        周澜羞涩的表示:“岳父大人太抬举我了,不过岳父大人眼光那是有的。”

        姜常喜必须承认,周澜长得真的不错,不过同他爹描述中的画像比较,那还是不是一个级别的。

        想到自己犯过的蠢,姜常喜就再次笑了一下。

        周澜感叹岳父大人的眼光不同凡响,特别有预见性:“我记忆中见到岳父大人,还是五六岁的时候。难得岳父大人竟然能够揣测出我长大后的形象。”

        姜常喜能说什么呀,承认自己被忽悠,那是很没有面子的,尤其是这忽悠的水准一点不高。

        姜常喜:“在我爹的口中,你就是神童。天上难找,地上难寻。”

        周澜更加羞涩了,原来岳父大人如此的看好他:“我去库房找一找,还有好酒呢,我让人给爹送过去。”

        连拉着姜常喜的手都放弃了,可见此时此刻,岳父大人在周澜心里的分量。

        姜常喜看着自己被撒开的手,略微失落,竟然没有岳父大人的两句虚假夸赞有魅力。

        喊住想要出门去库房的周澜:“天色太暗了去库房到底不方便,不如明日再找好了。”

        周澜抓抓头皮,人还是很羞涩的:“对呀,看我太冒失了。”

        姜常喜肯定的说道:“不,你是太感动了。”

        周澜抿嘴慢慢的扯开唇角,露出来八颗雪白的牙齿:“岳父大人同我爹的情谊,让我向往。”

        岳父大人对他的情谊,那更是让他感怀在心。

        姜常喜:“向往的话可以,学就不要学了,认真的同你说,什么样的好郎君,好姑娘,都不许你给孩子定娃娃亲。”

        指腹为婚什么的,姜常喜那真是敬谢不敏。这事,必须提前同周澜掰扯清楚。

        周澜听到这话,面色凝重:“你对咱们的亲事不满意,还是你有心仪之人。”这问题太严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