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楼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老婆是花瓶,得宠着在线阅读 - 第九百九十三章 命运就是如此的捉弄人

第九百九十三章 命运就是如此的捉弄人

        孙导当晚就通知了今溪,并给了她一个地址,让她去那边报道。

        今溪还挺诧异的,觉得有些赶,毕竟她一点准备都没有,连个临时抱佛脚的机会都没有。

        可她可是当着孙导的面自信满满的点了头,这个时候再推辞就说不过去,只要硬着头皮觉得硬上了。

        第二天今溪起了个大早,特地穿上职业装,好让自己显得更干练一些。

        随后按照孙导给的地址,找到了她未来两月要上班的地方。

        站在那栋独栋大平层的别墅前,今溪陷入了一片自我怀疑中。

        她以为上班的地方,不都是应该像电影和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在市中心那些高楼林立的写字楼里吗?

        而这里看上去,反而像是住宅区域。

        而且还是寸土寸金的住宅区域!

        蓝山别院。

        今溪总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只是她这会儿没工夫去细想,确认地址无误后,才鼓足勇气去敲了那扇大门。

        敲了门后,今溪就乖乖的在门口等着。

        没一会儿,一个头发有些花白的老人打开了门。

        看到今溪的时候,他明显有些愣住,问她,“姑娘,你找谁啊?”

        “您好,我是来实习的,孙导介绍的。”今溪自报家门。

        “啊,实习的,对是有这么一回事。”敬叔这才想起来,急忙邀请今溪入内,“请跟我来。”

        “谢谢。”今溪跟了进去,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这里的环境。

        这处院子从外面看上去平平无奇,没想到里面却大有内容。

        果然,有钱人的快乐不是她能想象得到的。

        美好的事物,往往需要金钱来衡量。

        “姑娘,你在这稍等片刻,我去跟四爷说一声。”敬叔带她到了一处前厅后,跟她叮嘱了两句。

        今溪立即收回打量的视线,规规矩矩的点了个头,“好。”

        敬叔这才去了乔淮的卧室。

        乔淮的生活非常的规律,这个点他已经洗漱好准备去书房了。

        整个房间的格局和装修设计都是根据乔淮的需求来调整的,可以无障碍同行,也方便了乔淮的生活起居。

        见乔淮出来,敬叔立即过去帮忙推着轮椅并说道,“四爷,那个实习生到了。”

        乔淮看看时间,“还挺早。”

        “是啊,是个漂亮的姑娘。”敬叔感叹了一句。

        说完,又自觉不合适,紧张的看了看乔淮。

        瞧见男人脸上的冷凝,敬叔脸上的笑容生生的冻住,这才尴尬的道,“是叫她去书房找您吗?”

        “嗯。”乔淮收敛视线,由着敬叔把他推到了书桌前。

        “我这就去叫她。”敬叔立马脚底抹油开溜。

        待敬叔一走,乔淮调整了一下位置,顿了顿,有把桌上的文件理了理。

        没一会儿今溪就被敬叔带到了书房,并告知她,“你进去吧,四爷在里面的。”

        “好,谢谢你。”今溪感激的跟敬叔点了点头,才深吸一口气敲响了书房的门。

        待门内传男人许可的声音,今溪才推门进去,“您好,我是新来的实习生,请多多关照。”

        她脸上是最标准的笑容,是她对着镜子反复练习过的。

        可在看清楚男人那张脸时,那笑容生生的僵住。

        怎么回事!!!!

        比起今溪的震惊,乔淮就显得寡淡很多。

        他甚至都没多看她一眼,淡淡的吩咐了一句,“先给我冲杯咖啡。”

        “额……”今溪慢半拍的反应过来,紧张的看了看乔淮。

        男人至始至终都是一脸的清冷寡淡,在吩咐完之后,便审阅起面前的文件来。

        气氛有些微妙。

        今溪思忖着,他是不是没认出自己来?

        或者压根就没正眼看过她?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到是她这会儿六神无主的,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大概是看她迟迟没动,男人这才抬起眸来看向她,无波无澜的问,“怎么?没听到我刚才的吩咐?”

        “不是……”今溪紧张得直冒冷汗,“我……”

        她不知该怎么开口,双手更是不安的拧着。

        “如果做不了那就走人。”乔淮冷声打断了她的话,语气和他的表情一样,没有一丝温度。

        说完男人便收起了视线,继续审阅手中的文件,一副当她是空气的态度。

        一股难堪的情绪在今溪心里涌动着。

        她咬了咬唇,暗暗在心里下着决心。

        人家都没把你当回事,你何必把人家当回事呢?

        再说了,她只是来完成孙导安排的任务而已,时间也不长,就两个月而已,忍一忍就过去了。

        今溪不停的在心里给自己做着建设,然后扬起一抹工整的笑容说到,“乔总喜欢喝什么样的咖啡?”

        “随便。”

        今溪,“……”

        那她就自己做主吧!

