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守株待妖(上)

第三十六章 守株待妖(上)

        一路走,阿曼一阵叹,常言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叶悔算是淋漓尽致的体验了把人间风流!

        思绪间阿曼随落葵入了座,抬眸刚好对上坐席正面对的五夫人月狐,月狐寻着阿曼身上与叶悔相同的魔气,转念一想阿曼乃星瑶继后水吟珑册封的郡主,礼貌一笑。

        笑意和善,引得阿曼一观月狐介于妖、兽之间匹敌三阶妖王的势力,忆起父君曾同她提及过妖界与兽族的争地之战。

        此战根源正是狐族闭月谷,后来狐族死伤无数被天魔祖叶璨所救,狐族因此顺归魔族麾下,成为独立于九州之外的小种族。

        如今得见月狐,阿曼念及叶悔,心下越发好奇间望向月狐身旁的六夫人夕曛(xun),而夕曛仅是淡淡的瞥了眼阿曼。

        这年头怪事不少,爷得妾室忒多,以至于多一个、少一个对她来说并无影响,反正大家都是“有名无实”。

        思已至此,夕曛垂首继续饮茶,反观阿曼一见夕曛位及四阶神胄的朱雀身份,再观五夫人月狐,心下一沉。

        这二人纵观九州,无一不是人中龙凤,如是惊人配置愣得阿曼回眸一瞅身旁的四夫人沅藏香,眉峰一蹙。

        ...咦!

        ...这位怎么看起来有点傻乎乎的?!

        困惑间阿曼定睛一看,只见沅藏香右手执针,一边扎着左手所握的小人,一边喃喃咒骂“坏师兄!臭师兄!”

        一声声,骂得阿曼忍不住又瞧了眼沅藏香手中的小人,寻得小人身上贴着两个明显的大字“叶悔”,一时尬意上脸。

        这年头巫术暗里不止,如此明目张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请问叶悔究竟是把四夫人沅藏香得罪到了什么地步!

        才能让四夫人沅藏香全然不顾场地的咒杀亲夫,这边阿曼思绪乱飞,而园门处叶悔正揪着顾少辰不急不缓的走来。

        “你放开我!叶悔!你抓猫呢!”

        顾少辰终究还是顾忌颜面,一瞧园中席上数双眼睛盯着自己,猛力甩开叶悔,白了一眼叶悔道。

        “叶悔!我警告你!不准再揪我的衣领!”

        叶悔不怒反笑,凑近顾少辰耳边悄悄道。

        “那就得看十王爷顺不顺我心了!”

        说着,叶悔一把搂住涵虚化身嬛蔻的芊芊细腰,回视顾少辰。

        “十王爷,你不知我抓猫贼厉害了!”

        叶悔说完深意一笑,瘆得顾少辰寻着涵虚面上青白交替,念及昨晚涵虚从天而降的猞猁魔形,心脏“咯噔”一跳。

        “本...本王见...见识了!”

        顾少辰说完垂首不语,叶悔瞧顾少辰学乖,抬眸看了眼园门处朝自己行礼的古竹苓,转头一瞥身后叶上秋。

        叶上秋得令守护院外,叶悔见此环视满园美女如云,甚觉满意间带着涵虚与顾少辰,步入院内朝主位走去。

        临到沅藏香桌前,叶悔瞟过盯着沅藏香发愣的阿曼,一感阿曼身上如叶上秋所言的魔气,不动声色的走近沅藏香。

        “老四,你扎啥呢!”

        沅藏香正扎在兴头上,自然没注意到问话的是叶悔,脱口道。

        “你瞎啊!没看我扎我师兄呐!”

        “哦!那你可得注意点儿!扎破小人没事,别扎到你手了!”

        叶悔说得心疼,沅藏香手中银针一停,仰头一喝。

        “你谁啊!多管闲...闲闲师...师兄啊!”

        一语急转,沅藏香双手一抖,瞬息撕碎手中“叶悔”小人,一双灵眸瞪着叶悔直眨眼,闪得叶悔“哎哟”一声。

        “老四,你这媚眼抛得爷好心慌啊!”

        叶悔说完凤眸一眺,煞有其事的回了记媚眼,尬得沅藏香俏脸充血红如番茄,乐得叶悔仰头一笑。

        “来人!重新去拿个爷的巫木娃娃给四夫人,切记要大一点儿!别让四夫人扎了手!爷心疼!”

        沅藏香一感叶悔话中不以为然,气得抬手抓向叶悔,叶悔偏头一躲,导致沅藏香直接拍上阿曼下颚。

        阿曼闻风回神,顿感下颚刺痛,抬手触摸间沅藏香一见阿曼下颚上被自己挠出的血痕,噘嘴怨道。

        “师兄!看吧!都是你!”

        叶悔瞧着沅藏香眸中气愤,无辜的撇了撇嘴,末了看向阿曼,见阿曼姿容平平,眉峰一蹙。

        “三儿,你没事吧?”

        阿曼闻言一愣,抬眸看向叶悔。

        一时四目相对,阿曼擒着叶悔面上火痕,脑中闪过仪庄幻境内所见的火劫男子,下意识往后一退。

        刺激肩伤开裂间阿曼身上残留的凝合散香味,窜入叶悔鼻息,叶悔眸光一凝,下一秒眉眼一弯。

        “小三,你今儿好香啊!”

        一语深长,荡漾叶悔凝视阿曼的眸光,致使阿曼十指紧握间叶悔敛眸一笑,转头便往主位走去。

        余下阿曼垂首细嗅身上味道,琢磨着她今日来前还专门清理过数次,确认无味后才出的门。

        如今叶悔这句“好香”,直让阿曼碎口道。

        “这货是狗鼻子吗?”

        “咦!你怎么知道我师兄是狗鼻子!”

        沅藏香本就因误伤阿曼不好意思,眼下一听阿曼骂叶悔,自然来了兴趣,瞅着阿曼看向自己赶紧道。

        “我告诉你,我师兄鼻子可灵了!”

        阿曼见沅藏香说得一本正经,呡了呡道。

        “怎么说?”

        一见有人能听自己诉苦,沅藏香往阿曼耳边一凑。

        “你别不信!昨晚我师兄一来我苑就开始翻箱倒柜!”

        “然后呢?”

        “然后硬把我珍藏数年的极品疗伤药给抢走了!”

        阿曼瞧沅藏香说完又开始扎叶悔小人,一下,一下,怵得阿曼回念沅藏香话中“极品疗伤药”,右眼一跳。

        “不知你那极品疗伤药是何物?”

        “当然是凝合散啊!”

        声于同时沅藏香见阿曼面色泛青,担忧道。

        “你...”

        “他为何要拿你的凝合散?!”

        沅藏香未料到阿曼会对‘凝合散’反应如此大,不过阿曼既然问了,她自然得如实回答。

        “因为他说昨晚有个侍卫用了效果好!”

        “侍...侍卫?!”

        “恩!侍卫!但那可是我的独一份啊!”

        说完,沅藏香气不过一口咬上破损的叶悔小人。

        一副“你死我活”的狰狞,瘆得阿曼念及沅藏香话中“侍卫”,一想叶悔随言深看自己的目光,猛一抬头盯向叶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