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35.凌家

035.凌家

        凌峰,年15,少聪慧。

        凌家两兄弟,一个凌涯外表朴拙,一个凌峰精灵古怪。

        凌家人都以为,将是凌峰最终继承凌诚儒的衣钵。

        可当初在选择培养对象时,凌诚儒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选择了凌涯。

        凌诚儒后来告诉凌涯,凌峰虽然聪明,但好表现,图表扬,性格太娇了。

        如果是在高门当观星士倒罢了,在寒门,成为观星士反而是害了他。

        此后,凌涯在君山修行五年,再也没有回过桐城。

        可能是因为没有被选中,受到打击的凌峰,在这五年间,每日都勤加练习观星。

        终于在几个月之前,只依靠家中藏书,就成功开天门,登星途。

        一时间,凌峰的事迹在乡间传为佳话,甚至引起其他士族重视。

        还有不少寒门,动了提亲的念头。

        凌思拂着凌峰的头顶,说:“你虽然成为观星士不假,可王氏如果真想为难我凌家,若没有高段观星士罩着,我凌家根本无反抗之力。”

        凌峰表情倔强:“只要家中有观星士,便有寒门资格。若哥哥也修成,我家中便有两个观星士,他王家凭什么革我士族身份?”

        凌思忧心忡忡:“但愿你兄长也能修成吧……”

        寒门再不济,也是士族。

        一旦革为平民,家中人便不能做官,发给观星士的俸禄也要削掉。

        凌家本来田产甚薄,削掉了俸禄,生活都难以为继,家中长工、仆从全得辞掉。

        两个儿子甚至可能要靠种田为生。

        凌思重重地叹了口气。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到了第二日,凌诚儒身亡的消息不仅没被辟谣,还有新的坏消息来了。

        “什么?新来的查捕令姓王?”

        凌思一屁股坐在中堂太师椅上,心中思绪万千。

        查捕令,是査捕司的基层官吏,位置虽小,品级却大,乃是从七品,只低知县半级。

        而且,査捕司的主要职责,和凌家可说是极其对口——査捕司乃是专门负责观星士相关案件事宜的。

        像凌家这样的寒门,最怕的就是査捕司,但凡査捕司来人,都会当做天使般伺候。

        这个关头,来了个姓王的查捕令,其严重性不言而喻。

        “消息属实否?”

        “千真万确,听说王捕令正带着人巡视呢。”

        凌思忧心忡忡,后堂人未到、声先道:“父亲,就算查捕令姓王,也没法让我一品观星士混淆黑白成无品。”

        凌峰从后堂转出来,又是八风不动地站在父亲身旁,对来报消息的亲戚说:“七叔,不要忘了,我家并不是没有观星士。”

        七叔额头冒汗:“可是……”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凌峰说,“我日夜练习的观星术,合该此时显能。”

        正说话间,院外遥遥传来一个声音:“凌公,你家好傲气的天骄啊!”

        院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官靴迈着方步,踏上了院内鹅卵石小道。

        进来那人似笑非笑,看得凌思直冒冷汗。

        凌峰看到那人后,脸上的表情如同被焊死的钢板,一点变化都没了,身体一动不动。

        七叔还以为他镇定自若,仔细看时,却发现胸膛快速起伏,好像受惊的兔子。

        王成是三品观星士。

        三品观星士对于一品的气势碾压,是压倒性的。

        凌峰不知道王成境界有多高。

        他只知道,很高。比自己高多了。

        “凌公,认识一下,我便是新来的查捕令,我叫王成,王氏旁支。”

        “王氏旁支”几个字,他咬得特别中,凌思嘴唇又白了几分。

        “以后,你们要多配合我的工作啊。”王成拱手,对这边摇了摇。

        凌思勉强笑道:“那自然是应该的。”

        王成表情一肃,整个人气势和刚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突然厉声道:“凌家听令!”

        凌思一个颤,差点没站稳。

        “即日起,开始寒门资质考较,凡家族观星士不符合资质的,一律革除士族身份,削掉俸禄,贬为庶民!”

        “从凌家开始!明日开始考较!”

