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1

        酒店的会议室里,人质们战战兢兢地蹲在地上,不敢动,匪徒们持枪来回巡视着。秦朗双目紧闭,鼻青脸肿,员工们含泪捂着他的伤口,血还是不停地从肩膀涌出来。熊三面色狰狞地坐在大厅沙发上,不时地拉开枪栓又关上,人质们惊恐地望着他,而熊三似乎很享受这种过程。

        突然,侧门被推开,燕尾蝶浑身是血,拎着手枪闯进来:“三哥,三哥,条子从楼顶下来了。”另一个匪徒也是浑身是血地冲进来:“三哥,条子到二楼了。”熊三狰狞的脸,目光一凛,扬着手枪:“所有人全都出去,跟他们拼了。”那名浑身是血的匪徒恐惧地喊道:“三哥,全他妈是特警,我们干不过他们,咱们投降……”话音未落,熊三抬手一枪,匪徒惊讶地看着胸口的血洞,瘫倒在地。燕尾蝶捂着肩膀,脸色大变。熊三恶狠狠地看着众匪徒:“干不过他们,也要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全都给我出去,打!”匪徒们急匆匆地涌出去。燕尾蝶看向熊三:“三哥,那你呢?”熊三说:“我看着这些人质。”燕尾蝶冷冷地看着他:“三哥,你这么做不好服众吧?”熊三举枪对准燕尾蝶:“这儿我说了算。”燕尾蝶愣住,冷笑一声:“三哥,我明白了,你终归和白佛不是一条心。最后关头,你想的还是保命。”熊三阴森地看着燕尾蝶:“你,知道的—太多了。”燕尾蝶凄然一笑:“三哥,省省这颗子弹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说完转身出门。熊三狰狞地摘下背包,重重地放在会议桌上,冷酷地扫视着大厅中央的人质。

        楼道里,黑头带领匪徒们持枪涌了出来,特警们迎面对峙,杨震举着冲锋枪,高声大喊:“中国特警,不许动!”沈鸿飞也持枪瞄准:“放下武器!”黑头狰狞地大喊:“冲啊,和条子拼了。”瞬间,楼道里枪声大作,匪徒们胡乱地开枪。杨震迅速隐藏在旁边的柱子后,瞄准黑头,“砰!”子弹穿过眉心,黑头睁大眼睛猝然倒地。墙角处,燕尾蝶挣扎着退后,不时地回望着楼梯口。

        走廊上,燕尾蝶挣扎着向外逃跑,肩膀上不断有血往下滴。楼梯口,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燕尾蝶。吴迪戴着面罩,举枪瞪着燕尾蝶:“放下武器,这是最后的警告。”燕尾蝶看着对面:“阿迪,是你对不对?”吴迪不说话,举枪瞄准。

        “刚才在楼顶击伤我的,也是你,对不对?”燕尾蝶含泪看着吴迪。

        “燕尾蝶,放下武器。”

        燕尾蝶愣住了,眼泪在打转,惨然一笑:“没错,我是燕尾蝶。晓晓早已经死了。”吴迪看着她:“放下武器吧!”燕尾蝶惨笑着,突然,她举枪对准吴迪—“砰!”吴迪扣动扳机,子弹旋转着钻进燕尾蝶的前胸,燕尾蝶的身体猛地一颤,惨笑着向后倒去:“阿迪,能死在你的枪下,真好……”

        吴迪凝视着燕尾蝶,眼泪淌下来。沈文津瞪着吴迪:“你没事吧?”吴迪不吭声。沈文津怒吼:“你他妈说句话呀!”吴迪走上前,蹲下,伸出手合上燕尾蝶的双眼,猛地抬头:“继续前进。”

        2

        这时,酒店外警灯闪烁,公安局吴局长和特警支队长许远匆匆下车,铁牛迎上去,敬礼。吴局长急问:“现场情况怎么样了?”路瑶一脸严肃:“除三楼会议厅外,整个度假村已经被我们控制,有四名人质死亡,其余有一些轻伤。初步确定,死亡的人质都发生在我们到达之前。”吴局长点头:“干得不错!会议厅还有多少人质?”

