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11.傲娇

011.傲娇

        凌涯扬起脸,眉头微蹙,一副任她蹂躏的模样。

        青阳公主说:“……我是要摸你的狐狸,不是要摸你。”

        “哦?哦……”

        凌涯有点不好意思。

        青阳公主说:“你这样风言风语调戏于我,如果是在别的时候,我会下令斩了你,但念在你只是个无知的野人,我便饶了你这回,下回如果再有……后果你知道的。”

        “哦。”凌涯面无表情应道。

        少女说话时,一直带着凛然气息,即使是提出想摸摸小狐狸这种请求,也一本正经的,十分认真。

        就好像连她的任性,也是理所当然值得包容的任性,她这股凛然的态度,在让人仰望的同时,还有几分纯粹的可爱。

        青阳公主说:“好,你现在可以把你的狐狸递给我了。”

        凌涯说:“我纠正一件事,这不是我的狐狸。如果你想摸它,得看它答不答应。”

        青阳公主表情微变:“这若不是你的宠物,那它是自愿站在你肩膀上的么?”

        “是的。”

        凌涯回答得很诚恳。

        青阳公主扬起眉毛:“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不会杀人?”

        旁边的玄甲兵,“刷”地抽出了手中的佩刀。

        “不。”她伸手止住了玄甲兵,但随即有些后悔。

        这几乎就等同于在说,她只是想吓唬一下对方罢了。

        一个玄甲兵说:“殿下,这山村野人不明事理,干脆把他杀了,或者把他绑起来。”

        “不。”

        青阳公主大大的摇头。

        她不是没有下令杀过人。

        只是,这个少年,连同他肩头的狐狸,都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如果染了红,掉了脑袋,就不舒服了。

        她想要玩玩他的狐狸,本来就是一时兴起,既然都动刀子了,自然没有兴致了。她目光瞥到凌涯的板车上,问:

        “那上面是什么?”

        凌涯轻声说:“是我家人。”

        “哦。是死人啊。”

        青阳公主只是简单应了声。

        她可是一国公主,不至于还要替随便一个村里出来的野人感到同情。

        玄甲兵队长从前面探路回来了,由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停马立在一边。

        公主说:“你推个死人做什么?要到哪里去?”

        凌涯轻声说:“老人家在桐城,落叶归根,我要送他去桐城。”

        公主好看的眉毛一扬:“可笑,桐城离这里一千多里地,等你推回去,早成一堆骨头了。”

        凌涯耐着性子说:“所以,请让我先过去吧,我赶时间。”

        旁边的玄甲兵队长走过来,不由分说,用刀鞘挑开了盖在车上的布:“我检查一下。”

        他看了眼车上老人的尸体,回头朝公主点了点头,接着又转头对凌涯说:“你倒是个孝顺人。”

        凌涯笑得有点难看。他真要耐不住性子了。

        玄甲兵队长摆出请公主指示的表情,公主思考了一会儿,问道:“这前面最近的村落是哪儿?”

        玄甲队长拱手道:“属下正要禀报。这前面并无落脚村落,只有一野庙可以栖身。若是稳妥,附近有一君山村,可以在那里先休息,明日再出发。”

        凌涯没精打采地说:“君山村已经没了。”

        队长诧异地望向他。

        “君山村先是被人屠了全村,接着,又被来抢劫的马匪洗劫一空,然后放火烧了。”

        公主和她的婢女脸色都不太好看。这样残忍的事情,她们多少还是有些触动。

        青阳公主问:“谁能屠全村?”

        凌涯没好气地说:“一个在天上飞的神仙,他说他姓王。”

        青阳公主和玄甲队长对视一眼,同时说:“京城王氏!”

        凌涯眯起了眼。

        他知道长公主的身份,他是故意露口风的。

        他可不介意给王氏添一笔黑料,尽管这样对王氏并不会形成致命打击。

        青阳公主说:“本来打算转道君山村,给你让路的,既然君山村没了,那就继续走吧。你推着死人走在前面,总归是让人心里不舒服。”

        说罢,她就自顾自上马车了。凌涯恨得牙根痒痒。

        说什么在前面走不舒服,他跟在后面走,难道就让人舒服了?

        这女人分明是记恨上他了,刻意报复呢!

        青阳公主上了车,婢女担忧地看了她的脸两眼,没敢作声。

        过了会儿,她看到公主还是奇怪的表情,终于忍不住问道:“殿下,您……笑什么?”

        青阳公主如梦初醒:“啊?我在笑?我有在笑吗?”

        “您在笑……还笑得,有点扭曲。”

        青阳公主揉了揉自己的脸,说:“总觉得心情是有点好的……”

        婢女试探性地问:“是因为那俊美的乡野少年?”

        没想到,青阳公主刹那间变了脸色:

        “我高兴我的,跟他又有什么关系?你难道会以为,我会因为一个凡俗的野人心旌动摇?”

        婢女畏惧地说:“不敢……”

        青阳公主脸皮跳了跳,咬着牙,扯着手里的手绢,说:“我就是喜欢高兴,跟他半文钱关系都没有。”

        婢女卑微地应承:“是……”

        说到底,青阳公主高兴的原因,也不过是因为上车前,看到了那少年吃瘪的表情。

        她从来都是要什么有什么,今天还是头一次在别人那里吃瘪。

        能够扳回一城,她心中莫名爽快,就好像炎热夏天在山泉里冲了个澡一样爽快。

        跟在车队后面,凌涯却冷静了下来。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总不可能抬着一个比他人还大的板车健步如飞,日行百里吧?

        这一路上都免不了有人,要是看到了他,传开了,他还有可能被王氏或者其他高门盯上。

        何况,就算日行百里,他的速度也不够赶在爷爷的遗体腐烂前,回到家乡。

        他必须想别的办法保存遗体。

        忽然,他福灵心至,回忆起,凌诚儒在距离君山不远的吉祥镇,有个故识。

        去他那里,说不定能得到一些帮助。

        山路难行,他一直没有找到机会绕过青阳公主的车队。好不容易出了山,天又黑了下来。

        那车厢里的婢女忽然出来,招呼他道:“那少年,过来。”

        凌涯停下来,转过头:“又怎么了?”

        婢女被他语气不善地凶了,也不觉气恼,只是噗嗤一笑,说:“天晚了,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歇息,也好有个照应?”

        “不了,我赶时间。”凌涯说。

        那玄甲队长把他拦了下来。

        “这杳无人烟的,你一个没有修为的孤身夜间赶路,就是找死!公主请你留下,留下便是,别人求都求不来,我劝你莫要不知好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