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剑上九州行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拔苗助长

第十八章 拔苗助长

        一到山下,叶悔由叶上秋迎入马车,坐下后接过莫紫鸢递来的清茶,斜靠狐皮垫软,甚是悠闲的轻呡一口。

        末了,叶悔目光扫过叶上秋与山琥,最后落于方怜,瞧着方怜双臂挽胸,头靠车厢的一脸不爽,嘴角一勾。

        “我说河豚是你亲戚吧?”

        方怜闻言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

        “啊?有吗?我没听我爹爹说过啊?”

        叶悔当然知道鲛王不会跟方怜说,因为海豚跟蛟人除了同属沧海五湖皆为龙皇麾下,本就八杆子打不到。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叶悔见方怜竟当真认真思索起来,忍不住仰头一笑,忽的笑容一收,一本正经道。

        “要不然你怎会天天生气?”

        说着,叶悔学起方怜,腮帮一鼓,活脱脱一只“河豚”真人秀,气得方怜冲上去就要挠叶悔。

        只可惜方怜刚动作就被叶上秋截住,一时间小脾气得不到发泄,双眸瞪视叶悔,咬牙愤然道。

        “叶悔!你才河豚!你全家河豚!我诅咒你下辈子变河豚!”

        “方怜!”

        叶上秋冷言一喝,方怜委屈的垂下小脑袋,令叶上秋心生不忍间觅得叶悔在他与方怜身上来回巡视,赶紧话锋一转。

        “爷,昨晚水域主让我提醒你尽快解决妖道蘼芜!”

        话音落下,叶上秋闻得叶悔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慌什么!”,抬眸见叶悔以手撑额静观窗外绿荫,悠悠道。

        “对了,那小三是何来历?”

        叶悔说着看向叶上秋,叶上秋微微一愣。

        “小...小三?”

        叶上秋见叶悔双眸一眨,恍然想起“三夫人”,正琢磨着该如何解释二百五时,方怜揪准时机,顺势一答。

        “小三不就是你个二百五...五唔唔唔...”

        方怜没说完的话全被叶上秋捂回嘴里,叶上秋眼看叶悔眸光转暗,唯恐方怜吃不了兜着走,脱口而出。

        “爷!她是魔!”

        此话一出,叶悔凤眸一眯。

        “所以你就擅作主张,先斩后奏?”

        一语生寒,怵得叶上秋松开方怜,伏首请罪。

        “爷!属下前日迎蚀骨妖进府时,曾与三夫人发生过冲突,方才发现这位三夫人是魔族遗子!”

        “所以?”

        “所以属下才会夜寻水域主赐封三夫人为郡主!”

        叶上秋说完,半天未得叶悔回应,倒是山琥插话道。

        “阿秋,你没看错吧?”

        山琥并非当真不识时务,而是叶上秋此言让人不得不怀疑三年前原三夫人白蔹离世前传回的信件真假。

        “爷,我记得三年前原三夫人白蔹传信不是说一魔不存吗?”

        叶悔瞟过山琥,低眸看向叶上秋。

        “你确定?”

        “属下岂敢糊弄爷!昨夜属下特意令夜鹰返回天爻宗确认,证实此女便是魔界少主阿曼!”

        闻得叶上秋肯定,叶悔忆起白蔹曾言“老魔王磷火自焚”的疑点,抬指敲了敲额角,倘若白蔹骗了自己。

        那白蔹在替谁办事?又为何要隐藏阿曼活着的消息?思绪间叶悔眼珠一转,斜眸一瞅百思不解的山琥。

        “我瞧你挺好奇啊!”

        “啊?不是!爷,我...”

        “要不你回去瞅瞅这小三儿?”

        山琥未料到叶悔会让他去查探阿曼,故双眸一眨。

        “爷,你是认真的吗?”

        其实叶悔很想说“爷是开玩笑的”,可瞧着山琥一脸好奇,他倒是有些不忍心拒绝了,琢磨着叶上秋与阿曼结怨在先。

        若换成单纯憨厚的山琥,或许事情进展会更顺利点,如是一来,叶悔朝山琥点了点头,扬唇一笑道。

        “当然!你要是有发现,爷重重有赏!”

        闻言,山琥乐得脸上开花,多年来但凡有重要的事,爷从不敢让他涉足,如今这一允诺,直让山琥猛拍胸脯保证。

        “谢爷!爷放心!爷放一万颗心!山琥保证完成任务!”

        山琥一高兴起来就像个孩子,如一只欢愉的大猫,瞧得叶悔右眼一跳,总觉着自己这一步好像下错了棋子。

        不过叶悔一想到兽王山魁的百年忠诚,心下一软,正所谓越挫(错)越勇,这些年他对山琥的保护亦算足够。

        该是时候让山琥去亲身经历,否则兽族未来岂不危矣,思已至此,叶悔不免想到阳奉阴违的白蔹,下意识瞅了眼莫紫鸢。

        “哎!这女人心海底针啊!”

        莫紫鸢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当即“哼”了一声“不爽”怼道。

        “爷!你说就说呗!你看我干嘛!”

        “这...”

        “这白蔹是大夫人赤莲身边的丫头,之前我就提醒过你这丫头是仙娥,你非念旧情捡回来,现在后知后觉倒怪起我来了?”

        “我...”

        “爷!我是妾有情郎无意,你可别瞎了眼还没了良心啊!”

        说完,莫紫鸢白眼一翻,逗得叶悔默着莫紫鸢话中“仙娥”,转念想起仙帝文渊赠于星瑶的金佛,赔礼道。

        “是是是!爷无情,爷无意,爷没良心又不是一两天了!”

        叶悔见莫紫鸢又白了自己一眼,当即再声道。

        “不过那位有‘情’的郎,你准备咋处理啊!”

        莫紫鸢生气归生气,心知叶悔在说黎天枢,抬手将掌心监视黎天枢的双孪蝶呈至叶悔眼前,言归正传。

        “爷放心!你安排的任务,我何时敢不放在心上!”

        叶悔瞧着双孪蝶,尤为满意的“嗯”了一声,引得莫紫鸢收手同时想起怀疑黎天枢的顾少宰,呡唇道。

        “爷,你真不打算收拾顾少宰?”

        莫紫鸢说得直接,叶悔瞟过腕间渡恶集灵的万念珠。

        他前世血债太多,如今可不能为了阿猫阿狗污了自己的手,至于顾少宰,他不过是还没确定李代桃僵的人才。

        常言合作容易合心难,困惑间叶悔一感风中熟悉气息,拂开窗帘一望,寻得路边树林深处的打斗身影,眸光一亮。

        “这收拾的机会不就来了吗?”

        莫紫鸢擒着叶悔嘴角笑意,转头一瞧林间与鬼道蘼芜对持的顾少辰,一念顾少辰与顾少宰的身份,眉峰一扬。

        “爷,你要?”

        “爷要让别人走他的路,让他无路可走!”

        声于同时叶悔唤停马车,看向莫紫鸢。

        “你带方怜先行返回!”

        说罢,叶悔回视叶上秋与山琥,甚是邪魅的眨了下右眼。

        “咱们去拔苗助长!”

        叶上秋与山琥对视一眼,紧随叶悔朝树林茂密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