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特警力量在线阅读 - 第六章

第六章

        1

        特训基地的格斗馆内,沙袋林立。雷恺背手跨立,站在队列前:“格斗,是特警队员的基本功!在警务行动当中,使用枪支已经是最严重的情况,日常勤务用到最多的就是格斗!”

        何苗快速出拳,打歪了。赵小黑扶着沙袋嘟囔着:“你小心点,差点儿打着我!”何苗笑:“看我来个佛山无影脚!”赵小黑还没反应过来,何苗起身,一连串漂亮的转身腾空踢,稳稳落地。赵小黑傻眼了:“可以啊?你还有这手?”何苗笑笑,刚想说话,左边的拳头带着风飞来,何苗连忙伸手格挡。雷恺笑着看他:“不错,很敏捷!”说完抢先攻击,一记右横击肘重击过来,何苗连忙左右格挡,连连后退。学员们都停下来,围着看热闹。

        “啪!”何苗伸手挡住雷恺的一记重拳:“教官,玩儿真的?”雷恺停下,笑笑:“随便玩玩,怕了?”何苗轻哼:“怕—”雷恺不解,何苗淡淡地说,“—我怕打着您。”雷恺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众人都不敢吭声。雷恺也笑笑,伸手指了指场子中间。不远处,铁牛想上前,被龙飞虎一把拦住。

        场地中央,何苗脱去训练背心,露出一身结实的腱子肉。段卫兵看着直咋舌:“真看不出来啊,还是个练家子的!”陶静站在边上,看得两眼冒光:“穿着衣服是书生,脱了衣服是野兽啊!好帅啊!”凌云鄙视地瞪了她一眼。

        雷恺和何苗站在中间空场,虎视眈眈地对视着。雷恺首先出招,抢先攻击,右拳带着风向何苗头部攻去,何苗迅速反应,侧身格挡,雷恺招招制敌,转身飞起一脚,何苗屈起双肘向外格档,迅速化解对方的凶猛攻势。何苗也不落下风,刚刚收拳,紧接着便是一阵凌厉的拳脚招呼过去,大家看得都是目瞪口呆。

        雷恺轻哼一声,何苗猛扑过去,雷恺一个肘击打在何苗脸上,何苗临倒下给了雷恺裆部一脚,雷恺还来不及高兴,裆部一阵剧痛。何苗从地上坐起来,扶好眼镜。雷恺弯着腰,咬牙吸着冷气,坚强地站直了:“嗯!水平不错!”何苗擦擦鼻子上的血:“见笑,见笑。”雷恺笑笑,强忍着剧痛,转身一瘸一拐地走了。身后的学员们都使劲憋住笑。铁牛站在远处,目瞪口呆。

        格斗馆里,何苗赤裸着上身,意气风发地击打着沙袋。不远处,陶静的小粉拳一下接着一下地往沙袋上打,眼睛却始终盯着何苗,一脸花痴。凌云看着她撇嘴:“花痴,你看够了没有?”陶静一脸陶醉:“啊?啊?多帅啊!”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学员们扭头看去,穿着一身特警作战服的沈文津和杨震大步走来,看着何苗。何苗莫名其妙地看着两人。沈文津撇着嘴打量着何苗:“四眼儿,可以呀!有两下子!”众人面面相觑。沈文津揉了揉手腕子:“咱们练练?”杨震不怀好意地笑,往旁边侧了一步,拉腿。何苗一愣,看着两人冷声道:“你们想二打一?”沈文津真诚地点头:“对!二打一!有问题吗?”众队员目瞪口呆。何苗冷冷地转过身:“我不会跟你们打!”

        “怕了?”杨震明显是在挑衅。何苗嗤之以鼻:“哼!我是来训练的,不是来打架的!”