        “具体人数不太确定。根据被解救出来的度假村员工提供的情况,初步估计,至少有三四十人,其中包括秦朗。”众人一愣。路瑶稳了稳自己的情绪,“另外,所有被击毙的歹徒中没有发现熊三。”许支眉头一皱:“龙飞虎在上面吗?”铁牛点头:“他上去了。”

        三楼楼道里,特警们隐蔽在防弹盾后,所有人举枪对准会议室大门。何苗蹲在门后,小心翼翼地将蛇形探头塞进门内。龙飞虎看着pda上传递过来的画面,大厅里,人质们惊惧地蹲坐着,秦朗斜躺在墙角已经昏迷,周围一片血迹。

        龙飞虎眉头紧皱,对何苗打了个手势。何苗会意,调整了一下蛇形探头的角度。大厅的会议桌旁,熊三跷着腿,胸前用胶带缠着炸药,左手紧紧攥着遥控按钮。龙飞虎大惊,沈鸿飞瞪眼看着屏幕上一脸狰狞的熊三,悄声道:“龙头,我们上吧!”龙飞虎摇头,指了指熊三手里的遥控器,沈鸿飞猛地愣住了。

        3

        会议厅里,熊三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门口探进来的蛇形探头狞笑着:“都他妈看清楚了吧?”龙飞虎一脸凝重,沉声道:“熊三,你做得挺绝!”熊三惊喜道:“哟!龙大队长亲自来了?看来我面子不小啊!”这时,龙飞虎的耳机里传来许支焦急的声音:“龙头,和他谈判,一定要保证人质的安全。”龙飞虎目光一动:“熊三,你冷静一点儿,我们有话好说。”熊三轻哼:“都到这一步了,我他妈还冷静个屁呀!只要我手指一松,大家全他妈完蛋!”沈鸿飞猛地站起,怒吼:“熊三,你他妈有种出来。”熊三一愣,冷笑道:“沈鸿飞?原来你也在呀!”

        “你出来,老子和你一对一,出来!”沈鸿飞眼里冒着火,怒吼着。

        “熊三,废话少说,你要是想松手,早就松了。咱们心照不宣,你要的是命,我们要的是人质,提个条件吧!”龙飞虎说。熊三一愣,狞笑着:“果然是龙大队长痛快,你说得没错,我还真不想死呢!”

        “我在等你的条件。”熊三扫视着大厅,人质惊恐地看着他。龙飞虎沉声道:“熊三,想好没有?人质里面有伤员,我们需要赶快救治他。”熊三看向奄奄一息的秦朗,冷笑着:“没问题,反正他现在半死不活的,对我没用了。”

        “但是他对我们很重要。只要他不死,你能要到的筹码会更大,晚了就不好说了。”龙飞虎高声说。熊三想想:“好,我提条件。第一,我要500万美金,一个小时就要到位。”

        大门外,吴局长点头,龙飞虎高声说:“这个条件没有问题。”

        “你就能做主吗?”

        “你给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难道要我去层层请示吗?我说没问题就是没问题,500万美金,一小时之内送到你面前。”

        “好,痛快。不过,不用送到我面前,你们把它放到飞机上就行了。”

        龙飞虎愣住:“你说什么?”

        “我说,放到飞机上。我现在就要去机场,我要一架专机,可以飞往境外的专机,500万美金就放在专机上。”

        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龙飞虎,吴局长低声道:“绝不能让熊三到机场,否则,一旦炸弹引爆,后果不堪设想。”龙飞虎点头,沉声道:“熊三,你的条件提完了吗?”

        “提完了。”

        “那好,美金已经在准备了。你现在可以出来了,我们护送你到机场。”

        “我不需要你们护送,你们全都给我撤走。给我一辆装甲车,派一个司机,我自己去。”

        龙飞虎暗暗松了一口气:“好啊,装甲车是现成的,门口就有。”熊三话锋一转:“不过,我得带一个人质。”所有人都一惊。吴局长低声道:“别慌,他带一个总比带几十个强,我们做好万全的准备。”

        “你把人质放了,带我去怎么样?我比他们知道怎么配合你。”龙飞虎说,“怎么样?熊三,我进去,你把人质全放了。”

        一阵沉默。

        龙飞虎冷笑:“熊三,回话,到底行不行?”熊三讪笑道:“我他妈又不傻,我带个特警大队长当人质,不是自己找死吗?”龙飞虎脸色一沉:“那你要怎么样?”

        大厅里,熊三收回目光,盯着门口,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要你的女儿—龙莎莎!”

