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29.成亲

029.成亲

        凌涯深深皱起了眉头。

        “成婚?”

        张太爷,正是他先前寄住的太爷、太婆家。

        两位老人家境困难,想给孙女谋个好归宿,情有可原。可这也未免太赶忙了些。

        他前脚走了,刘家后脚就要娶亲?

        哪有这么急的?

        凌涯直觉感到些许不对劲。

        他皱眉问道:“什么时候成婚?”

        “明天。”

        “明天?!”

        凌涯眉头拧得更紧了。

        “为什么这么急?”

        那家丁打了个哈哈:“除了蛟妖,正好赶上吉日,喜上加喜嘛!”

        凌涯思索了一阵,然后说:“我说了,我赶时间,替我向太爷太婆带个话,祝她家孙女百年好合。”

        那家丁表情明显失望,但眼见已留不下人,只得作罢。

        凌涯继续推着板车往前,直到离人烟远了,他才停下。

        停下后,他把板车抬了起来,抱入了旁边的荒山中。

        自从出了薛府,太爷太婆是唯一让他感到温暖的人。

        他现在虽然自保意识强,可毕竟还是知恩图报的。

        把板车抱到山林里,找了一个比较隐蔽的位置,他把板车上的贵重物品,全部卸了下来。

        接着,他捏了一个“藏字诀”,贵重物连同爷爷的遗体,都在眼皮子底下消失了。

        这是他昨天刚掌握的第二个印法,藏字诀。

        这道手印和临字诀一样,都非常实用。

        临字诀可以隔空操控物体,藏字诀,则可以将物品隐藏起来。

        修为比他低的观星士,极难破解藏字诀。

        将负担藏好后,凌涯又在地上捡了几块大石头,放在了板车上,抱着板车,重新回到了道路上。

        他小心翼翼地把板车的车轮,压在之前车辙印断掉处,继续推着板车往前走。

        他找到的石头和他刚才板车运载的东西一样重。这样一来,别人就无法追踪他了。

        又走了好远,一直走到一条河边,他将板车连同板车上的石头,一同推进了水中。

        看着板车顺着河流一直漂流走,凌涯拍了拍手,开始返回。

        ……

        入夜,张太爷和太婆,正坐在屋内,为孙女梳妆打扮。

        太婆的脸上,写满慈祥。

        “闺女啊,奶奶为你找了一门好亲事,到了刘府,要谨言慎行,学会保护自己,千万别让自己受欺负……”

        女孩睁着水汪汪的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从内心深处,她非常不愿意成亲。

        但她知道自家的情况,她也没有任性的余地。

        就在此时,窗外响起了“笃笃”声。

        二老用惊疑的目光对视一眼,这么晚了,是谁来造访?

        那访客直接推开了窗户,露出了自己的脸。

        二老顿时大喜。

        “少年郎!是、是你!”

        “你怎么回来了?”

        孙女看着窗外的凌涯,心脏“砰砰”直跳。

        她刚才还在满心希望,能够有谁把她从这里救出去,让她不用和那个不熟悉的刘家公子成亲。

        在她的心中,一直影影绰绰漂浮着一个身影,可是她从来都不敢去面对自己的内心。

        谁能想到,这个身影,居然就这么出现了。

        可凌涯马上给她的头上浇了一盆凉水。

        “我不是来参加婚礼的,也不是来探望你们,我只是来告诉你们,赶紧离开这里。”凌涯说,“家里的物品拿好,和我一起去别的城里,置办一套房产,不要留在这里了。”

        太婆迎上去,问道:“怎么了?是有什么事吗?”

        凌涯摇头:“这场婚礼,可能有蹊跷。”

        两位老人对视一眼,道:“有什么蹊跷?”

        凌涯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也不知道,但这事情肯定不简单。你们还是不要留下来,马上跟我走吧。”

        太爷和太婆又互相看了一眼,都笑了。

        “少年郎,你是想多了。”

        太爷说:“聘礼也给了,聘书也下了,我看那刘家,把婚礼办得红红火火,怎么可能有问题呢?”

        凌涯说:“你们不觉得,他们求亲的时机过于巧合了吗?而且,刘善人看上你家的孙女,还用得着明媒正娶?”

        太爷叹了一口气,说:“少年郎,你说的有理,老儿我也觉得,从昨天开始,一切都像一场梦一般,到现在都没醒……”

        太婆面容微动,说:“虽然是做梦,可我们两个老人,真的时日无多了,就算是现在死了,也到了该死的时候,我们始终牵挂不下的,就是这个孙女儿。”

        她把布满皱纹的手放在孙女肩上,沉重地说道:“我家一没有余财,房子也破烂没人图,如果他刘家图的是我家几亩薄地,让他拿去又如何?只要我这孙女能幸福……”

        女孩背转身,抱住了太婆:“奶奶!”

        一家三口抱在一起,久久不愿意松开,就像寒风中相互依偎的薇草。

        凌涯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劝说不动了。

        他也不多话了,直接盖上了窗版,抽身离开,转眼就消失不见,就像从来没来过一样。

        在杏花村外,他找了一个隐蔽处,开始打坐修炼。

        星月皎洁,明河在天,这样的天候,正适合修行观星术。

        此时不知有多少观星士,正在趁夜修行。

        凌涯正感觉灵气升腾,涌入体内,忽然感觉到,一股神念扫了过来。

        他马上就警觉了。

        “外放神念,至少是观星术三品,这杏花村,怎么来了这样的高手?”

        他当即掐了一个藏字诀,隐藏了身形。

        托了气机隐蔽的功劳,那神念并没有扫到凌涯,便匆匆收回。

        凌涯跳上树头,借着能看到灵气的地脉之眼,观察着杏花村。

        在他的目光中,一团极为浓郁的灵气,正在悄然进入村中,接着,进入了刘家府上。

        “观星术三品,这刘善人,居然还和这样的高手有联系。”

        凌涯顿时觉得很麻烦。

        这样的高手,自然不可能是为了给他家庆祝新婚而来的。

        想来,多半是为了他凌涯而来。

        更确切的说,是听说这里死了一条寒冰蛟,是来寻蛟胆的。

        等到他发现蛟胆已无,当然就会来寻凌涯了。

        凌涯不由得有些庆幸,自己早一些把蛟胆藏了起来。

        同时,他也庆幸自己回来看了一眼。如果自己是在半路上遇到了这高手,未必能占到优势。

        可接着,他又皱起了眉头。

        杏花村,人人都知道他的长相特征,如果这三品高手盯上了他,一心想擒他,追踪他而来,他无论如何是躲不开、逃不掉的。

        他运送着凌诚儒的遗体,肯定是没有人家快的。

        接下来,离到桐城还有几百里地。

        如何能活着回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