        “这也是对你的考核,如果你不敢应战,就自动淘汰!”杨震振振有词。何苗急了:“你们这是赤裸裸地公报私仇!我要去投诉你们!”沈文津嬉皮笑脸:“欢迎投诉!”何苗没说话,愤怒地看着“无耻”的两人。郑直看不过眼,想上前,被沈鸿飞一把拉住了。郑直急吼:“怎么?眼睁睁看着?”沈鸿飞轻轻摇了摇头:“他们真的是在考核。”郑直不相信:“这是什么考核?他会被打残的!”沈鸿飞眯缝着眼看:“他们好像……真不是那四眼儿的对手。”郑直睁大了眼睛愣住了。

        突然,穿着训练背心的陶静咆哮着冲过来,挡在何苗身前:“你们干什么呀?他刚才已经流鼻血了!没这么欺负人的吧!”陶静像老鹰护小鸡一样护着何苗,眼泪都下来了。

        何苗愣住了。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

        杨震没搞清楚情况,瞪大眼问:“搞什么?”陶静站在何苗前面:“我……我不许你们欺负他!”何苗站在那儿尴尬万分。杨震看看两人:“你们在搞对象吗?规矩都是知道的啊!”陶静一愣,脸立刻红了:“你说什么呢!我们……我们没有……”何苗尴尬地一声大吼:“跟你没关系!你闪开!”陶静不得不闪到一边,一脸委屈。

        何苗怒视着两人,杨震和沈文津相对一看,互相会意,毫不客气地一拥而上。何苗大惊,急忙后退着举肘防守。杨震随即一脚踢向何苗前胸,何苗敏捷闪过,抱住杨震的腿就要往下摔。沈文津见状,起身一拳打在何苗脸上,何苗后仰倒地,腰部一转,左腿起来直接踢向沈文津后脑,三人越打越勇,势均力敌。

        格斗中,何苗怒吼一声扑了上去,杨震抓住他的肩膀一个后倒,随即一个“兔子蹬鹰”,何苗飞了出去,在地上一个前滚翻起来,满脸是血,随即瞪着眼睛再次冲了上来。这时,杨震从兜里掏出电棒,何苗惨叫着弹了出去。众人大惊。杨震坏笑着挥舞着手里的电棒,火花闪闪。何苗喘着粗气,一咬牙,再次要上。突然,人影一闪,沈鸿飞挡在何苗身前。凌云也呆住了。

        杨震诧异地看着沈鸿飞:“你想替他出头吗?”沈鸿飞抱打不平:“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你们这么无耻的!”郑直焦急地想冲过去,段卫兵急忙拉住他:“别上他们的当……”沈鸿飞瞪着二人:“来吧!二对二,这样才公平!”何苗有些感动,沈鸿飞向两人招招手:“来吧,我也好久没打架了。”

        杨震和沈文津咆哮着扑了上来,沈鸿飞毫不畏惧地迎上去,四人打成一团,都是散打高手,所以打起来都是惊心动魄,拳脚不长眼,落到身上都带响。格斗已进入白热化,沈鸿飞和何苗竟然毫不落下风!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群老队员们突然冲了进来,沈鸿飞和何苗顿时被打得落花流水!陶静哭着尖叫,凌云也怒急地冲了上去。吴迪毫不客气地迎上来,凌云招架不住,挨了一拳!郑直一看急了,也冲了上去,挡在凌云前面,马上被吴迪一脚踹翻,郑直挣扎着起身,又扑了上去!忽然人影一闪,沈鸿飞斜刺里跑过来,将吴迪一脚踹翻!沈鸿飞扭头看着凌云:“没事儿吧?”凌云一愣,冷声说:“谁让你帮忙了?”沈鸿飞看她:“这是男人的事儿!你退后!”凌云一脸傲气:“这是大家的事儿!”说着冲了上去。郑直也冲了上去。

        四个人被老队员打得步步后退,不断倒地。赵小黑气愤地跳脚:“还等什么!咱们也上吧!”队员们跃跃欲试,只有段卫兵冷静地站着没动:“别上他们的当!”赵小黑一愣,气恼地说:“就你冷静!我忍不住了!”说着,赵小黑也扑了上去。众队员一看,全都涌了上去。段卫兵愣住了。