        所有人都愣住了。莎莎瞪大眼睛,惊恐地看着龙飞虎。

        熊三把玩着手枪,冷笑道:“怎么样龙飞虎?我只要你的女儿跟我一起去机场。如果这个条件你不答应,前面所有的条件全部作废。我马上引爆炸弹,谁他妈也别想活!”吴局长看着莎莎:“龙头,这个条件我们绝不同意,你继续和他谈,绝不能让莎莎当人质!”一旁,路瑶的眼泪下来了,紧紧搂着莎莎。杨震凑近,悄声道:“龙头,我们冲进去。”

        “龙飞虎,你怎么不说话了?妈的!一轮到你女儿,你就不愿意了吧?人都是自私的,你也不例外!但是你别试图再跟我谈,我只认你女儿。她刚才还在,现在应该也离得不远,我只给你五分钟时间,五分钟以后,龙莎莎不进来,我就松手。”

        沈鸿飞焦急地看着龙飞虎:“龙头,我冷静下来了,还是交给我们小虎队吧!我们宁死也不会让他引爆炸弹的!”龙飞虎摇头:“这楼里有几十条人命,我不能冒险。”沈鸿飞急吼:“难道要让莎莎冒险吗?”龙飞虎咬牙,含泪纠结着。

        “三分钟,最后三分钟!”熊三坐在沙发上,抬手看表。

        所有人都凝重地看着龙飞虎,路瑶哭着上前:“老龙,你跟熊三讲,我去!我去行不行?我是重案组组长,我……我也是莎莎的妈妈!我去行不行?”

        “爸爸,我去!”莎莎忽然大喊。路瑶泪眼看着莎莎:“莎莎你胡说什么?你不能去!”莎莎流着泪:“妈妈,叔叔伯伯们,我没胡说!熊三不是说了吗?必须得我去他才肯放了其他的人。他这样的坏蛋,肯定能做得出来。如果我能救出那些人质,我愿意去!”路瑶痛哭着抱着莎莎。

        “妈妈,人质里面还有秦朗叔叔呢!他是个好人,他受了重伤,他是为了救我才被熊三抓走的,我为什么不能救他呢?”

        吴局长眼里泛着泪光:“莎莎,你还小啊!我们怎么能让你去冒险呢!”

        “因为我是警察的女儿,就应该比别的孩子多一份责任,不是吗?还有,我是特警的女儿,我的爸爸是特警大队长!我爱我的爸爸,我也相信我的爸爸,一定会制服熊三,把我安全救回来的!”路瑶泣不成声。莎莎含泪微笑着:“妈妈,你别哭了,我们都应该相信爸爸,相信所有的特警叔叔,对不对?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平安无事的!”莎莎擦掉路瑶脸上的眼泪,毅然走向龙飞虎:“爸爸,告诉熊三,我马上就上楼了!”

        龙飞虎沉默着。

        熊三抬手看表,阴森地笑道:“最后一分钟!—”

        “爸爸!相信我!您的女儿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龙飞虎瞪着会议室的大门,眼泪在打转。龙飞虎咬着牙关,一字一句地说:“莎莎……爸爸,也不会让你失望的!”龙飞虎将莎莎搂在怀里,俯在莎莎耳边说着什么。莎莎站起身,含泪笑了,一步一回头地向门口走去。吴局长凑近许支:“按照你们的预案,马上行动!如果出了任何差错,老子和你一块儿脱警服!”

        “是!”许支转身,凝视着特警们。

        会议厅里,熊三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抬手看表倒数着。

        “5-4-3-2……”熊三左手握着遥控器,人质们惊恐地盯着他。熊三慢慢松手,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我是龙莎莎,可以进来吗?”

        熊三睁大了眼睛。躺在地上的秦朗猛地睁眼,难以置信地看着门口。莎莎推开门,安静地站在门口。熊三看着莎莎:“你真的是龙莎莎?龙飞虎,你他妈不会是找了个替身吧!”龙飞虎走到莎莎身后:“熊三,你太小看我了,你觉得我会用另一个女孩的命去换我女儿的命吗?这种事只有你这样的人能做得出来,我不会!”熊三狞笑着:“哈哈,你有种!”秦朗挣扎着起身,嘶吼着:“龙飞虎!你在干什么?!莎莎还是孩子,你怎么能这么干?!”

