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13.薛家

013.薛家

        他一翻身,就往回飞去,只见得,在那破庙前,一条比那寒冰蛟小一号的异蛇,正在喷吐着毒雾。

        “居然还有一条!”

        刘公公往前急奔,他已经看到,青阳公主跳上房顶,手中不停掐着手印,在和那异蛇斗法。

        他满头大汗,要是公主有什么闪失,他死一万次也不足抵罪。

        “孽畜,死!”

        一道劈空掌力,凌空击中那异蛇,异蛇身体一软,倒下了。

        与此同时,青阳公主,也从房顶上倒了下来。

        刘公公急忙接住,却发现,公主嘴唇发黑,眉毛上挂着霜,浑身颤抖不停,身体冰凉无比,就好像刚从冰水里捞出来一般。

        “都怪老奴!这寒冰蛟,从来都是一雄一雌共同修行的,老奴居然给忘了!”

        婢女心急如焚,奔上来,问道:“公公,殿下她怎么了?”

        “她……唉,她中了寒毒。”

        “那可如何是好?”

        刘公公面如死灰:“老奴也没有办法。”

        玄甲兵士听了这话,都万念俱灰。

        刚才,长公主是为了救人,才亲自站出来对抗异蛇的。

        如果不是她奋力迎击,拖住了时间,这些兵士只怕都要死于蛇口。

        刘公公眼睛一亮,道:“这不远处,有一个清溪镇,清溪镇有个薛家,家主在江湖上号称金针渡魂,是个神医,若是找他,或许有救!”

        好在刘公公年轻时在江湖闯荡很久,才知道这掌故,换了宫中其他公公,根本不会知道神医薛宁的名字。

        他一把拽住婢女的手,说:“我背着公主,再带着你,一起到薛家去,人命关天,越快越好!走!”

        说罢,他身如闪电,马上就狂奔出去,婢女抓在他手上,如同飞起一般。

        ……

        与此同时,健步如飞的凌涯刚刚放缓脚步。

        他已到达清溪镇。

        此时天还没放亮,按礼数来说,肯定是白天再去拜会比较好,可凌涯着紧遗体,直接去敲响了凝家的门。

        敲了老半天,才有不耐烦的门房出来开门。

        说了情况后,一脸倦容的薛宁,亲自来看凌涯。

        等他掀开板车上的白布,顿时面色一暗。

        “唉,老友,老友啊!没成想,你居然先我而去。”

        他坐在台阶上,唉声叹气了许久,旁边的子侄辈扶他都不肯起来。

        好半天后,他才勉强整顿精神,起来肃容问凌涯道:“我这老友,是被谁所杀?”

        凌诚儒的尸身,一看就是在战斗中死的,所以他才直接这么问。

        凌涯低头,握紧拳头说:“是被……京城王氏的王战。”

        “王战?!”

        薛家的子弟脸上都变了颜色,相互对视,表情严肃。

        薛宁表情变幻,摸着凌涯的头,叹了一口气:“贤侄,我薛家,不能帮你报仇了。”

        凌涯淡然一笑:“王家势大,若不是走投无路,侄儿我都不会到你家来。”

        薛宁面容稍和,拉他到中堂坐下,问了他情况。

        凌涯照实向薛宁说了,只说那王战因天地异象,在君山大开杀戒,屠村又杀人,凌诚儒抵抗不得,陨落敌手。

        当然,天地异象是他引起的这种事,自然是没说的。

        他又跟薛宁说了自己打算将爷爷遗体送回老家的事,薛宁听了一片唏嘘。

        “你倒是个孝顺孩子,这忙,老夫定要帮你一帮。”薛宁道,“刚好,老夫有一宝,可以解你之困。”

        他起身,正准备去内堂,忽然听得门外一道声音划破寂静。

        “薛神医!救人啊!薛神医!人命关天!”

        两人一齐朝门外看去,之间空中飞下来一人……确切地讲,是三个人,一个人背了一个,手里又拽了一个。

        薛宁和凌涯匆匆往门外走去,凌涯刚看到来人,顿时一怔。

        “咦,是你?”

        “怎么是你?”

        他和那婢女看了个对眼,接着,又看到那太监背后的青阳公主。

        “她怎么了?”

        “薛神医!”刘公公面容紧张地走过来,“薛神医救人!她中了寒冰蛟的寒毒,命在旦夕!”

        薛宁有些茫然:“你是?”

        凌涯回头一拱手说:“薛神医,中毒的是长公主殿下,请您赶紧医治。”

        刘公公连连点头:“是!是!中毒的乃是青阳公主殿下!望您迅速施以援手!”

        薛宁表情严肃,也没问凌涯怎么知道的,带着两人进了内堂。

        他让刘公公将人放在床上,此时公主已经是出的气比进的气要多了。

        薛宁从怀里掏出金针盒,这盒是他随身携带的,打开便能用。

        他当即运起功力,隔着衣服,在公主身上扎了几针。

        不一会儿,青阳公主的颤抖,便平和了许多。

        刘公公面色一喜:“公主有救了!”

        薛宁却是眉头深锁,道:“非也,我这几针,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刘公公瞬间转头:“如何治本?”

        “我只是封住了公主的心脉,让寒毒不至于侵袭其中,但寒毒仍在体内,尚未排出,时间久了,患者恐怕……恐怕……”

        “恐怕如何?”

        “会全身冻伤,四肢糜烂而死。”

        刘公公咬牙,伏地便跪拜道:“神医,若是你能救得了公主,老奴就是为你死了,也在所不辞!”

        薛宁连忙将他扶起,说:“不可,刘公公,并非我藏私,久听说长公主宅心仁厚,薛某若是能救,绝对出手救了,绝不会图一分好处。只是,目前能救公主的方法,实不能也……”

        “要如何才能救她?”

        薛宁皱眉说:“要救公主,需在三个时辰内,用朱果调配冲寒毒的药物,喂她服下,才能救得了,否则绝无可能救得了她。”

        刘公公面如死灰:“朱果三千年才成果,皇宫里也只有两颗……可这里距皇宫还有800里,一去一回,三个时辰,又怎够?”

        薛宁说:“调配药物,也需要两个时辰,纵使你一个时辰能来回,也万万不够了。”

        刘公公拳头捶在墙上:“可恨!难道公主真的要……”

        ……就在两人一筹莫展之际,凌涯和公主的婢女,一起坐在门外台阶上。

        “你怎么在这里?”婢女问。

        凌涯说:“我爷爷和薛叔是故旧,我来找他帮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