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天子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九章 新剑灭门

第三百四十九章 新剑灭门

        “这么说,令千金还活着?”方子轩望向冰棺,里面的少女肤色和常人无异,只是双目紧闭,和睡着了一样。

        唯独不一样的,是少女熟睡的地方,在密封的冰棺。

        “是的,洛情没有死,她还活着,我原本想要召集整个宗门与新剑神宗死战,可当我发现洛情还有知觉的时候我放弃了。”花弄影苦涩地笑了笑,手放在冰棺的棺盖上,脸上掩饰不住的悲情。

        “茌儿说过要让我带着情儿好好活下去。”花弄影转过身,“所以我只好将新剑神宗的事情压在心底。”

        “花宗主……”方子轩顿了顿,重新收拾情绪,问道:“可是令千金不是活着吗?怎么会在冰棺之中?”

        “我找到了神医落云,他告诉我,能解毒的只有西域敌人月读草。”花弄影答道。

        确实只有月读草能解毒,方子轩情绪彼岸花毒的厉害,记忆里也曾在西门关时和彼岸花,月读草打过交道。

        只不过他还是不能理解,既然师父落云都说了解毒的草药,花弄影为何还要将自己的女儿封锁在这冰棺之中。

        花弄影似乎从方子轩的眼神中看到了疑惑,他摇了摇头,解释道:“知道了解药又怎么样呢,西域的大漠之中找到一棵月读草简直比登天还难。”

        “我没有找到解药,而洛情体内的毒素可以开始扩散了。”花弄影长叹一声,“多亏了落神医教我以冰封禁忌的医术将小女封存在这冰棺之中,才能保住情儿肉身不腐,毒素也不再扩散。”

        冰封禁忌医术,这确实是师父的风格。方子轩望向冰棺,眼前浮现出落云教授他医学药理时的场景,那时的师父就曾说过,行医必须要有决心,使用医术也不分好坏,能够救人哪怕是有违一些初衷,也得去做。

        “师父。”方子轩没由来地脱口而出,“徒儿好想你。”

        花弄影扶着冰棺,听见了方子轩的声音,眉头蹙了蹙,问道:“路小兄弟在说什么?什么师父?”

        方子轩嗯了一声,摆摆手道:“触景生情,想到花兄和千金的还有尊夫人的亲情,没来由回想起师父。”

        “哦哦,这样啊。”花弄影点点头,“话说我还不知道路小友可婚娶了?”

        “这……”方子轩不知道花弄影问这个做什么,但要说婚娶自己确实还没有婚娶,可想到远在南剑门山上养身体的万欣怡已经有了身孕,方子轩笑了笑应道:“已婚娶了。”

        花弄影叹道:“小友年纪轻轻便已经是少年剑仙,而且也有了家室,比起我可强太多了。”

        突然拉起了家常让方子轩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接话,只好尴尬地打成圆场,一切都照实说,不过得改一改名字。

        “原来路兄弟还是中原人。”

        与花弄影对坐在暗室的石桌前,这位故渊拳宗的宗主问得东西太多。

        不过方子轩并没有扯谎,一切都在改完名字和称谓后如实地讲了出来。

        包括先帝方泠的死也一样。

        两人闲谈的差不多了,花弄影固然语气低沉,再次叹道:“路小友也算悲情之中的幸运之人了,比花某强太多了。”

        “其实花宗主不必想那么多,总有一天故渊拳宗在西域寻找月读草的弟子会把解药从西域带回来的。”方子轩安慰道。

        “那就借路小兄弟的吉言了……”花弄影说着,皱着的眉却还没有舒展。

        “花兄还在想什么?九州秘宝图卷的事情?”

        方子轩望着脸色变化不大的花弄影,原本以为两人之间说了这么多,是花弄影不方便在外面讲,现在看来花弄影是有一些话一直不敢说出口。

        “秘宝之事与我何干呢,我所痛苦得一直是没有为茌儿和情儿报仇。”花弄影终于敞开心扉。

        “刚刚也路小友说这么多,不是说我没有野心不想和这些南荒武林门派争什么乱七八糟的权力,而是……”

        “而是,我要留着命,救我的女儿啊!”

        “……”

        这一句话,霎时触动了方子轩的心。

        方子轩望着这个作为老父亲的花弄影,猛然意识到从一开始花弄影找到他就是带着目的性的。

        他是想要了解我这个人?然后把故渊拳宗托付给我,最后去找新剑神宗报仇?

        少年猜的八九不离十,但还不敢明面开口。

        “路小兄弟,你看我这故渊拳宗如何?”过了一会,花弄影又开口问道。

        方子轩想都没想,说道:“磅礴壮观,气势恢宏。”

        “我也这么觉得。”花弄影点点头,“所以你看让你做宗主怎么样?”

        “啊?”方子轩猜对了花弄影的想法,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啊什么啊?看不上?”

        “不不不,花宗主是不是草率了一点,在下和你只是认识不到一个时辰。”方子轩直摆手。

        “臻极境,又是少年剑仙,还是北域王身边的大红人,还是剑仙温北看上的年轻后辈,一点都不草率。”花弄影说道。

        好像确实也不算草率……

        方子轩突然骄傲了起来,自己在心底夸起了自己,等到稍稍几句话过后,他猛然从温柔乡中惊醒,再次摆手说道:“不不不,这门派之事岂能儿戏!花宗若是有什么心愿未了,在下定当尽力相帮,就是莫要再提这种让位宗主之事。”

        他站起来,有极力排斥花弄影这种轻率传位的意思。

        “是啊,花某是有私心的。”花弄影也站起来,抱拳道:“我想一个人试着能不能独闯新剑神宗,为茌儿报仇。”

        “这个,……恐怕是不能。”花弄影的话音刚落,方子轩接道。

        这样的回答让花弄影整个人怔了一下,随后惊疑道:“这又是为什么?”

        “额,花宗主,说起来您可能不信,我出新剑神宗之前,已经灭了新剑神宗全宗……”方子轩平静道,“现在新剑神宗已经是废墟了吧。”

        “……”花弄影一愣,看着眼前平静说出一人覆灭一个宗门的措辞,一时间竟然分辨不出来真假。

        直到暗室上面出来敲门声。

        花弄影来不及多想,急忙让方子轩与他一同回到上面。

        打开门,迎面来的是故渊拳宗总舵弟子。

        花弄影问道:“发生了什么?”

        那总舵弟子结结巴巴道:“不好了,宗主,新剑神宗……不知道……不知道被哪个宗门给……给灭门了!”

        真的灭门了?!

        花弄影脸色一僵,扭头看向屋子里端着一杯茶轻轻品尝的少年。

        难道真的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