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人在四合院靠救助金度日在线阅读 - 第六章 主任,他通过了

第六章 主任,他通过了

        易传宗毫不在意地走到旁边第一个的位置。

        既然想要搞他,那他自然不会留情面。

        现在,这戏才刚开始呢。

        看着眼前神色怪异的林姓车间主任,易传宗乐呵呵地说道:“我把件放这了,倒是给我测测啊,难道你不是测这个的?”

        这位车间主任的眼神满是不情愿。

        刚才的事儿他们可是都看到了,这要是测量失败了还好说,    这要是测量成功了,那不是得罪主任吗?

        干嘛非要在他这边进行测量?

        易传宗也不心急,就是默默地等着,反正着急的不是他。

        车间主任不断地用眼神示意,那意思就是换个人。

        但是易传宗不为所动,如今他也是必须得找个人测,    这会儿已经得罪了一个人,那么就只得罪这一个吧。

        过了一会儿,张主任看这边没什么反应,朗声问了一句,“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不进行测量?”

        林姓的车间主任连忙回道:“我这边测量工具出了点问题,已经换了一个了。”

        说完,他只能闷着头开始测了。显然,这位领导希望这个工件是合格的,如今他也没有好的办法,只能是实事求是了。

        刚测量完第一遍,得到结果后,林姓的车间主任直接伸手擦了一把额头上面的汗水。

        紧着着,他眼神古怪地朝着易传宗看了一眼,然后低下头开始测量第二遍。

        此时他的心里慌乱极了,误差竟然只有零点五丝?一定是他测量错了!

        怎么都要出一个结果,这个结果是他最不想要的。

        车床的主轴也才五微米的精度,如此高的精度才能减小机械运作时生产零件的误差。

        机械生产的零件,    误差一般精度在二十微米左右。

        车床的主轴精度越高,加工出来的零件精度越高,一般只有八级钳工才能生产这种主轴。

        如今这个检验轴心的尺寸精度符合,    内孔表面光滑度,位置精度都完美符合标准。

        就是有些太完美了,五微米的尺寸误差,这让他怎么敢爆出来,只能是再测量一次。

        一个五级钳工的考核,出现八级钳工才有的精度,这是开什么玩笑?

        肯定是碰巧了!

        再次测量一次,林姓的车间主任坐直了身子,他眼神震撼地看着易传宗。

        两次结果相同,这相对精度可不是碰巧就能有如此小的误差,整个孔洞呈圆形,表面的弧度极难控制!根本不是一次运气好能够完成的。

        难怪刚才敢说那话,这位也不是省油的灯。

        第三轧钢厂一共两个八级钳工,平日就算不需要和厂里的领导直接交接任务,上面的人也是拿着当宝贝。

        一个人事部的副主任?

        真要是有这技术,人家不用进行工作调动。

        干得都是厂子里面没人干得了的活,要是敢下绊子耽搁了生产,这种大师傅能直接捅到厂长那里去,    厂长自然会亲自解决问题。

        “林军明,    怎么回事,    测量结果怎么样啊?”

        张主任眼见这边没了动静,于是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

        这林军明迟迟不出声,应该是考核通过了,毕竟要是成功了,孙主任那边丢脸丢得多。

        他这边就是一开始发表了一下看法,后面都是打的太极,语言没有冲突,这事儿跟他关系不大。

        要是这样,他就希望早点听到好消息了,不然这林军明还不知道要憋多久。

        林军明这会儿还有点怀疑人生,不住地朝着易传宗身上打量。

        这家伙多大?二十一?二十?好像还有一位八级钳工的大爷,这钳工技术也有祖传的说法?

        他只能干巴巴地说一句,“主任,他通过了。”

        孙主任的瞳孔瞬间紧缩,他刚才沉默,只是在气易传宗敢顶嘴。

        至于这工件,当然是会失败!

        他稳坐钓鱼台,自然是不着急知道结果。

        现在张主任越是得意,一会儿这脸就会越衰。

        其他三位主任表现越是感兴趣,那么一会儿他勉励两句,表现得也越是大气,也越有面子。

        但是现在竟然成功了!

        孙主任猛地转过头来,本来一脸福态的脸挤成了两块横肉。

        他眼神死死地盯着林军明,这人不是他这边的,跟他玩猫腻呢!找死是吧!

        林军明内心一阵地无辜,只能是一脸讪笑的表情表达歉意。

        这里哪个领导他都得罪不了,偏偏不少同仁在身侧,他敢撒谎那他指定更倒霉,说不定领导把他当做出气筒,顺手的就将他给办了。

        孙主任见他这表情,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将心中的脾气再次收敛起来,他冷声道:“考核的检测要进行两遍,换个人测!冷祥富,你来!”

        “是!”

