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此消彼长(下)

第五十六章 此消彼长(下)

        四目相对,阿曼看着沅藏香捧在掌心的鳞贝链,寻得鳞贝内散发赤光的半颗莲子,恍惚间脑中闪过无数画面。

        一个个残缺不全,如一片片碎裂晶片,抨击阿曼体内落下的禁术封印,搅得阿曼眉心发疼间用力一拍脑袋。

        “啪”一声,吓得沅藏香双眸一眨,见阿曼眼珠渐变赤红,心下一沉,赶紧取下鳞贝链送到阿曼眼前,不死心道。

        “你...你知道这半颗莲子对不对!”

        “我...”

        “这半颗莲子是我爹爹临终前交给我的,他说天花乱坠地涌金莲,脚踏天花者便是懂此物之人,而此莲...”

        沅藏香越往下说,阿曼头就越昏沉,以至沅藏香再言“莲子”时阿曼再也压不住头疼欲裂,断言一吼。

        “够了!”

        阿曼赤瞳一瞪,怵得沅藏香猛一闭嘴,一副惊弓之相令阿曼银牙一咬,垂首掩去脑中浑噩,沉了口气道。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其实阿曼不是没感觉,正是因为她有感觉,她才会选择掩盖,就像仪庄幻境内银发男子那一声“曼嬅”的愤怒。

        或是香曲妖毒发作时唤她“城主”的质问,两者之言,她听在耳中,明明有所感知,可静心一想却又迷茫万千。

        如深陷迷雾,无法拨云见日,她是魔族少主,从小生于天爻宗,由老魔君一手带大,这一点宗内无人不知。

        可银发男子与香曲所言,事关百年前消失的月煌城主,而月煌城主曼嬅与重剑第一层封印“魔魂”关联甚深。

        眼下所有线索反指于她,令阿曼想起父君死前的托宗夙愿,以及宴上与叶悔对视的灵魂共鸣,下意识看了眼灵柩。

        半晌,阿曼深吸缓呼藏下疑虑,抬眸看向沅藏香,觅得沅藏香眼底落寞,念及沅藏香话中“爹爹”,呡了呡唇道。

        “你...”

        言语间阿曼晃过沅藏香手中鳞贝链,忽的一愣,一见鳞贝上如同古竹苓和落葵的半月纹耀,反射一问。

        “这鳞贝链哪来的?!”

        沅藏香未料到阿曼会突然注意到鳞贝链,本能收回握住鳞贝链的手,末了偷偷瞄了两眼阿曼。

        “我...我朋友送的!”

        话中倔强,使得阿曼念及古竹苓与落葵的别有居心,唯恐沅藏香深陷其中而不自知,试探一问。

        “那你朋友是世爵府中人?”

        “怎么可能!”

        沅藏香向来心思单纯,一说完便瞧阿曼眸光一沉,心下暗道“糟糕”,面上随阿曼眉峰一扬,噜了噜嘴道。

        “小...小屿儿!”

        话音落下,阿曼默了两声“屿与鱼”,转头见沅藏香凝视鳞贝链的眸光波动,恍然想起以前宗内春心荡漾的小姑娘。

        想当初她因会用灵识传信,所以宗内很多小姑娘都会来找她帮忙送情书,而今沅藏香这抹神情有过之无不及。

        直让阿曼念及沅藏香作为叶悔“四夫人”的身份,再感鳞贝上明显属于蛟龙的气息,话锋一转。

        “话说你不会背着你师兄找情郎吧?”

        “胡说!我没有!我...我只是...”

        沅藏香被阿曼逼得心慌神乱,以至口不择言。

        “我只是觉得这...这鳞贝链很漂亮!”

        阿曼闻言“哦”了一声煞有其事,寻着沅藏香面上心虚,凑近沅藏香耳边,低声一语意味深长。

        “其实我也觉得这蛟龙族的鳞片很漂亮!”

        一语中的,沅藏香神情一僵,对上阿曼眸中清明,本欲脱口的“当然”化为口水连噎。

        “你...你你你...”

        四目相对,阿曼本就故意刺激沅藏香,好套出“小屿儿”的身份,如今得见沅藏香心神不稳,启齿秸秆而上。

        “你要是如实告诉我,我就...”

        说着,阿曼抬手抹过红唇,一记无声“保密”的威胁,愣得沅藏香瞧着阿曼如似叶悔的狡猾,噎下口水道。

        “你...你真能替我保密?”

        阿曼点头一“嗯”,随即勾唇一笑。

        “当然!”

        闻得阿曼回应,沅藏香低眸看向鳞贝链,瞅着鳞贝内赤光包裹的半颗莲子,沅藏香想起阿曼之前的异常反应。

        当年爹爹的死虽与鳞贝无关,却同蛟毒脱不了干系,眼下阿曼对蛟龙感兴趣,而爹爹又在死前将莲子交给她。

        或许她可以借蛟龙,诱使阿曼解开莲子之谜,由此她既能让阿曼替她保密“小屿儿”,又能拉近与阿曼的关系。

        一举两得,令沅藏香眸光一亮间所有的小心思尽收阿曼眼底,阿曼不动声色的轻咳一声,哄骗道。

        “放心!”

        说着,阿曼抬手环指身上包扎。

        “我阿曼向来不骗救‘命’恩人!”

        一套/动作下来,沅藏香微微一愣。

        ...对哦!

        ...她咋把这茬给忘了!

        ...常言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何况世爵府内还有个香曲等着她!

        思已至此,沅藏香欣然点头,环顾四周后拉着阿曼行至岘山崖边,阿曼瞧着崖下浪涛涌急的海水,顺势抬眸一望。

        一座媲美仙宫琼殿的高台华楼屹立海上,阳光下远观亦可见其富丽堂皇,华楼四周水流朝下坠融东海。

        海水“哗啦”荡起浪涛形成一座被瀑布环绕的奇楼胜景,如是触目惊艳的天成之作,令阿曼不经脱口一叹。

        “好漂亮的水上华楼!”

        “那可不!这天水台是我师兄的杰作!”

        “你师兄?!”

        闻得阿曼迟疑,沅藏香甚是得意的扬了扬眉毛。

        “怎么样!有没有觉得我师兄很厉害呀!”

        阿曼擒着沅藏香面上沾沾自喜,不可否认的“嗯”了一声,惹得沅藏香欲借此推销师兄时,阿曼言归正传。

        “先说小屿儿!”

        瞧着阿曼随言看来的提醒目光,沅藏香尬笑两声,低眸瞅了眼手中鳞贝链,抬眸望向天水台间言及始末。

        当年她随爹爹还有师兄游历到星瑶皇城,途中师兄被妖界偷袭,以至他们三人夜宿寺庙,爹爹为师兄疗伤。

        半夜,她百无聊赖,想起星瑶东海有鲛人传说,心中好奇鲛人的模样,故偷偷跑到海边想要一睹鲛人风采。

        不想到了海边,她鲛人没看到,却撞上一条搁浅岸边的小蛟龙,虽说蛟非鲛,但她见小蛟龙奄奄一息尤为可怜。

        便擅作主张,隐瞒父亲和师兄带着小蛟龙回了药坞,直至小蛟龙复原腾空,父亲方才知道了小蛟龙的存在。

        而她亦是在那时第一次见到蛟龙化形的小屿儿,容颜英俊,嵌着一双如海深邃的蓝瞳,波光粼粼让她过目不忘。

        她本以为小屿儿是老天爷给她的礼物,不想事与愿违,悲剧从此拉开序幕,直到师兄身中蛟龙鳞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