        熊三的枪口对准秦朗。

        “秦叔叔,不要怪我爸爸,是我自愿进来的。”莎莎含泪微笑着,“秦叔叔,不要为我担心。您安心养伤,我会去看您的。”秦朗淌泪点头:“莎莎,一定!秦叔叔等着你去看我。”莎莎含泪点头,怒视着熊三:“我们走吧!”莎莎一步步走上前,熊三一把拽过莎莎,将松发式遥控器放在莎莎头部一侧,瞪着龙飞虎。

        “全体撤离!”龙飞虎含泪望着莎莎,队员们举枪步步后退,龙飞虎咬牙,转身离开。

        4

        酒店僻静处,铁牛在换便衣:“老龙,你什么也不用想,安心等我的消息,我保证万无一失!”吴局长看着龙飞虎和路瑶:“这个预案你们反复演练过,应该是有把握的,你们两个不要太紧张,安心等消息。”龙飞虎看着吴局长:“吴局,您理解错了!”吴局长一愣,铁牛也一脸诧异。

        “如果我不参加行动的话,无法保证万无一失。”

        “龙头,你是对我没信心吗?”

        龙飞虎看着铁行:“是的!因为这个预案最早就是我提出来的,每次演练也是我亲力亲为,你和雷恺一直打替补。”

        “可是你现在的状态……这是实战!不是演习!人质是你的女儿!”铁牛急吼。

        “我现在的状态没有问题!”龙飞虎目光坚定,“正因为人质是我的女儿,我才会加倍的小心!我的把握才更大!我不是沈鸿飞,他还年轻,我已经做了十几年特警了!莎莎也不是第一次被劫持!”铁牛无奈地看向路瑶。路瑶看着吴局长:“吴局,我同意龙头,我也觉得他亲自去会更有把握。而且,我也申请加入这次行动,请您放心,我绝不会再犯第二次错误!”吴局长看着两人坚定的目光:“今天晚上,带上莎莎,我给你们一家子庆功!”随后转向铁牛:“通知市局、各个分局、派出所、各个单位的民警,只要不在值班岗位上的,一律换上便装,开私家车,去收费站制造堵车。绝对不能让他上高速,我们在收费站口解决他!”

        “是!”铁牛跑步离去。

        5

        大楼门口,熊三左手握着遥控器,右手挟持着莎莎走出来,警觉地四处观察着。轰鸣声响起,一辆装甲车快速驶来,停下,许支打开驾驶舱,走出来。熊三一愣。许支笑:“怎么?熊三,我给你当司机不是更好?”熊三紧张地说:“你们不是有什么猫腻吧?”

        “得了吧!你以为我愿意来呀?没办法,”许支苦笑,“这种时候只能领导上,这就是我们警察和你们的区别。你可千万别松手,我也有老婆孩子呢!”熊三冷笑:“开门吧!”许支看了莎莎一眼,一笑:“莎莎,别害怕,等他上了飞机,许伯伯接你回家。”

        莎莎紧张地点头。许支打开装甲车的车门:“看清楚了?前面要不要也看看?”熊三狞笑:“不用了,我这颗炸弹的当量足可以让这辆装甲车变成一枚大炸弹!”熊三劫持着莎莎,走向装甲车。

        公路上,装甲车在疾驰。许支脸色凝重地看着前方。后面,熊三揽着莎莎,手里紧紧地握着遥控器。

        高空上,直升机在盘旋,小虎队在后舱正襟危坐,左燕驾驶着直升机:“指挥中心,指挥中心,目标匀速前行,预计12分钟以后到达机场高速。”吴局长隐蔽在僻静处,低声道:“收到,飞燕继续跟踪,其他各单位做好准备!”

        “明确!”对讲机里一片回应声。

        驾驶舱里,吴迪放下对讲机,转头看了一眼左燕。左燕微微一笑,吴迪如释重负。

        6

        公路上,许支开着装甲车,望着前方的路口,沉声道:“熊三,坐稳了,我们要转弯上主道了。”熊三得意地一笑:“你车开得不错,我坐得很稳。”

        “我是提醒你,千万别松手,主道上可全是车。”

        “我也不想死,放心吧!”

        许支打着方向盘,装甲车转弯驶向主干道,融入了滚滚车流中。主干道上,车辆越来越多,队员们都换了便装,开车紧随在装甲车后面。熊三坐在车里,左右看看,侧耳倾听:“怎么这么慢?”许支冷笑:“我有什么办法?现在正是高峰期。”

        主干道上,前方排了一条长长的车流。熊三有些着急。支队长声音平静:“熊三,你就放心吧!你这一招彻底把我们制住了。车越多,我们越不敢惹你呀!”熊三神色稍安,冷笑:“知道就好,千万别耍花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