        菜鸟们一拥而上,老队员们立刻落入下风。忽然,一阵刺耳的哨音猛响,更多的老队员带着防爆盾、钢叉、警棍蜂拥而来,对着菜鸟们就是一阵猛揍!众人嘶吼着,无法动弹,一脸愤怒。段卫兵站在边上目瞪口呆。这时,龙飞虎大步走过来,冷冷地看着地上的众人:“干什么?!想造反啊?!”何苗被两把钢叉卡着,嘶吼着:“你们这是赤裸裸的报复!你默许了你的部下对我们的暴行!这不公平!你们真无耻!”陶静也哭着:“你们欺负人!”所有人都怒视着龙飞虎。龙飞虎看着一脸愤怒的菜鸟们,厉声喝问:“对于警察执勤来说,从来就没有公平!犯罪分子不会跟你们公平地一对一格斗!你们认为犯罪分子会跟你们讲道义吗?他们比我们训练你们还要无耻得多!如果你们觉得很委屈,马上就可以宣布退出选拔!甚至可以在宣布退出以后,到任何部门去投诉我们所谓的暴行!没有人会因此感到惋惜—因为你们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人!”

        所有人都愤怒地沉默着。何苗挣扎着要起身,被沈鸿飞拉住了。何苗愣住,咬牙喘着粗气,愤怒地瞪着龙飞虎。

        “怎么?没有人想退出吗?你们刚才不是很有尊严吗?这么快就厚起脸皮了?!”

        “报告!”段卫兵大喊,“我们一定可以经受住考验!留在这里!”

        龙飞虎看了一眼段卫兵,段卫兵站得笔直。所有趴在地上的队员们都用鄙夷的眼神看着他。段卫兵有些尴尬。龙飞虎面无表情地转身走开:“我很不满意!因为他们的精力实在太旺盛了!这是你们的失职!”吴迪擦了一把汗水,嘶吼:“全都起来!十公里越野!”

        2

        蜿蜒的山路上,队员们相互搀扶,挣扎着跑着。陶静下意识地瞥了一眼何苗,满眼心疼:“凌云姐,慢点儿……我的肺快炸了……”凌云赶紧扶着她跟上。队伍后面,吴迪、韩峰和杨震等人驾着摩托车驱赶着众人。段卫兵跑在队伍前面:“大家加油啊!”—没人理他,段卫兵满脸尴尬,欲言又止,无奈地住嘴,独自奔跑。

        塔台上,雷恺放下望远镜,对旁边的龙飞虎和铁牛一笑:“看来,这个段卫兵被他们彻底孤立了!”龙飞虎微微一笑:“咱们这一套对他没用,段卫兵在特种部队全都经历过,所以他不上当。结果,他反而成了另类。”铁牛不太明白:“可是,沈鸿飞也是特种兵出身,他应该也经历过这些啊,怎么他那么不冷静?”龙飞虎脸上露出狡黠的笑:“沈鸿飞比段卫兵要冷静得多,他知道自己不能成为另类。在一个团队当中,队友的决定未必都是正确的,他是在照顾团队的情绪。很显然,他更适合成为团队的领导者。”

        入夜,队员们几乎都是连滚带爬地进了宿舍,有的一屁股瘫坐到地上,有的直接横躺到床上,哀声一片。何苗和沈鸿飞的情况稍微好一点,两人并排坐在床上。郑直瘫坐在床下直喘气,赵小黑坐在对面,段卫兵稍远地坐在凳子上,心事重重地看着众人。

        所有人都沉默着,黑暗里只听见粗重的喘息声。忽然,段卫兵站起身看着众人:“我……我想和大家谈谈!”所有人都冷冷地看着他,不屑地侧过脸去。段卫兵尴尬万分地看着众人的后脑勺:“当时……大家真的应该冷静一下!他们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刺激我们的自尊心,考验我们的意志……”沈鸿飞看着段卫兵:“别说了!你的选择是正确的!”段卫兵愣愣地看着沈鸿飞。突然,一阵急促的哨音响起—全体集合!—宿舍里一阵忙乱!

