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20.表奏

020.表奏

        刘公公百般怜爱地看着凌涯,说:

        “可惜相聚时短,要能多陪咱家几年,我大玄又多了一个宗师高手。”

        凌涯满脸微笑:“师傅,等我家事情好了,会去京城看您。”

        刘公公手指一点:“你敢不来?”

        说罢,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绢袋,又掏出一块腰牌,一并递给他。

        “这本《皇极破天功》,非常适合你,就送与你了,回去勤加练习。另外,里面还有一本《蹑虚步》,是上乘轻功,你也可以学起来。”

        凌涯连连点头,他知道这两套书,都是刘公公熬着油灯给他抄出来的,心中十分感激。

        刘瑾又说:“这块腰牌,你日后到了京城,只要拿着给皇宫侍卫一亮,只说找刘公公,他们便会放你进来,除了内院,其他地方都畅通无阻。”

        凌涯点头,刘公公揉了揉眼睛,束手站在一边,表示无意做儿女态。

        凌涯正准备出发,马车们却打开,青阳公主推开车门,“噔噔噔”下了车。

        她俏脸生寒,如同凝霜般的眸子盯着他,抬起手,用葱根般的手指指着他:

        “你给我过来一下。”

        “啊?”

        “叫你过来你就过来。”

        青阳公主似乎不愿当众与他说话,领着他避开了众人,到了林子深处,才站定下来。

        “怎么了?”凌涯不知道这公主大人又卖的哪门子药。

        她思索了片刻,素手一伸,发髻上的金钗,就此拔下来。

        青阳公主落落大方地伸着手,金钗就这么静静躺在掌心。

        “喏。”

        凌涯抬头:“这是?”

        “拿去。”青阳公主努力板着脸,把金钗塞进他掌心,“我不像你师傅们,家底厚实,没什么给你的,这金钗,你便拿去吧。”

        凌涯笑了:“我也用不上啊。”

        “谁让你用了?你若是路上缺了盘缠,就把这金钗当了,总值个三五百两的吧?”

        凌涯细细打量,这钗子做工精细,怕是不止三五百两。

        三五千两还差不多。

        “这么好的东西,舍不得当啊。拿去送给心上人,倒是一定可博得青睐。”凌涯自言自语道。

        青阳公主顿时就后悔了,一抬手,准备把钗子抢回来,却被凌涯把钗子迅速收进怀里了。

        “既然是你的好意,我就收下了,放心,我不会送人的。”他一本正经的说。

        他决定不逗她了。虽然逗起来反应挺有趣。

        青阳公主咬了咬嘴唇,又道:“另外,还有一个礼物送你,你过来。”

        凌涯往前站了一步:“什么?”

        “再过来点。”

        他又往前一步。

        公主凑到他耳边,小声说:“我的名字叫琉璃,若是没别人,你可直接叫我璃儿。”

        凌涯拉开身位,本来想说“就这?”但看到她如同带着光的脸,一时什么都说不出来。

        最后转口道:“我叫凌涯,你也可直接叫我名字。”

        “嗯,凌公子,再会了。”

        琉璃矜持点头,一副拒人于万里之外的模样,背转了身。

        “再会了,公主殿下。”

        琉璃身形一颤,似乎略略有些失望,但很快又听得背后坦率的声音传来:“以后不要再逞强冒进了……璃儿。”

        她没有理会,但脚步变得轻快起来。

        ……

        过了五岭溪,就算了到了京兆地界。

        京城不愧是首善之地,天子脚下,就连百姓脸上的活泛气都多一些。

        其他地方抛荒的抛荒,妖兽作乱的作乱,在京城却没有这些,垂髫孩童在田间追逐嬉闹,老人在柳荫下乘凉摇扇。

        好不容易进了城,又引来百姓围观,进了宫,青阳公主才卸下身上的层层重担。

        天子还在处理朝政,琉璃自己跳下车驾,径直进了御书房。

        这里对她来说是小时候玩耍的地方,想进就进了,都没人阻拦。

        路上碰到了皇太子,他看到这个小时候就一直欺负自己的姐姐,顿时心头一惊:

        “你!”

        琉璃快人快语:“这不是皇长兄吗?我还有事,就不跟你寒暄了。”

        说罢,进了御书房,长袖一挥:“磨墨!”

        在御书房的司礼监太监们,见了是青阳公主,脸上都是一喜:“长公主回来了!”

        雨梨自去铺纸磨墨,一些太监还去帮忙。

        琉璃坐在椅子上,说道:

        “应召回京,路途迢迢,一路上见闻不少,借书房一用,一是想就路上所见民生疾苦,上表言事,二是想表一表路上立功之人。”

        秉笔太监尚芳拱手道:“长公主,您口述,微臣可替您执笔。”

        公主笑道:“善。”

        皇太子站在门口,看着御书房内的情况,恨得牙齿“咯咯”直响。

        他一向被父皇严格要求,御书房从来不允许他进入不说,每天还要誊抄不少奏章。

        可自己这个姐姐,御书房随意进出,太监、大臣、侍卫们也都围着她转,倒好像她才是东宫太子!

        琉璃点着嘴唇,问雨梨道:“民间疾苦的章子难写,先把表功的章子递上去。雨梨,你觉得,这次立功最大的是哪位?”

        雨梨一副思索的样子:“要论劳苦功高、一路随行,当是刘公公出力最多;可要论医者仁心、妙手回春,又是薛宁薛大夫功劳卓著……”

        琉璃笑吟吟道:“还有呢?”

        雨梨一笑:“可要论慷慨解囊、仗义相救,还是那个姓凌的寒门小子出力最多,也牺牲最大。”

        司礼监的太监们立在一旁,听着她们讨论,心中波涛翻滚。

        早听说青阳公主这趟在外面差点中毒夭折,因此耽搁了一个月回京,路上还碰到贵人相助。

        听她们这么说,一路上的经历,竟比想象中还精彩?

        琉璃叹气道:“唉,那不过是个寒门小子,前途还长,若封赏太多,会不会害他失去进取心,从此只想当个富家翁?”

        雨梨掩嘴笑道:“凌公子刻苦用功,一定不会小富即安的,日后肯定会成为大玄栋梁。”

        琉璃一拍手道:“对了,他还一路送祖父尸体,从君山到桐城,不远万里,落叶归根。我大玄以孝治天下,他这行为,是不是可以做天下表率?”

        接着,她坐起来,向司礼监的太监们,把凌涯“万里送史”的事迹一说,问道:

        “像这种行为,够不够在八孝图中添一笔,成九孝图?”

        尚芳说:“这样的孝行,感动上苍,令人垂泪。不过,他送的是祖父遗体,并非直系……”

        琉璃说:“他父亲不在身边,这算是代父尽孝吧?”

        尚芳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点头道:“正是,正是!依臣看,正合录入新八孝图,做天下表率。”

        ……

        而此时在宣政殿内,当朝圣天子,手里拿着一道奏章,正在发愁。

        站在殿前,躬身行礼的,正是高门王氏的族长,王战。

        而天子手中的奏章,是王战上的。

        里面的内容主要是,贬掉凌家士族身份,将之打为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