        坐在旁边的一名车间主任连忙夺过工件开始测量起来,林明军微微耸耸肩,这事儿还有抢着来做的,一会儿怕是不好下台。

        张主任一直仔细的看着,此时他的脸上也满是笑意,略微转头看了看这次的罪魁祸首,这小子有两把刷子,竟然没有被孙主任算计。

        只不过看了一眼之后,他的表情就愣住了,此时这大个子哪里还有什么憨厚的模样?

        这人一脸玩味的看着孙主任的侧脸。

        他这边看过来,那边非但不害怕,反倒是大方和善的一笑,眼神之中多有睿智。

        眼神一转朝着孙主任的方向示意一下,随后再次转过来和他对视,似乎是要寻求合作?

        张主任略微有点发蒙,这小子是想和他联手坑人!是这个意思?他应该没看错吧?

        一个正儿八经的工人,干活也是挺出色的,夯吃夯吃看着就带劲儿!

        如今竟然想和他一块儿坑一位主任?他怎么敢的?

        张主任心中一凛,反倒是谨慎起来。

        这会儿,他心里想的略微多些,平日里易中海虽然不和厂长之类的领导打过交道,但是这要是想要和领导打什么交道也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这人是易中海的侄子,这人想干嘛?好好的不干活,爷俩准备搞事情?这是谁的意思?

        侧面,冷祥福的反应和林明军一样,也是测量了一遍之后伸手擦了一把汗,愣愣地看了易传宗三秒,然后连忙测量第二遍。

        第二遍测量的结果自然还是一样!

        冷祥福的眼神有些呆滞,这让他怎么回答?

        打量了手中的工具,周围的同事都在看着,他也不好损坏这个工件,只是他现在拿着却感觉十分的沉重。

        这一个答案要是说出来,领导的信任怕是没了!

        孙主任就多少等的有点不耐烦了,他出声催促道:“什么工作效率,测量一个工件都那么慢,一会儿你们怎么测量考核结果?冷祥福,他的工件怎么样?”

        冷祥福硬着头皮小声道:“合格了。”

        孙主任气得鼻子一犟一松,脸上的肉也是直哆嗦,冷祥福他还是比较信任的。

        这会儿他也知道自己被耍了。

        要是一切正常,那个工件根本不可能做出合格的工件!挑选工件的时候选出来的残次品,怎么可能合格?

        这小子指定是之前就发现了异常,考核的时候换了工件,而他这边之前没放在心上根本没有注意看,后面也没有收到反馈。

        想到易传宗那吊儿郎当朝着高台这边看的模样,分明就是在打量他。

        李主任交代的任务果然不是很好完成,他大意了。

        不过敢跟他顶嘴,这人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会儿不关乎李主任什么事儿,单单自己的脸面就过不去。

        孙主任调整好情绪平静道:“既然过了,那就填表吧。要是速度都这么快,我们也能轻松点。”他的心中在思考后面的考核怎么拿捏。

        张主任这时候心里已经警惕起来,也没有再搭话。

        反倒是坐在最东边的一位主任出声了,他皱着眉头一脸严肃道:“测量精度是多少?你们填的时候就填合格?没有确切的精度数据,如何表达公正?考核的这批件也是生产任务!”

        冷祥福和林明军对视了一眼,眼神交流着,‘你说。’‘你说。’‘不,你说!’‘你说!’……

        “嗯?哑巴了?”

        再次听到主任问话,他们两个异口同声地说道:“尺寸精度正五微米,表面光滑度完全达标,相对误差满足使用条件。”

        “什么?”

        “多少!”

        “这不可能!”

        五位主任俱是一怔,转眼看向易传宗的眼神有些怪异,五微米?

        什么东西就五微米?

        就算对生产方面不了解,这单位总应该清楚。

        一毫米,也就是比头发丝粗些,微米是毫米的千分之一,哪怕是多着个五,那也是两百分之一,一根头发丝的百分之一,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林明军和冷祥福只能再次重复了一句,“尺寸精度的误差是五微米,我们在测量过多次了。”他们也不怎么相信,但是测量结果摆在这里,谁来也是这个精度。

        五位主任的脸色变得很是精彩,他们虽然什么部门的都有,对于工厂里面很多工作的具体情况都不是很熟悉。

        但是最高精度这种事情还是知晓的,他们厂能稳定将误差控制在五微米精度的人,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位大师傅,且存在失误率。

        就算这次是碰巧,眼前这个年轻的壮汉最起码也是个六七级钳工,这么年轻的人能有这个技术?

