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守株待妖(下)

第三十七章 守株待妖(下)

        主/席位上,叶悔由着涵虚搀扶落了座,抬眸看了眼月狐与夕曛,见两人扼首浅笑,叶悔回眸一瞥旁席顾少辰。

        “十王爷,准备好了吗?”

        顾少辰白眼一翻,心下直道准备啥呀!不都是你一人自导自演!我丫就是一个陪演!还是完全没有人权那种!

        暗骂间顾少辰面色黑白交替煞是精彩,逗得叶悔仰头一笑,抬手合掌一拍,声响一落,白烟盈席。

        白玉台上琴师拨弦,乐曲声起呼应舞姬水袖齐挥,一个个千娇百媚矫若惊龙,一颦一笑竟显婀娜。

        席间涵虚见叶悔从盘内摘下一颗葡萄,随后左眼一闭,微眯右眼同时手持葡萄挨个遮住美人脸颊,一一往下看。

        如是神秘匪夷,愣得涵虚嘴角一抽。

        ...他家爷这是准备扔飞镖吗?

        ...还是欲拿美人参悟一叶障目的至高佛理?

        困惑间涵虚往叶悔耳边一凑,噎声道。

        “爷,你这是干嘛呢?”

        “爷瞅瞅那一位夫人身材最好!”

        叶悔说着瞟过涵虚,寻得涵虚微愣,叶悔但笑不语,手持葡萄继续搜寻目标,若说阿曼身上的凝合散是今日意外。

        那昨晚梁上女色灵才是他这场戏的另一个目的,至于阿曼与古竹苓的关系,他虽有迟疑但容后再查亦不迟。

        毕竟这两人都在他的眼皮下,倒也翻不出什么水花来,思绪同时叶悔手中葡萄略过沅藏香,最后落至阿曼。

        一时间阿曼譬如梁上女色灵的身形,映入叶悔瞳孔,叶悔凤眸一眺,葡萄往下一移,正好对上阿曼视线。

        四目相对,阿曼背上灵柩“嗡鸣”一响,掀起阿曼脑中破碎记忆呈现亦如百年前赋神宴的既视感涌上两人思绪。

        叶悔仿佛回到赋神宴上,他第一次与曼嬅对视的场景,那一年境世祖为贺九州盛世,邀请九州贵胄共赴赋神宴。

        那是他记忆中第一次见到曼嬅,冷艳孤傲,冠绝芳华,一出场就灭了席上谬言月煌不足位列九雄的贵族。

        如是飒爽利落,让他都忍不住遥敬曼嬅一杯,不想曼嬅竟也毫不吝啬的回以一饮,时光匆匆再到如今阿曼。

        一个平凡至极,一个绝艳犀利。

        两者叠加令叶悔擒着阿曼今世魔身,再观其与曼嬅同样的目光,嘴角一勾,冷笑浮于瞳孔,渲染魅紫闪过一抹杀意。

        想不到狭路相逢,这种不费余力的事也会发生在他的身上,他若不珍惜,岂不辜负了老天的“恩赐”。

        思已至此,叶悔抬手搭上涵虚臂膀,刚欲起身,园外巨响传来。

        “嘭咚”一声,炸得园中众人神色一僵,下一秒空中数百利箭飞射,其后尽数黑衣手持利剑涌入院内。

        霎时寒光四溢,混杂惊呼嘶吼,席上瞬息乱成一团,气得叶悔一见迎面杀来的黑衣人,碎口骂了声“晦气”。

        声落同时叶上秋持剑赶来,古竹苓寻得所来黑衣,眸光一沉,转身护上赴宴人员,反观叶上秋手起剑落。

        一招,一式,凌厉万分,掀起血色溅染白玉石板,吓得沅藏香钻进阿曼怀中,阿曼右手护住沅藏香。

        寻得黑衣临近,阿曼左手往桌上一抓,随即翻手一挥,桌上瓷器应力瞬碎,片片锋利直射黑衣颈脉。

        黑衣破喉飞溅腥血,染了阿曼锦袍,坠于沅藏香脸颊,沅藏香浑身一抖,闻得阿曼柔声一哄。

        “别怕!”

        声如暖流化了沅藏香心中恐惧,抬眸对上阿曼眼底坚定,低眸一瞧桌下丧命的黑衣,仰头正准备回应阿曼。

        不想耳边传来一阵“救命”呐喊,惊得沅藏香一望被黑衣团团围住的叶悔与顾少辰,脱口一唤。

        “师兄!!!”

        惊呼同时阿曼望向被黑衣齐攻的叶悔与顾少辰,下意识的紧握了左拳,她的理智告诉她,她现在绝不能轻举妄动。

        可偏偏她一见黑衣头领乃妖界长老柳氐宿,心底压抑三年的怒火瞬息爆发,三年前就是柳氐宿带兵重创她的父君。

        才会导致父君自焚护她逃出生天,如是灭宗弑父不共戴天,她身为魔族少主怎可能视而不见,由此阿曼一拍沅藏香。

        “躲好了!”

        沅藏香闻得阿曼话中关切,重重一点头,阿曼见此松开沅藏香,擒着柳氐宿抓上顾少辰,右臂一震。

        灵柩出鞘随阿曼脚下一跃,剑锋直逼柳氐宿,柳氐宿未料半路会杀出阿曼,一感剑气袭面,柳氐宿一扔顾少辰。

        顾少辰倒地一摔直接晕了过去,而柳氐宿脸上亦被阿曼手中灵柩刮出一道血痕,疼得暗嘶一哼。

        “柳氐宿!!!”

        柳氐宿闻声一愣,转头对上阿曼眸中极恨。

        “阿曼?!”

        迟疑间柳氐宿寻着阿曼手中灵柩,再望阿曼身后眉宇暗沉的叶悔,心下一惊,他可万万没想到阿曼会跟叶悔在一起。

        而且还出现在星瑶城,这些年他按照妖圣柳星亢吩咐,于星瑶布下据点,却未查到阿曼入城的消息。

        如是后知后觉的危机,直让柳氐宿忍不住又看了眼阿曼与叶悔,一见两人神色各异,眉峰一蹙。

        “哟!这不是多年不见的魔族少主阿曼吗?”

        说着,柳氐宿抬手擦去面上血泽,惬意一笑。

        “怎么?你今日这架势是准备...”

        “准备取你妖命!为我父君报仇!”

        说时迟,那时坏,阿曼向来能动手绝不动口,尤其面对弑杀仇敌哪还有那么多废话,她要的只有血债血偿!

        灵柩感应到阿曼内心愤怒,幻化数尺重型由着阿曼手中动作,招招刺向柳氐宿要害,逼得柳氐宿一举召出碧鳞鞭。

        鞭缠灵柩,刺激本就不敌柳氐宿的阿曼倾力相抗,这边两人打得热火朝天,苦得阿曼身后的叶悔气血翻涌。

        他本该闲情逸致看好戏,未料灵柩一出,他脸色瞬息五彩斑斓,若非涵虚强制稳住他,他此时怕已随剑飘摇。

        可饶是如此,叶悔也抵不过灵柩承受的击打,偏头吐出一大口瘀血,怔得叶上秋一见碧鳞鞭再次打上灵柩,飞身而出。

        叶上秋持剑介入,反劈碧鳞鞭,柳氐宿连退三步,震飞阿曼摔至叶悔桌前,扬起尘灰扑了叶悔一脸黑亮。

        叶悔擒着背对自己从地上爬起的阿曼,银牙摩得“咯吱”作响,落入阿曼耳中,阿曼只觉后脑勺阵阵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