        “唰—”探照灯雪亮的灯柱投射在空旷的营地上。黑暗处,龙飞虎山一样的身躯站在检阅台上,强大的光束将他打成了一个黑色的剪影。菜鸟们整齐列队站在台下。这时,龙飞虎微微示意,铁牛走到队前翻开手里的文件夹,一脸严肃地说:“现在,将把你们这些人重新划分成五个训练小队。同时,将不再以个人成绩作为淘汰的标准,而是考核每个小队的综合成绩!每个小队100分,三天的训练期结束后,成绩最差的三个小队直接全部淘汰!留下的两小队继续进行下一步的专业技能训练。你们每个小队的代号,都是小鼠!”—所有人都愣住了。铁牛眼都没抬,继续念:“现在我宣布分队名单……小鼠一队,沈鸿飞!—”

        “到!”沈鸿飞出列,啪地上前一步。

        “郑直!—”

        “到!”郑直和沈鸿飞相视一笑。

        ……

        铁牛抬眼看了看队列,高声喊道:“段卫兵!—”

        “到!”段卫兵出列,所有人都冷冷地看他,段卫兵有些沮丧地站到小队旁。铁牛没说话,看了一眼名单—剩下最后两名女队员。凌云一脸坦然,目不斜视。陶静紧张得眼泪都快下来了,低着头。郑直下意识地看向凌云,嘴里不停地嘀咕:“师姐……师姐……”沈鸿飞皱眉看了他一眼。郑直一愣,赶紧掩饰着笑:“我没别的意思……她能力强……不拉分儿!”铁牛看了一眼凌云,大声地喊:“凌云!—”凌云一愣,随即高声答到,郑直按捺住激动,重重地擂了沈鸿飞一拳,沈鸿飞一缩,痛得龇牙咧嘴。

        队列里,陶静紧张得快哭了,一个劲儿地盯着凌云。

        “陶静!—”铁牛高喊,众人都愣住了。陶静猛地抬头:“啊?”铁牛合上文件夹,有些无语:“你‘啊’什么?出列!”

        “……是!”陶静尴尬地出列,走向一队,队列里传来一阵沮丧的叹息。

        赵小黑站在队列里低声嘀咕:“唉!给个尖子,总得再来个添头……”何苗一脸不满地看着陶静,两人的目光正好对上,都是一愣。陶静望着何苗冷冷的表情,眼泪下来了。其他人一愣,何苗诧异地看她。

        “陶静!”龙飞虎一声虎吼。陶静带着哭腔:“到!”

        “你又哭什么?!你对分队有意见吗?”

        队员们齐刷刷地看着陶静,陶静“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报告!我……我想退出!”众人大惊!何苗有些尴尬地看着陶静。龙飞虎轻笑:“很好!你终于恢复了理智!现在我的好奇心突然出现了,能告诉我你退出的原因吗?”陶静努力扬着头,抑制着夺眶而出的泪水,断断续续地说:“我……我一直都是最差的,我……我不想因为我……影响一队的整体成绩!”一队的队员们都愣住了。

        “很好!理由非常充分!”陶静咬着嘴唇,努力让自己不哭出声。龙飞虎看向一队,眼神有些冷:“我想问问你们,你们同意陶静的主动退出吗?”

        队员们面面相觑,隐约传来小声的赞同声。陶静泪水哗哗地流。凌云激动地大喊:“报告!我反对!”所有人都看她。凌云厉声:“同时,我申请离开一队!因为我不想跟一群自私的人成为队友!”凌云鼓励的眼神看着陶静,眼睛有些湿润。沈鸿飞难以置信地看着凌云。龙飞虎面无表情地扫视了一眼:“小鼠一队,你们作何感想?!”沈鸿飞大声喊:“报告!”

        “讲!”

        “我反对陶静同志退出!并且真诚地欢迎她加入小鼠一队!如果大家允许的话,我想代表一队全体人员,向陶静同志表达歉意!”沈鸿飞啪地转向陶静,“对不起!请你入列!”陶静有些感动地看着沈鸿飞,凌云也诧异地看着他,若有所思。

        “陶静同志!请你入列!”沈鸿飞再次高喊,越来越多的队员同声附和。陶静感动得不行,使劲儿点头,可是目光依旧下意识地看向何苗。何苗尴尬地错过陶静的目光,大声地说:“我同意!”陶静哭得更厉害了。

        “陶静同志,我破例再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不过我提醒你,他们对你的邀请不过是对你的怜悯而已,他们的确都很善良!可是,你真的愿意去拖累他们吗?”龙飞虎面无表情。陶静愣住了,随即猛地擦了一把眼泪,大声喊:“报告!我收回退出申请!我保证绝不会给一队拖后腿!”说着,大步跨入队列。