        凌思声音颤抖道:“长官,我家观星士还在外修行,还没回来……”

        “你是说凌诚儒?”王成又恢复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因抗拒搜查,已被我家主格毙!”

        凌思坐倒在椅子上。

        王成带着捕快们离开后,凌思的麻木还没褪去。

        凌峰将手放在他身上:“父亲。”

        王成走后,那股压制在他身上的气势,消失了。

        凌峰回想起来,觉得自己的反应,还是有点懦弱。

        现在想来,对方也不过尔尔。

        只是考较而已,他又不用跟对方交手。

        他怕个毛线锤锤啊?

        凌思抬头看儿子:“峰儿,若你哥也……就只能靠你了。”

        “没事,交给我吧。”凌峰觉得,自己如果再次面对王成,一定行。

        他没有根据,但就是有这种感觉。

        ……

        “桐城已经近在咫尺了。”凌涯望了望远方,从高坡上跳了下来,回到风荷身边,“不用赶路,可以慢点走了。”

        风荷点点头,拉着马停下来,开始准备中午的午饭。

        “少爷,”风荷现在将凌涯视为主人,称呼他为少爷,“少爷的家人,是怎样的?”

        “家里人不多,我父亲,我母亲,我弟弟,然后我弟弟的母亲。”凌涯咬着风荷递过来的饼说。

        “少爷的母亲,和弟弟的母亲,不是同一个?”

        “嗯,同父异母。”凌涯说,“不过,她们两个是亲姐妹,关系很好。”

        风荷默然无语。她暗地里的想法是,凌涯的父亲挺幸福。

        “他们对少爷好吗?”

        “不知道。”凌涯摇了摇头,“实际上,我离开家5年,对他们的事情很模糊了。”

        说完,他就没声了。

        风荷再一看他,发现凌涯又开始修炼了。

        她已经习惯了。这几天一路走来,凌涯一有功夫就修炼,就好像在抢夺每分每秒。

        他对于变强的渴望,甚至超过了之前身处仇恨中的风荷,有时候甚至让她自愧不如。

        轻手轻脚地小口吃完干粮,又浅浅喝了两口水,风荷自去照顾小狐狸吃东西。

        下午,凌涯再次睁开眼,眼睛里精光四射。

        观星术一重天,大成。

        距离圆满一步之遥。

        这样的修行速度,放在别人那里是绝代天骄,但在凌涯眼里,还觉得不够看。

        他相比起其他观星士来说,有一个优势:不管黑夜白天,他都能修行。

        毕竟一般观星士,命星都是星星,而白天是看不到星星的。

        凌涯抬头,看向肆意散发光热的太阳。

        这些光热阻隔了其他星辰的一切灵气。

        总感觉,这其中有蹊跷。

        凌涯低头,摩挲着怀里的传影镜。

        这东西从刘为义那里抢来后,还没有用过。

        之前一直没搞清楚原理,在摸索了一段时间后,他也明白这东西怎么用。

        这玩意儿就像一台只能打视频电话的手机,只要对方有传影镜,他就能打过去。

        凡人使用需要消耗“传影符”,观星士不用,观星士只要注入灵气就行了。

        前提是,他知道对方传影镜的“号码”。

        没有对方传影镜的信物,是接不到正确地方的。

        忽然,凌涯福灵心至,对风荷说:“把我那个包给我。”

        接过包袱后,凌涯从里面掏出一块腰牌。

        这腰牌,是他师傅刘瑾刘公公给他的。

        将腰牌贴近传影镜后,果然,镜子产生了反应。

        他向其中注入灵气,不一会儿,镜子上出现了画面。

        “嗯?”

        “师傅!”凌涯欣喜起来。

        刘公公顿时满脸笑容:“我以为是谁,原来是我的乖徒儿,你这么快就搞到传影镜了,看来路上又有奇遇。”

        凌涯低调说:“不值一提,惹了点小麻烦。”

        “麻烦?杀了人?”

        凌涯微不可查地点头。

        刘公公傲然道:“只要你不是杀了五品以上的官,师傅都能帮你摆平。”

        “嘿嘿。”

        刘公公又道:“刚巧,老奴正在伺候长公主,她也在近旁,你要和她说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