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06.异蛇

006.异蛇

        那大当家心念一动,觉得张三顺说的极是。

        他踱步到凌涯跟前,居高临下地问:“山上,有宝贝?”

        凌涯眼珠一转,咬牙切齿地说:“我绝不会,让我凌家的观星术功法,落到你们马匪手里!”

        马匪们听到这话,眼睛里都闪烁起贪婪的目光。

        这些最底层的马匪,见惯了那些高来高去的观星士。在他们的世界观里,观星士就是人上人。

        谁不想修习观星术,摇身一变成为欺压乡里、鱼肉百姓的权贵呢?

        “快带路!”

        大当家的气息粗重起来,抓起凌涯的衣领,就把他拽了起来。

        凌涯撇过了头。

        “嘭!”

        又是一拳落在凌涯肚子上。好在这次他已经提前催动灵气聚集在腹部,这一击护住了内脏,并没有受到多少伤害。

        但他还是装出一副痛苦的表情。

        身后有马匪道:“大哥,这小子不能再打了,再打真打死了。”

        那大当家把凌涯扔在地上,转过身,又拽住马三顺,说:“你给老子带路。”

        马三顺慌忙摇头:“大当家的,那山顶被观星士设了迷魂阵,我们凡人进去了就迷路,都是上不去的。”

        凌诚儒喜欢清静,确实在山顶设了禁制,但那禁制早已随着他身死烟消云散了。

        只不过,这些村人不知罢了。

        凌涯此时自然不会告诉他们这些,在地上长声呼短声叫,看上去奄奄一息。

        一个马匪自信地说:“大哥,看我的,我来让这小子招。”

        他撕了一条冷羊腿,走到凌涯跟前,脸上半挂着笑容,说:“小子,你很饿吧?”

        凌涯抬起头,呆呆地望着那羊腿。

        那羊腿油光水滑,肉质鲜嫩,肥美无比,汁水往下直滴,凌涯口水直咽。

        那马匪贼笑着把羊腿放在他面前,左挪挪,右挪挪,凌涯的目光始终集中在羊腿上。

        “想吃么?想吃,带我们上去,有的是你吃的。”

        凌涯看上去做了半天思想斗争,最终,肚子恰到好处地“咕咕”叫了起来。

        那群马匪顿时哄笑。

        凌涯艰难地点了点头,说:“反正你们学不会观星术,我也快饿死了,带你们上去就上去吧。”

        说罢,他夺过羊腿,往嘴里猛塞,那群马匪又是一阵哄笑。

        大当家的踹了一脚他的屁股,说:“边走边吃!老子们时间宝贵得很!”

        凌涯一边吮吸着手上的油水,一边点头站起来。

        那马匪大当家的看他的目光,变得有些轻视起来。心道,这毕竟只是个小孩子罢了。

        凌涯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一群马匪,最后还吊着个张三顺。

        那羊腿成了救命稻草,下肚后,热量从腹部升腾起来,灵气在经脉里的流动变得更加顺畅了。他又跟马匪讨了水,肉、水下肚,他感觉力量又回到了身体。

        不过,他外表还是装出一副病怏怏的样子。马匪们也没有怀疑,毕竟一个小孩子上山下山,饿了这么久,累了也正常。

        等到了半山腰,凌涯提示道:“大家小心,到了这里,阵法就开始起效了,大家跟着我的脚步,万万不可踏错,否则很容易掉入阵中死门。”

        那马匪大当家的问道:“掉入……死门会怎样?会死?”

        凌涯说:“死倒不会,但会迷路一阵子,之后会走回下山的入口处。”

        马匪大当家的回头问张三顺:“是这样?这小子没骗我?”

        张三顺点头哈腰地说:“我有一次确实这般迷了路。”

        他心里却嘀咕,之前迷路都是在更靠近山顶的时候,没觉得山腰会迷路。

        不过,他这疑惑也只是一闪而过。

        凌涯在前面带着路,步伐却越来越快,目标不是冲着山顶,却是冲向之前看到的那处灵气充沛的山洼。

        他熟悉此处的山路,再加上君山充沛的灵气滋养着身体,并不觉得累,身后那些马匪却有些冒汗了。

        大当家出声问道:“喂喂,我怎么感觉,这不是在上山,倒像是在下山?”

        凌涯答道:“是这样的,这阵法,就会让人觉得,上山像下山,下山又像上山,要不然,怎么会让迷路的人走回入口去?”

        大当家仍有疑虑,却不再问了。

        观星术诡异莫测,有这种手段,也是说不定的。

        如果是在平时,他们不会轻易上当。可凌涯的演技太好,看上去就是一个无知孩童,天然让他们卸下防备。

        另外,观星术对于他们来说,诱惑力太大了,就算挖个坑告诉他们底下放着观星术法决,明知有坑他们也会跳下去。

        贪婪永远是最无法抗拒的诱饵。

        大当家的还有些不放心,警告道:“你小子,可别跟我们耍花招,老子有一万种办法对付你,知道吗?”

        凌涯声音从前面远远传来:“你可是二品武者,我怎么敢骗你呢?”

        说是这样说,可越来越不对劲,走着走着,路都没了,一路上尽是些荆棘草丛,那小子的身影也越来越远,树木遮挡之下,几乎要看不到。

        马匪大当家的心下焦急,看了一眼身后掉队老远的马匪们,步伐加快,往前追上了凌涯。

        “喂!停下!回去!”

        凌涯不但没有停下,反倒加快了步伐。

        “我说停下!”

        大当家的伸出手,正准备冲刺下去撂倒他,就在此时,异变忽生,从旁边的灌木丛中,一个黑乎乎的庞然大物冒了出来,差点撞到他身上。

        那马匪大当家的定睛一看,却是一条巨蛇的蛇头。

        这条蛇,身躯有百年大树那么粗,光是蛇头,就有一人高。

        而且,这巨蛇鲜红的蛇信子摆来摆去,看上去还颇为生气。

        “嘶!”

        那巨蛇往前一扎,就撞断了大当家旁边的一棵合抱树木。

        大当家又急又气,此时他还哪里不知道,自己着了那权贵小子的道?

        再往前看,哪里还有那小子的影?

        身后的马匪兄弟们也跟了上来,看到这条巨蛇,都瞪大了眼睛。

        “蛇!蛇!”

        “妖怪啊!”

        这条蛇,便是凌诚儒反复叮咛,让凌涯不要招惹的异蛇了。

        据他将来,这条蛇已经妖化,实力相当于四品武者,或者三品观星士,连他都不愿去招惹。

        这些最多才一品二品的马匪,面对这样的怪物,哪有招架之力?

        那巨蛇瞳孔里闪烁着冰冷的光芒,为自己的清净被闯入者破坏而愤怒。

        它血盆巨口一张,滚滚黑气从蛇嘴里冒出来。这黑气,触到草丛树木,草丛树木便枯黄发黑,瞬间死了。

        一些站在前头的马匪,躲闪不及,身上沾上了这黑气,马上皮肤就溃烂不堪,变成腐肉纷纷掉落。

        同时剧痛袭来,他们倒在地上打滚,一时间,惨叫在这片树林里响成一片。

        “走!快走!”

        大当家的知道不可力敌,刚喊出来,自己先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