        “真是感人啊!”龙飞虎笑着鼓掌,“那好!我再宣布一条规定!整个强化训练期间,依然实行自愿退出制,任何人在任何时间都可以选择退出。但是—我们会综合考核每个小队的退出率,每退出一个男队员,小队综合成绩扣5分,每退出一个女队员,综合成绩扣20分!”队员们呆若木鸡,龙飞虎转身走人,“继续分队!然后就都滚回去睡觉吧!我保证,明天天亮的时候,就是地狱之门向你们敞开的时候!”

        雷恺一招手,几个突击队员一起上手,将水坑边的五根巨大原木推进水中,哗啦一声,原木溅起的巨大水花喷溅了菜鸟们一身。吴迪拍了拍手上的土,狡黠地笑:“一队一根,泡一晚上,重量加倍,明天早上各位多吃点儿!”

        3

        夜深人静,训练场上一片寂静,在操场一角,五根依次编着号码的大原木躺在水坑里静静地漂着。

        办公室里,龙飞虎、雷恺和铁牛围着桌子正在斗地主。龙飞虎脸上已经贴了好几张纸条。雷恺狡黠地笑:“龙头,今天你这招儿是太损了。你把看上的人全都分到了一队,这可是典型的徇私舞弊呀!”龙飞虎笑而不答,雷恺继续,“我问你!假如最后成绩出来,小鼠一队的成绩真的干不过其他队,你怎么办?”铁牛停下手洗牌,一脸求知地看着龙飞虎。龙飞虎一把拿过铁牛手里的牌,熟练地洗了两把,表情严肃地看着两人:“所以,我也是在赌!跟你们这么说吧,以小鼠一队那些人的能力和潜力,如果正常发挥,他们绝不可能输给别的队。唯一阻碍一队的就是他们自己—也就是这些人的个性!如果他们不能克服彼此的个性,不能团结一致,融合到一起,就算是个人能力再优秀,最终也会失败!如果是这样,我也只能忍痛割爱,洗牌重来了!”铁牛和雷恺一愣,严肃地点头。

        此刻,队员们已经疲惫不堪,男兵宿舍里鼾声如雷。郑直睁着眼躺在床上,想了想,翻身而起,敏捷地跳下床。黑夜里,沈鸿飞一惊,睁开眼,没动。郑直轻手轻脚地摸到床前,推搡着熟睡的赵小黑:“起来!有事儿!”又推推睡在旁边的何苗。段卫兵和其他几个队员也都被吵醒,全都坐起来,看着郑直。何苗在黑暗里摸索着戴上眼镜,不满地嘟囔着:“大半夜的,你把大伙儿叫醒,什么事儿啊?”郑直一本正经,压低了声音:“都看见水坑里泡着的那五根原木了吧?上面有编号!我是想,咱们偷偷出去,把一队的那根捞出来,晾着,等天快亮的时候,再……”郑直做了个推的手势,赵小黑大惊:“那不是作弊吗?”沈鸿飞和段卫兵对视了一眼,沉着脸没说话。何苗也觉得不合适:“这么做,胜之不武!”郑直急得直嘘嘘:“你俩小点儿声!……什么叫胜之不武啊?现在是什么时候?你死我活的时候!咱们要想实现梦想,就必须得让自己生存下去!”众人面面相觑,郑直笑笑:“也不用都去!来五六个人就行了!谁去?”

        一阵沉默。

        “你们倒是说话呀!”郑直急吼。段卫兵看他,语气很严肃:“咱们战胜别的队凭的是实力,弄虚作假的事,不能干!”郑直一撇嘴:“你得了吧!我也没指望你去!—沈鸿飞,你去不去?”沈鸿飞面色冷淡,没说话,返身躺倒。郑直一愣,一撇嘴,又看着其他队员:“谁去?……赵小黑,我可告诉你,咱们要是输给别的队,你还真就得退伍回家了!到时候枪你也摸不着了!公务员更别想了!”赵小黑一咬牙,猛地起身:“我去!”