        调整好心态的今溪,把包放到了一边后,就开始投入到秘书这个角色中。

        刚刚敬叔带她过来的时候,她有留意到书房的旁边就有一个茶水间,里面有着很齐全的设备。

        她退了出来,正要去茶水间,就瞧见了在外面打量着里面动静的敬叔。

        两人面面相觑。

        敬叔尴尬的笑了笑,压低声音说,“咖啡在这里面,需要帮忙吗?”

        今溪想着冲咖啡不过是一件很简单的事,应该不难,用不着帮忙,就谢过了老人家的好意。

        不过敬叔还是不放心,跟着今溪进了茶水间,“四爷喜欢喝手磨咖啡。”

        “好。”今溪挺庆幸先前有拍过咖啡的广告,学到一点皮毛,能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

        敬叔见她熟门熟路的,稍稍松了口气。

        她冲泡好咖啡后,习惯性的往里面加了四块奶糖。

        速度之快,让敬叔都没来得及阻止,“等等……”

        “怎么了?”今溪看向敬叔。

        敬叔指了指她手中的咖啡说,“四爷喝咖啡不喜欢加糖。”

        “可是不加糖会很苦。”

        她尝过,贼苦,特别难喝。

        所以今溪才会按照自己的口味给咖啡加了四块糖,也没多想,就觉得生活已经这么苦了,吃点甜甜的东西会让人心情愉悦。

        那个乔淮整日冷着一张脸,看上去挺吓人的,或许就是因为没吃什么甜的东西,心情才不好的。

        敬叔还想说什么,书房那边已经传来了男人的声音,“咖啡好了没有?”

        听上去略有不悦,今溪赶紧端着咖啡过去,并恭恭敬敬的把咖啡放到了他面前。

        敬叔在后面急得不行,脑子里就俩字,完了完了完了,这姑娘要被开了。

        陆尘这会儿也来了,看敬叔在书房门口不停的张望,忍不住过去询问情况,“怎么了?”

        “新来的实习生,给四爷泡了一杯加了全糖的咖啡。”敬叔一脸焦急的跟陆尘说明情况。

        陆尘听了,也是大惊失色。

        全糖!

        完了!

        四爷最不喜欢吃甜的了,今溪小姐姐这是完全往四爷雷点上踩啊。

        陆尘一脸担心的探出头去查看情况,正好瞧见乔淮端起了拿杯咖啡,浅浅的喝了起来。

        没救了!

        陆尘懊恼的想,并且迅速在脑子里想着一切能解救今溪的可能。

        比如说立马冲进去扛着今溪就跑,反正四爷追不上!

        陆尘觉得这个办法行,已经蓄势待发了。

        乔淮浅浅的尝了一口咖啡,甜得腻人。

        他不喜欢吃甜的食物,所以眉头下意识的蹙了起来。

        今溪依旧很紧张,垂在身侧的双手不安的捏了捏衣角。

        虽然动作不大,但还是被乔淮看见了。

        他眸色微敛,顿了顿,随后继续喝着咖啡。

        后面的陆尘,一脸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没动怒也没发脾气?

        不应该啊!

        难道是他眼花了?

        陆尘揉了揉眼睛,又瞧见乔淮喝了一口咖啡,这才一脸震惊的回头看敬叔,却瞧见敬叔也是一脸震惊的模样。

        两人面面相觑,一时之间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错觉。

        乔淮连着喝了小半杯咖啡,才放下了杯子,脸上神色依旧是惯有的淡然清冷。

        “如果不知道秘书应该做什么的话,就去请教陆尘吧,他会教你的。”乔淮放下咖啡杯后,无波无澜的告知今溪。

        不管是语气,还是表情,更或者是态度,他都一直很冷淡。

        不,已经不能用冷淡来形容了。

        反正就是一副完全不认识她的样子,让今溪陷入了一片自我怀疑之中。

        难道……那仅是她做的两场c梦?

        陆尘及时进来解救今溪,带着她出了书房。

        直至离开了四爷的气场范围,陆尘才松了口气,笑盈盈的跟今溪打招呼,“今溪小姐姐,我们又见面了!”

        今溪略有些尴尬,“我没想到会这么巧。”

        “是挺巧的。”陆尘笑得意味深长,“这说明有缘分啊,缘分妙不可言。”

        今溪暗戳戳的在心里想,这种见鬼的缘分,妙不妙她不知道,她就觉得跟见了鬼一样。

        “我之前就是给四爷做秘书的,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尽管问我,我一定知无不言。”陆尘热情满满的道。

        今溪下意识的问,“可孙导说之前的秘书是因为怀孕请假了,才安排我过来实习的啊?”

        陆尘,“……”

        差点说漏嘴了。

        “啊是的,四爷有两个秘书,那个秘书怀孕请假了,所以才找了实习生。”陆尘忍不住佩服起自己的应变能力。

        今溪到是没起疑心,毕竟像乔淮这样身份地位的人,别说两个秘书了,就是十个也说得过去。

        而且让她更忧心的并不是她能不能做好这份工作,而是她跟乔淮之间的那点关系……

        说暧昧吧,又说不上。

        说没关系吧,可他们之间连最亲密的事都做过了……

        光是想想,今溪就觉得头痛了。

        命运就是如此的捉弄人。