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我把地球炼成了本命星在线阅读 - 005.马匪

005.马匪

        君山村全村上下尽皆遭屠,却惹来了马匪山贼。

        凌涯此时已经饿得头脑发昏,肚子咕咕直叫,快要撑不住了。

        以他现在的体力,别说是回到千里之外的凌家宅邸,就是走出这君山都够呛。

        他思忖着,等这些马匪走了,他就四处找找,还有没有乡亲家里有吃的,哪怕是硬大饼、冷馒头也好,能充饥就行。

        谁知道,这帮山贼把各户钱财粮米搜刮得干干静静,然后,就地点了一堆篝火,在村落当中歇脚起来。

        他们杀了一头羊,又开了两坛酒,吃吃喝喝大声喧哗起来。一边吃一边聊。

        “也不知道是哪路老神仙出手,把这君山村屠了,倒是便宜了咱们。”

        “是啊,这君山,兄弟们想出手很久了,可一直攻不进来,这下好,被高人出手给灭了,这不是天意保佑我们一窝蜂吗?”

        看他们这样子,一时半会儿是走不了了。

        蹲在不远处树林里的凌涯,终于是忍不住了。

        思考良久,他决定,去找这些马匪讨点吃的。

        他想起,之前从山上下来时,曾看到过一棵很大的倒地空心树。

        他回到那棵空心树,把爷爷的尸体,连同身上的散碎银子放进去,又用石头压住封好。

        然后,他径直朝那群马匪走去。

        “什么人!”

        还没走进二十米,他就被放哨的发现了。

        凌涯一拱手,装作愁眉苦脸的样子对前面的说:

        “各位大侠,我是这君山村的人,出了一趟门,回来家乡就成这样了,各位大侠行行好,能不能赏我一些口粮,我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

        他本以为,这些马匪今天收获这么大,心情一好,说不定能给他点什么,谁知道,一个贼人眼睛一瞪,开口就骂:

        “哪儿来的犊子,讨饭讨到爷爷们头上了?滚走!”

        身后的几个马匪也跟着大呼小叫起来,纷纷是笑骂着让他滚。

        凌涯暗叹,自己也真是走投无路昏了头,居然寄希望于马匪的道德水平。

        坐在马匪中间的,当家模样的人缓缓道:“今天收获不小,给他点吃的,也不妨事。”

        就在此时,马匪中一个人忽然站起来,拱手说:“大当家的,这个人我认识,他不是君山村的。”

        凌涯一看那人,马上暗叫不好。

        那人他认识,是君山村的一个砍柴户,名字叫张三顺,长得贼眉鼠眼,一直不受村里人待见。

        没想到,这个人却没死,还跟马匪混在了一起。

        原来,当时王氏前来屠村时,这张三顺上山砍柴了,等回来,发现全村都没了,第一时间是去向附近山头的马匪一窝蜂投降带路。

        那一窝蜂就是听了他的消息,才这么快赶到君山村的。

        大当家的眼睛一眯,说:“哦?有这事?那他是谁。”

        那张三顺兴致勃勃地报告:“他是住在这君山山顶上的,他爷爷是观星士,他是个小权贵,经常下山采买粮米,快把他抓起来吧,他肯定很有钱!”

        那大当家的一声令下,几个马匪就冲上去,要拿住凌涯。

        凌涯此时饿得浑身无力,哪有反抗的余地,马上就被擒住了,身上被一顿乱搜。

        搜完了身,一个马匪回头汇报:“大当家的,被骗了,他身上一文钱都没有,只有两本书。”

        大当家眉头一皱,卡住旁边张三顺的脖子:“你他妈敢玩老子?”

        张三顺说:“小的哪有胆子骗您老人家?他真是个权贵!他的钱肯定是放在山上了!”

        那马匪大当家上下打量凌涯一眼,气质是藏不住的,从凌涯的衣着气质来看,他确实不是普通老百姓。

        大当家的把张三顺丢在地上,站起来,朝凌涯走去:“你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凌涯咬着牙说:“他说的没错,我爷爷是观星士,但是已经被屠君山村的人杀了,山顶上的房屋也被洗劫一空,不信你们可以上去看。我饿了许多天,确实只想讨一点吃的……”

        那大当家的一拳打在凌涯的肚子上。

        “妈的,老子最恨的就是你们这些王八蛋权贵了!”

        一股剧痛袭来,凌涯只感觉要喘不上气了,耳朵嗡嗡一片,等到他恢复意识,脑海中划过的,却只有一个念头——

        二品武者!

        这马匪大当家的,竟然是修炼炼体术的,而且已经达到二品武者的水平。

        武者的分级,和观星士大致相仿佛,一品武者对应一重天,二品武者对应二重天。

        一层一个境界,二品武者是已经修出了武道的高手,凡人万万不是对手。

        别说是凌涯现在饿得头晕眼花,还被几个人擒着,就是十个他,加一块儿也打不过二品武者。

        其他的马匪都叫嚷起来,杀气腾腾的,恨不得都来上去给凌涯两巴掌,让他们出口恶气。

        “打死这个兔崽子!”

        “别轻易打死,好不容易有个小权贵落到手里,得好好玩玩,嘿嘿……”

        “这帮不管平民死活的权贵,平时都是高高在上的,连小兔崽子也能骑到我们头上,妈的凭什么?就该好好治治!”

        大当家泄愤似的又给了凌涯几脚,把他踢倒在地,还狠狠往他身上啐了口唾沫。

        “妈的,败兴玩意儿。”

        凌涯蜷缩在地上,不停咳嗽着,忽然感觉一股灵力涌入身体,化入四肢,身上的伤势顿时化解不少。

        他低头查看,却只见到,淡淡的蓝色灵气,正在从地下,流入他的身体。

        他还能看到,自己的身体里,有着如同河流般的灵气循环流动着。

        他脑海中忽然闪过,之前在那本《奇经八脉图录》中看到的内容。

        之前在山上歇脚时,他把那本《奇经八脉图录》翻看过几遍,现在自己看到的灵气,正是在自己的经脉中流动。

        “难道是这些灵气帮我疗愈了伤害?”

        凌涯心中闪过念头,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仍然带着痛苦的表情,实际上暗自运转大衍观星诀,让灵气在体内循环。

        那张三顺在一旁说:“大当家的,别把他打死了,说不定山上还有老神仙留下来的宝贝,还要留着他带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