        “你呢?”郑直问何苗,“你也看见了,那个陶静基本上没希望。她只要一走,咱们队的20分又没了!到时候哭都哭不上调儿来!”何苗犹豫了一下,下定决心似的跳下床:“我也去!”经过郑直一煽呼,又有七八个人要加入队伍。郑直高兴地直搓手:“够了够了!穿衣服,走!”几个人摸黑下床,窸窸窣窣地穿好衣服。

        沈鸿飞犹豫着,想想,翻身坐起,刚要开口,段卫兵噌地从上铺跃下:“谁都不能去!”郑直等人冷冷地看着段卫兵,都是鄙夷的眼神:“段卫兵!我知道你想争先进,我们不和你争!可是也请你不要阻碍大多数人同意的行动!”段卫兵咬咬牙,苦口婆心:“我是为了你们好!这件事一旦被发现,咱们队就会面临严重的惩罚,甚至会影响选拔!我希望大家对自己的实力自信一点儿!”

        赵小黑几个队员有点犹豫。郑直一看被拆台,低声怒吼:“段卫兵!我没你那么强的实力,我只想让大家顺利过关!当然,你要是不愿意,你随时可以去举报啊!到时候我们都被淘汰,你就立了大功了!搞不好你能当上副大队长呢!”段卫兵的脸通红,气急地跳上床铺,一把盖上被子。郑直得逞,催促着众人匆匆离去。黑暗里,沈鸿飞一脸严肃,看着几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夜色笼罩着训练基地,一片寂静。吴迪借着姐姐来东海出差的机会,约了左燕,也想让姐姐见见未来的弟妹,左燕没答应也没拒绝,这对吴迪来说就是个好消息,正一个人乐颠乐颠地往宿舍走,突然一愣,快速闪身隐蔽在花坛旁。宿舍边上,几个黑影摸着墙根儿鬼鬼祟祟地走到水坑边,四下看看没人,迅速把编着1号的原木捞了出来……

        “有这事儿?”龙飞虎从办公桌后抬起眼,诧异地看着吴迪。吴迪一脸肯定:“我亲眼看见的!就我刚才说的那几个人。”铁牛皱着眉,雷恺气恼地起身要出去,龙飞虎一扬手:“等会儿!”雷恺一愣,回头不解地看龙飞虎:“怎么,你要默认他们作弊呀?”龙头想了想,意味深长地说:“我相信,一队肯定不是每个人都想作弊。我想先看看,他们自己怎么处理这个问题。”铁牛会意一笑:“静观其变?”雷恺恍然,坐回椅子。吴迪站在边上,目光一动,讪笑着:“各位首长,那我回去了。”说着就想往外走。

        “等会儿!”龙飞虎叫住他。吴迪猛地愣住,有点紧张地回过身。龙飞虎脸上是耐人寻味的笑:“你怎么看见他们捞木头了?”吴迪眨巴眨巴眼:“我……我正好上厕所。”龙飞虎看他:“你住的宿舍有厕所,你跑训练场来上什么厕所?”吴迪词穷。铁牛就笑:“约会去了吧?”吴迪大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有!绝对没有!”

        “老雷,把训练场监控给我调出来!”龙飞虎一吼,雷恺站起身:“好嘞!”吴迪立即哀求道:“我招!我招!我没约会,我就和左燕说了几句话!”龙飞虎狡猾地笑:“说什么了?”三个人一脸坏笑地盯着他。吴迪小心翼翼地说:“龙头,我能保密吗?”

        “能!听口令,向后—转!”吴迪啪地转过身,保持着标准的军姿。龙飞虎看着他的背影:“—蛙跳回去!”吴迪的脸都绿了,双手抱着后脑勺,一蹦一跳地出了门。三个人在屋里哑然失笑。

        4

        清晨,特警训练基地,鲜红的国旗在空中猎猎飘扬。远处,突击队员们整齐列队,持枪肃立。学员们被编成五个方队站在空地上,每个队列前都横着一根湿漉漉的大原木。龙飞虎面色凝重,注视着他们:“都准备好了没有?”