        张主任眼神之中带着些许恍然,这又是一个头铁的家伙。

        和那个姓路的一个脾气,天不怕地不怕,谁也不服,脑子就是一根筋,偏偏这人技术好,是工厂里面的大师傅,他们这些主任也是不愿意和这人打交道。

        孙主任那边眼神晦明晦暗地闪烁,他的心里多少有点责怪李主任,眼前这个大块头竟然有这技术,在看了前面两场考核,自然是能够分辨出工件的好坏。

        要是早给他提个醒,他也不至于如此大意,竟然当成一个普通的工人来对付,以至于现在丢了那么大的脸面,如今四位同级别的主任在这里看着,他已经不好出手了。

        他一个人事部的副主任,负责的就是人事调度,竟然连一个普通工人都拿不住。

        易传宗呵呵一笑,“各位领导别这样看我啊,之所以能做出这件来,还得感谢工厂给的合格工件,要是找个残次品给我,我可造不出来。”

        孙主任脸色瞬间变得阴沉起来,之前还是装傻,现在把事情挑明了,分明是在地嘲笑他。

        偏偏现在四位同僚在这里,不是由着他自己说了算,不然他非要让这家伙好看。

        “检测完了废话什么?还不赶紧走!”

        这会儿剩下的四位主任已经大致明白怎么回事儿了,这是做手脚整人没整成,被人当面打了脸!他们乐得看这种热闹。

        无能狂怒罢了。

        能把人气的解除脸上的伪善,也算是真将这人给气到了。

        易传宗一脸笑呵呵地走下台,朝着前面看了一眼,那些工友还在仔细的加工零件,这些人没有他那种速度,怕是还要加工一会儿。

        他来到前面二队的最后面,漫不经心地看着前面考核,心里想着孙主任能怎么对付他。

        现在他跟五位主任都算是照过面儿了,这人肯定不能当着所有人的面给他下绊子。

        只要工件没有问题,他肯定可以生产出来,后面的审核众目睽睽之下也没有问题,那就是最后面的登记了。

        易传宗歪着头思索,他现在考核五级钳工,要是漏一项的话指定通过不了。真要是这么搞他,那事情就更有意思了。

        时间缓缓的流逝,考核不断的继续,易传宗每次都是第一个完成工件的加工生产,每次的尺寸都是在正负五到七微米之间浮动。

        一次可以说是巧合,两次就不是巧合了,更何况一直保持着在这种速度和精度,这是妥妥的一位大师傅。

        其他的主任虽没有多言,面容却很和善,唯有孙主任的脸色有些阴沉。

        临近中午,考核的车间里面已经少了大半的人,如今在这里的也就是两百来个人,想必下午的考核速度能够提升不少。

        考核暂停,易传宗迈着四方步朝着食堂的方向走去,那边媳妇儿已经帮他打好饭了。

        一名二十七八岁的小青年招呼着,“易师傅,看您这表情,考核的不错嘛。”

        易传宗转头看过去,这人不是很熟,他有些想不起名字,“还行吧,目前是没有问题,后面就不知道了。”

        “哈哈,易师傅指定是能过的。”

        “借你吉言了。”

        又随口应付了两句,易传宗在食堂老地方找到了娄晓娥,她这会儿拿着筷子在菜里扒着什么。

        悄咪咪地走过去,易传宗突然一声轻喝,“你偷吃!”

        娄晓娥被吓得一个机灵,随后捂着自己的嘴说道:“没有,我才没有偷吃。”

        易传宗不禁笑了,都被他抓住了竟然还不承认,看着那一叠木耳和胡萝卜,他出声猜测道:“这里面是不是还有一样菜?”

        娄晓娥摇摇头啃了一口馒头含糊道:“没有,你快吃饭吧。”

        易传宗眉梢一挑,坐在娄晓娥的对面,然后那起筷子夹了一口木耳,入口都挺正常的,木耳也比较有嚼劲,就是吃起来有种黏黏糊糊的感觉。

        易传宗吧唧了一下嘴琢磨了一下,“你刚才偷吃的山药?我还以为什么呢。”

        娄晓娥翻了一个白眼,“还不是你,说这种东西吃起来怪怪。”

        易传宗苦笑了一下,他只是感觉山药不怎么下饭,又不是说不好吃。

        “以后别偷着吃了,我不忌口这东西,反正又不让咱们两个人来做,做成什么样都能吃下去。”

        娄晓娥轻轻点点头,然后抬起头来说了一句,“我的厨艺比你好!”

        易传宗瞪大了双眼,怎能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自己什么水平自己没数吗?

        “瞪什么瞪,今天上午的考核怎么样?”

        “还行吧,挺有趣的。”

        娄晓娥神色一顿,眨了眨眼睛,“有趣?”不是简单,没有吹嘘,而是有趣?

        结婚都半年了,对于自己男人,娄晓娥还是比较了解的。

        这人玩心大,一般能看热闹、凑热闹、整热闹的事儿,他才会用有趣来形容。

        就是这事儿不一定是小事儿,要是听的时候不仔细琢磨,容易当场笑话听过去。

        易传宗微笑着说道:“按照现在的速度来看,这次的测试要两天才能结束。测试车间里面发生了点有趣的事情,等晚上回家我再给你讲,现在咱们先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