        “准备好了!”队员们气势如虹。

        龙飞虎满意地点头:“考核正式开始!第一项集体负重越野,考查的是你们的团队协作精神和顽强的意志力!”龙飞虎瞄着五根原木,“这五根原木是我们猛虎突击队的宝贝,五年以前,从东北原始森林里精挑细选来的,长短、粗细、重量都相差无几……”郑直瞥了一眼原木上的标号,得意地看向赵小黑,赵小黑有些心虚地错过他的目光。

        龙飞虎指着远处的山包:“目标—山头上的红旗!时间—一个小时之内,先到达者获胜!考核权重,10分!有一个掉队的,也算弃权!—有问题吗?”

        “没有!”队员们吼得地动山摇。

        一声哨响,队伍蜂拥而上,扛起各自队列前的原木,站到白线前准备起跑。杨震低头看表,一声大吼:“干!—”五个队扛着原木,猛跑而去!龙飞虎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的背影。

        野外,晨雾蒙蒙。队员们抬着原木嘶吼着,争先恐后地向山顶冲去。杨震骑着摩托,边鸣枪边吼:“快!跟上!不能有人掉队!掉队就代表弃权!先到者获胜!超过一个小时,成绩无效!各扣10分!”队员们一路嘶吼着奔跑。龙飞虎坐在车里,面无表情。

        山路上,小鼠一队已经领先了一大截。郑直一脸兴奋,只有沈鸿飞和段卫兵一脸严肃。二队队员扛着原木呼哧带喘:“一队……今天是……怎么了?跟兔……兔子似的!大伙儿快追呀!”众人心急火燎地加速,一不小心倒下一片,又连滚带爬地起来,咬牙扛起原木继续跑。

        山顶的终点处,一队扛着原木冲到红旗处,吴迪悠闲地倒坐在摩托车上,手里掐着秒表:“一队—54分35秒!”队员们气喘吁吁地瘫倒在地上,只有郑直忘情地一脸兴奋。不一会儿,后面的小队踩着尘土陆续跟了上来,一到终点就瘫在地上不动了。

        这时,越野吉普急速驶来,龙飞虎坐在副驾上,单手一撑,跳下吉普,面无表情:“成绩?”吴迪大步上前:“报告龙头!一队成绩,54分35秒,无人掉队!三队,59分35秒,无人掉队!其余二、四、五队,全部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成绩无效!”龙飞虎一笑:“一队表现不错呀!乖乖!54分35秒!快赶上我们猛虎突击队的纪录了!简直可以称得上……有如神助!”

        郑直得意地挺直了腰板。

        龙飞虎走到五根原木前,煞有介事地弯腰检查着。郑直吓了一跳,一脸紧张地看着龙飞虎。段卫兵站在旁边,欲言又止。沈鸿飞凝重地站得笔直。龙飞虎看完若无其事地直起腰来,郑直等人暗暗吁了一口气。队伍一片寂静,大家等着宣布成绩。龙飞虎忽然掏出对讲机:“韩峰!上来!”

        一阵汽车轰鸣声!韩峰驾着一辆皮卡冲上山顶,“吱”的一声急停。韩峰跳下车,笑着对后面的四个队友一摆手—四个人从后车厢抬出一台磅秤—郑直等人彻底傻眼了!砰!磅秤落地。龙飞虎凌厉的目光扫视着一队。凌云和陶静几个女兵一脸诧异,郑直和赵小黑几个人心虚地低着头。龙飞虎瞪着一队,终于吼了出来:“还用得着称吗?!”吴迪冷声:“亏你们想得出来!半夜把原木捞出来,早起再推进水坑,原木外面是湿的,里面是干的,重量至少相差几百斤!”

        一队众人低头不语,凌云气恼地扫视着男队员。郑直忽然抬起头,怒视着段卫兵。段卫兵一脸意外。

        “下面,我宣布这次考核的成绩!”龙飞虎声音低沉,“三队,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考核项目,加10分!二、四、五三队虽然并没有达到考核要求,但是大家齐心协力,精诚团结,互相鼓励,最终无人掉队,不予扣分!”龙飞虎冷冷地瞪着一队:“一队弄虚作假,丢人现眼!全队成绩,扣除50分!如若再犯,直接淘汰!”龙飞虎话锋一转,“谁是领头儿的?站出来!”郑直站在队列中一哆嗦。龙飞虎扫视着:“怎么?连好汉做事好汉当的勇气都没有吗?!我再给你们10秒钟时间!没人站出来的话,全体淘汰!”

        郑直一脸沮丧,闭眼长出了一口气。吴迪抬手看表—还有最后两秒,郑直刚想张口,听见沈鸿飞一声大喊:“报告!”

        所有人都愣住了。

        “报告!是我的主意!”龙飞虎瞪着沈鸿飞。

        郑直一脸震惊地看着沈鸿飞,段卫兵、何苗,还有赵小黑全都愣住了。龙飞虎走到沈鸿飞面前:“真是你?”

        “报告!是我!”沈鸿飞目不斜视。

        郑直前趋一步想要站出来,沈鸿飞眼神凛冽地瞪了他一眼。龙飞虎不动声色地凝视着沈鸿飞:“真让我意外!”郑直看着沈鸿飞,喉头蠕动着。龙头扭头看着吴迪:“交给你了!”

        “是!”吴迪高声回答,龙飞虎大步走向吉普车,一踩油门开车离开了。

        5

        山顶上,沈鸿飞赤裸着上身,露出一身结实的腱子肉。巨大的3号原木一头垂地,另一头压在沈鸿飞高举的双手上,沈鸿飞冷汗直冒,双臂直打战。吴迪站在旁边嘶吼:“1—”沈鸿飞挣扎着下蹲,又挣扎着硬生生举起原木……不远处,一队队员们眼巴巴地望着正在接受惩罚的沈鸿飞,表情复杂。陶静带着哭腔:“咱们去求求龙头吧!这样下去,他非练废了不可!”凌云冷声:“他活该!”郑直尴尬地看着凌云,忽然冲到段卫兵面前,一把拽住他的衣领,一拳打下去!段卫兵猛然摔倒!凌云大喊:“郑直你干什么?!”郑直哭着瞪着段卫兵,厉声咆哮:“是你告密的对不对?!”段卫兵不说话,怒视着郑直。郑直再次扑上去,何苗急忙拽着他。郑直挣扎:“放开我!放开我!老子今天要废了他!叛徒!”段卫兵起身,抹了抹嘴角的血:“我没有告密!我倒是真想告密!郑直,你觉得你做得对吗?!”郑直怒吼:“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我他妈先干死你这个叛徒!”

        突然,沈鸿飞猛地把原木摔到地上,大吼:“住手!”所有人都停下,全都愣愣地看着沈鸿飞。沈鸿飞瞪着郑直,低声说:“—告密的人是我!”

        所有人都呆住了。

        “你?!”郑直张着嘴不相信地问。沈鸿飞走到郑直面前:“是我!早起上厕所的时候,我去找了龙头,告诉他我们的原木做了手脚。可是龙头跟我说,让我不要声张,等比赛完了再说!”郑直发了疯似的拽着沈鸿飞的衣领,高声怒吼:“沈鸿飞!你有病吧!你又去告密,又替我承担罪责!你想干什么?!”沈鸿飞的嘴唇翕动着,良久,才缓缓地说:“我去告密,是因为我觉得我们应该用自己的真实实力打败二队!我替你担责,是因为我清楚,承担责任的人会面临什么,我比你的承受力要强……我把你当兄弟!”凌云愣愣地看着沈鸿飞。郑直猛地推开沈鸿飞:“我用不着!你在作秀吗?我不领你的情!”说完径直跑到原木前,竭尽全力地扛起原木,哭着嘶吼着。

        郑直刚蹲下,沉重的原木将他重重地压在地上!沈鸿飞第一个跑过去,撑起原木,郑直哭喊着:“别管我!我错了!我愿意承担责任!我甘愿受罚!……”郑直举起原木,青筋暴起,还是被原木压得起不来。这时,段卫兵冲上去,扛起原木,何苗、赵小黑也哭着跑过去,凌云和陶静也含泪冲过去……吴迪看着众人,笑了笑,骑上摩托,扬尘而去。

        山顶上,队员们合力抱着原木,嘶吼着。山下,龙头放下望远镜,冷冷注视着,但内心却有一种久违的激动—领导力,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